84. 番外——睡觉功(下)

在一次物理课上,我又睡着了。对,是坐得笔直睡着的。

这次没有上次那么戏剧化。物理老师对我很好,因为我常常不做作业,但考试又考得好,他常对别人说我肯定没什么问题,将来一定能考个好大学。我们也常常能开个玩笑什么的。

我在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他打了一棍子,然后他就在那里笑:“我可是开了眼了,没见过你这样的,坐得这么直还能睡觉!”

我正想开口解释呢,全班同学们又笑了,有人大声说:“老师,那你真是不知道,赵金海经常这样的,我们都习惯了!哈哈哈……”

我去!这都什么人啊,才是第二次被抓住而已,他们怎么就能得出我经常这样干的结论呢?虽然我是真的经常坐着睡觉,但没有经常被发现啊。

当有了第二次的事情之后,同学们说什么都不相信我上课是在听课了。所以没办法,我也就只能想办法把座位调到最后一排去了(当然还有别的原因,看我前面的文章就知道)。自从坐到最后一排后,我就直接光明正大地睡觉了,趴在桌子上睡,也不用考虑要坐直。

还是趴着睡舒服啊。我能睡觉的事也就成了大家都知道的一个特长了。

我的睡觉功练到最高境界的时候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实现了爱因斯坦想实现的一件事情——时间旅行!

事情是这样的,到了高三的时候,学校的时光最无聊,我的睡觉功也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那天早上上学后吃完早点就是早自习。我觉得很困,于是我就趴在桌子上睡了。同学们都在哇哇乱叫,有的背英语,有的背诗词,有的真的在哇哇乱叫。没错,这种叫声正是最好的催眠音乐。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可是没过多久就有人推我,我听到是李小开的声音,他说:“起来,走了,放学了!”

我没反应过来,以为他在开玩笑呢。

我眼睛都不想睁开,迷迷糊糊地说:“胡说什么啊,哪就放学了,我刚睡下不久啊?”说完趴下继续睡了。

我估计李小开也无语了,继续把我推醒:“赶紧,大家都走光了!”

我心里有点不爽,又没什么重要事情,非要把我弄醒干什么啊?

我懒洋洋地揉着眼睛,一边睁开眼睛一边准备叫他别打扰我睡觉。结果我还没开口,发现教室里确实都没人了。我这时还不相信放学了,问他:“哎?人都去哪儿了?今天有什么活动吗?”

李小开把表拿到我面前:“你自己看看几点了!”

啊?!怎么回事?真放学了!我才睡了一会儿啊!

这是真的。我自己真的觉得就是刚趴下不久。那时候还没有流行“穿越”这个词,不然我当时的感觉就完全是穿越了。我又看了一下时间,再看周围的同学都走光了,我知道确实是放学了。可是这也太神奇了,中间那么多节课,课间各种混乱、吵闹,甚至还有课间操时间,我竟然就全都没有意识,难道我是晕过去了?这个问题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想明白。

虽然表现形式是我睡觉了,如果李小开以及我的同学们不是在骗我的话,如果他们是真的看到我一直在睡觉的话,那对于我来说也是时间旅行。

传说有这样一个段子,因为在被问到相对论的时候,一般人无法听懂专业的解释,爱因斯坦就这么回复:“假如你刚度过两星期的蜜月,随后你的丈母娘来了,和你们一起住了两个星期,这前后两个星期的时间虽然一样长,但你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就是相对论。”

如果他真这么说过的话,那么同理可得。虽然李小开及其他同学经历的时间与我睡觉的时间一样长,但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因此按相对论来说,我的时空与大家不一致,我穿越到了大家的未来!我实现了时间旅行!哦,耶!

说点正经的吧,其实我睡觉的事不仅仅发生在平时,我在小升初考数学时睡着了,考到了重点中学;中考时物理、数学睡着了,考到了重点高中;高考时数学、理综睡了,虽然成绩很差,但我还是如愿以偿到北京来混了。所以睡觉其实体现的是我的人生态度,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虽然我尚未悟道,但至少我的心在相当程度上不为物转。释迦老师说“若能转物,则同如来。身心圆明,不动道场”,我的睡觉功其实是值得说道的。哈哈,就此打住,不吹牛了。

83. 番外——睡觉功(上)

上学的时候我一直都是典型的好学生,认真听课,积极思考,踊跃发言,直到高中。

高中的时候我就打算退学了,可是没有退成。学校里的课也不喜欢听,因为渐渐反应过来了,有很多课是专门用来给我们洗脑的,也有很多课仅仅是为了考试的,只有少数的几个老师是真正在培养学生的兴趣,真正在教知识。我和李小开有幸被英语老师特批可以在英语课上自由活动,按我们的想法学习。而我们得寸进尺,渐渐变为只要是自己不想上的课就都跑到操场上去自由活动。再往后就变成了哪个班有喜欢上的课就跑去听,如果都没有爱上的课就自由活动。对于一些保守的人来说,我们真是无法无天了。

这样的状态持续到后来就不行了。

原来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有一群追随者和追捧者。可是随着高考越来越近,大家都好好学习去了,对于我们经常旷课这件事也变得习惯了,老师也不问,同学也不在意。我一下子感觉在学校里整个气氛都变得死寂了。旷课、窜课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无聊”是我日常状态下常常悬浮在脑海里的一个词。

无聊了就爱睡觉。可是老师为照顾我高度近视,把我安排在第一排坐,我虽然不是最高的,但在同班同学里也是中上的个头,我还是一个坐下去就直挺挺的人,所以我后排的很多同学被迫要坐直了听课。我的这种坐姿在同学中也是非常出名。所以只要我稍微有点变化,就立马能被发现。我不好意思被同学们看到我上课睡觉,所以每天都强忍着。再困也要坐得笔直,绝不趴下睡。

功夫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终于我可以笔直地坐着睡觉了。这对我来说可是极大的解脱。上课可以随意睡觉,也可以保持端坐的姿势不被同学发现。解决了一大难题。

直到有一次上政治课。

我们的政治老师是个大嗓门,嗓门大到他讲课,隔壁班的同学都能清楚地听到他讲的内容。而我最受罪的就是上他的课,因为是第一排,我的耳膜被他振得嗡嗡地响。并且他讲得激情四射,唾沫星乱飞,我们第一排的人饱受煎熬。

说来也奇怪,就是因为他的嗓门太大了,我上他的课特别容易犯困。不知道这背后是什么科学道理。

那天我正常地坐着睡着了,伴着他的大嗓门,睡得很香。可是忽然之间周围安静了,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安静”给“吵”醒了!

我没有立刻睁开眼睛,只是在纳闷,为什么这么安静呢,打断我的美梦!难道下课了?可是下课了应该是乱哄哄的才对啊。

咦,我怎么觉得脸上热呼呼的,有股热气在我面前,这是什么啊?

我慢慢睁开了眼睛,妈呀,吓我一跳,我面前离我脸差不多三四厘米的距离有一张中年男人脸!

是我们政治老师的脸,我吓得一动不动。他用看到外星人的眼神盯着我好像在琢磨什么,盯着我看了半天,用一口标准的武普(老家武都方言味道的普通话)外加他的哄亮的男高音说道:“你睡觉着来啊?!”

这时全班同学哄堂大笑,我一下被同学们的笑声淹没了。

就这样,我坐着睡觉的事情就被戳穿了。下课后我就像明星一样,接受同学一个一个的访谈,无不对我这门武艺表示钦佩。其中有一个坐我后排的同学强烈表达了他的不满:

“我说你能不能趴着睡觉啊?枉我以为你坐得那么直在认真听课呢,一直不好意思跟你说让你弯弯腰。结果你老人家竟然在睡觉!”

我连连道歉,并说就这一次是在睡觉,并不是每次都这样的,下次不会了。

可是事情没有这么结束。

82. 大事件

5月12号我们讨论完之前提到的赠品小笔记本的设计细节,我到楼下饭馆吃完中午饭,有点困,我去得晚,吃完就差不多两点了,没几个吃饭的人,我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这一睡不要紧啊,在我做梦的时候竟然发生了震惊全世界的大事。我两点半的时候醒来,出门一看,写字楼下面好多人,发生什么事了呢?我不爱凑热闹,这个疑问也就闪了一下,我也没多想,继续拿着我的iPhone(那时候很酷的,街上很少见到拿iPhone的人)刷Google Reader。回到办公室,大约快三点左右的时候看到新闻说发生大地震了,刚好就是两点二十八分我在楼下睡觉的那会儿。看了一下是汶川。刚开始不知道具体是在四川的什么位置,打开Google Earth查了一下,我的头嗡的一声,这不就是我家旁边吗?

我赶紧给我爸打电话,我爸还有点意外,说怎么刚震完我就知道了,我说现在网络很发达,不用等到新闻联播的时候才能看到当天的新闻。我赶紧问他们家里什么情况。听得出来我爸还在努力保持镇静。他说我家商店所在的楼裂了好多缝,还好没塌。现在所有人都跑到大广场上待着了,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地震还在断断续续地继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我让他们就待在广场上,千万不要回屋里去。

这个时候还不知道震级到底有多大,电话也能打得通,我也没有意识到这次灾害有多严重。因为我们家本身就是处在地震带上,发生地震我也没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但后来各种新闻铺天盖地地传来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这是百年难遇的大地震。更糟糕的是我给家里人打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心里着急但完全没有办法。我又给我妹妹打电话,那时候她还在重庆上大学,她已经吓得不行了,跟同学们都在楼下躲着。我也叮嘱了她一些注意事项,然后让她试着给家里打一下电话。结果她打通了,但我一直打不通,从她那里知道家里都没事,我也就放心了。估计电话网络已经受影响了。我爸爸自己找来篷布搭好了帐篷,准备晚上就在广场上住了。

我这时候心里非常矛盾,想马上回到家里跟父母待着,但一想这样没什么意义。晚些时候电话又能打通了,我让他们买票来北京先住着,但他们不肯来。我妈妈当时就在大广场边上开着一个包子铺,由于大家都不敢在家里待着了,肚子饿了没有吃的,我妈就跑回去蒸包子,卖着非常火爆。我让她不要去店里了,太危险。她说老天爷要真的不让她活了她也没办法,老天爷让她活那什么事都不会有的。况且在那种情况下蒸包子给大家吃,虽然没有免费送给大家,但这平时看来很正常的一件事其实也是一个善举。所以她就更加有勇气了。

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一直关注着新闻。

第一天、第二天,电视上、网络上到处都是天佑四川,四川挺住的报道,就是看不到任何新闻提及我家。我从刚开始的着急慢慢转而有些愤怒了。我开始在网上陇南人活跃的论坛里与大家讨论,如何让媒体注意到我们,四川与甘肃的行政划分竟然让人们产生了如此大的盲区,只要拿出地图看一眼,就很清楚陇南离汶川的距离非常近。可是这时候才让人感受到深深的无力感。

王雪是山岳救援队的成员,14号她放下一切工作,与救援队一起奔赴最前线。虽然有军队已经去救灾了,但由于不专业,实际上对于前线的救援无能为力,即使是温总理再激将,不会救那也没办法啊。王雪以及队友们去的都是军队完全进不去的地方,他们小小的一支队伍,救了无数的人、村落,在最前线要比军队的作用大得多。

虽然后来媒体上开始报道我们家的灾情了,但人们关注的焦点都在四川,因此知道陇南的灾情的人仍然不多。更可气的是好不容易有一次直播的机会,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连线甘肃救灾的前线,主持人着急地问灾区的情况,而那个救灾的负责人却在那里打官腔,不紧不慢地说着“在省政府XXX与XXX的领导下……”主持人一副无奈的表情,好几次打断,声明想要了解最前线的情况,他那个人就好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念着他的稿子,没办法,主持人只好找个借口挂断了。这么好的让全国人民关注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虽然后来周永康、胡锦涛、温家宝等先后都去了我们家,但人们在这次事件中实际上积累了非常多的负面情绪。最直接的例子就是,我的父母在自己搭的帐篷里住了一个多月,没有任何政府的人来过问。

那年年底的时候其实在我家发生了暴乱,人们对于地震期间的事都忍了,但在灾后当地政府想要把市政府搬走,跟汶川县一起向中央提交了迁走的申请。汶川是因为毁害得彻底,无可厚非。但陇南远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这个消息在民间传开了之后,人们终于愤怒了,地震的时候没人理都罢了,如今还要搬走,把人民扔在那里不管了。可惜的是大山沟里的老百姓太朴实,闹点事完全被武警与军队给镇压了,虽然政府没有迁走,但几百人因此被抓了,到现在不知所踪。

81. 好事多磨

虽然我为集训做好了教学相关的一切准备,但是由于王豆完全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甚至也没有见过别人如何举办讲座,所以这件事情无法推进。我试图把我所知道的讲给他听,但这些事情不是光靠讲就能讲清楚的。因此大家商议后决定,还是不走演讲招生这条路了。

王雪提出的方案完全是超出我当时的认识范围,估计我的感觉就跟王豆面对举办讲座这件事一样吧。她提出了一整套宣传推广方案,在以洛克时代为中心的方圆几公里内的所有公交站牌上做广告,并且印刷一大批宣传单页雇临时工在这个区域进行地面推广,在地铁5号线大屯路东站以及前后几站地的车站内打灯箱广告……

果然格局不一样啊,想想也是,她的户外品牌是常年在中央电视台打广告的,相比之下我们这点宣传规模确实不算什么了。那时候已经觉得对这样的提案无法发表任何意见了,要说不支持,那肯定是目光短浅,没见过世面,格局太小了;要说支持呢,觉得200万好像经不起这么花,可是看王雪如此雷厉风行,敢想敢干,如果钱不够了她应该会继续投资的。所以我们几个小股东只有内心激动地跟着干了。

要如此架式地展开宣传的话,靠我用Photoshop做课程级别图的那种方法肯定是不行了。因此我们找了专门的美工,开始设计公司的logo、网站、广告、宣传页等等。网站的架设自然就落在我头上了。

虽然自己常常折腾过好多网站,但从来没有跟别人一起配合设计制作过。美工是我大学校友推荐的(化名王艳丽),看在是朋友的朋友的面子上,她对我的无知常常觉得无语,但也全都忍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搭建一个网站需要有文案、策划、美工、前端等等多个角色分别完成不同阶段的工作。因为我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搞定,所以我对跟美工的协作理解得很简单,我告诉她一个我的理念,描述一下我想要的风格,然后扔给她一些公司介绍、课程介绍、师资介绍等的文字资料就可以了,接下来就可以等着她神奇般地给我高端大气的网站页面来。

她追着我要网站的架构,以及每个页面下都要有什么东西,甚至在哪里放焦点图,哪里设置什么版块等等都找我要。我当时心里想,这难道不是你这个艺术家设计的吗?要是我都给得这么细致了,不就没有多少创作的余地了吗?原谅一下我当时的无知吧,哈哈。现在想想真得感谢王艳丽对我的包容。

当时原打算挖她过来做我们的全职美工,但她那时候的公司还不错,并且有项目在进行中,即使愿意离开也不能马上走,因此就只能兼职帮我们做东西。这些年来她接过我很多兼职的活了,包括现在公司的网站就是她设计的。合作得久了,就对互相的想法更容易了解了。

针对大手笔的宣传,不仅仅要有形象,更重要的是得有承载的东西——人们知道我们之后干什么?我们商议后原打算办集训其实并不能体现我们学校的特色来,万一给人留下了我们就是办集训的印象反而麻烦,我们还得再费唇舌去推荐我们的常规课程。所以我们这次宣传还是让人们直接来报名参加我们的常规课程。如此一来,我们就得把相关所有准备工作都要做好。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在没干之前想来想去也没有多少事,一旦做起来就发现有无数的琐碎的事等着你处理。原打算从五一就要开始收学生了,可是各种事情越干越多,开业时间眼看着就来不及了。别的不说,光我这边的事情,时间表都已经排到6月份去了。虽然课程的架子搭建起来了,软件与内容也选好了,但学员总不能没有教材吧,所以我又得把软件里的内容整理出来,编排出学生用书、老师用书。软件也不是买来就能用的,买服务器、找机房托管、网站建设与备案等等。学员到访时课程顾问如何介绍我们的课程与学习理念,入学前做测试相关的软件与文档,入学后的引导课如何讲,排课约课流程是什么,老师讲课的课件标准化……

仅我这一方面的事情就如此之多,更不要说其他几个人各自负责的部分了。办公室虽然装修完成了,但还有机房、电脑等等很多事情等着去做呢。所以,我们就先搬到新办公室里继续筹备工作,开业的事只能尽快了。这就叫做好事多磨吧。

80. 难得的专注

在我搭建课程体系的同时,大家分工行动也都完成了公司创办的各种手续。办公场地最终确定选在洛克时代大厦,我们租了500平米的场地,开始设计、施工,按进度预计能在五一之前完工并交付使用。

有了这个时间点,我们把开业时间定在五一,在开业的时候要先开一个课程,先招来首批的几十个学员。于是我提出既然是五一假期,我们完全可以办一次集训,价格可以不高,主要是为了聚焦人气,了解我们学校。集训结束后在这批学员中间可以产生一些日常班学员。大家觉得这事靠谱。当然前期联系讲座,进行市场宣传的任务就落在王豆身上了,我可以专心地准备集训相关的课程内容,这也是这几年来我最希望能有的状态,不用我再讲座自己联系,海报自己做自己贴,门票自己印,讲座自己讲,钱自己收,开课后自己讲课。我终于可以专心做一件事了。

讲了这么久的故事了,一直都在讲我的经历。正好在准备这次集训的时候我把很多东西在海豚俱乐部已有的探索的基础上做了整理。我把当时总结出来的具体可行的学习实施步骤分享一下吧,希望对正在阅读的你有所帮助。

将以下方法逐条实施,持之以恒,并在学习过程中不断摸索,最终就能养成最适合自己的学习习惯:

我们的学习可以大体分为泛和精两大部分,推荐大家的比例是泛占70%以上,而精占30%以下。

一、泛(70%以上)

  1. 随身带着能听英语的东西,让自己浸泡在英语中。如收音机、随身听、MP3等等。千万注意不要求听懂。
  2. 多看英语杂志、报纸等。
  3. 利用好网络,经常上国外的网站,参加讨论组等等。
  4. 看英文电影。注意:刚开始时尽量用英文原声、中文字幕的方式去看。
  5. 听、唱英文歌……

二、精(30%以下)

  1. 选择自己喜欢的材料,要有标准发音的配套录音。
  2. 隔行抄下来,空行用于注音标。
  3. 每个单词查辞典,将音标写在下面。(注意是每个单词,包括你认为你会的)
  4. 听录音。要把每一个发音都弄清楚,可以借助复读机或电脑软件将录音放慢。模仿语调。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用自己发明的符号在抄下来的内容上做标记,辅助记忆语音和语调。
  5. 大声地、反复地读。光读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去背!这一步在精学中要占用很大一部分,目标是做到和磁带上读的一模一样。并且形成条件反射。
  6. 检验是否完成第5步,如果没有,继续第5步。检验方法:将这个材料背出来,如果达到:
    1. 没有一处不流利;
    2. 语音语调跟磁带上的一样;
    3. 背的时候大脑中还在想别的事,那就可以进入下一步了。
  7. 带有感情地把这个材料表演出来,就像是自己说的话一样。
  8. 将材料随身携带,利用零碎时间,一有空就读几分钟,直到一辈子都不忘。

只要活着,人就一直在学习。我们的身体在学习怎样去适应这个世界;我们的灵魂在学习如何适应这个宇宙。

学习是快乐的。活着也是快乐的。

如果不快乐,那只是我们一时没有找到其中的乐趣而已。打开自己的心灵,拓展自己的眼界,对这个世界了解得越多,越会发现她是如此令人心动。

不要再乎太多,真心地对待一切。就算是做得不符人们的常规,但如果是问心无愧的,那就不用犹豫。

疯狂一点,做别人没做过的事。

中庸一点,没必要去批判什么。

冷静一点,活在这个世界不用慌张。

真诚一点,换来的也会是真诚。

勇敢一点,60多亿人在这个星球上与自己做伴,不用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