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退学三步曲—学校篇

我先跟几个关系比较密切的管理层说了我想退位的想法,但是呢我还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进行整体换届,我们这一届人还没干满一年呢,大家还是应当继续下去。我希望两个副会长之一来接任会长之职。

我觉得这个安排没什么问题,常规活动已经非常规范了,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分工,申请教室的申请教室,宣传的宣传,组织的组织,拉赞助的拉赞助,没什么问题的。大型活动已经办了一个了,这学期也不需要办什么常规活动以外的活动了。

可是这个安排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大家都不接受。我是以独裁的方式在推进新任会长选举的事。大家都不愿意,但我说我现在还是会长,说要选举就要选举。

选举那天大家的情绪都很低落。在这之前已经有好多人找我谈过话了,始终不明白我为什么在英协发展这么好的情况下不干了。这天上一届的各部门领导也来了,当然也包括柯小花。只是这次她也没办法劝得了我,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我哪里是从会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啊,我是要退学的。

现场几乎是我的一言堂,我给大家分析着各种情况,讲着我对协会的后续安排,介绍选举的流程。参选人也是我硬推着上去讲的,大家也明白我决心已定,也就选出了新会长。只是这个过程中有好多人哭了。选举结束后,上一届学习部部长过来把我狠狠地批了一顿,他说我是一个极度没有责任心的人。

唉,你们这些学生哪里知道我的想法啊。在象牙塔里,为着那些小小的事情烦恼着、快乐着、纠结着。我跟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我正是本着负责任的态度才要把协会的事安顿妥当了再离开你们啊。对于我一个即将迈出个人人生中非常关键一步的人来说,我没有把协会的人放在一边不管不顾。没有转身就走,虽然只是一个学生办的协会,但我所谓的大学生活,就是在英协的生活。我在学校的绝大部分精力都是花在英协的人与事上的。

曾经有一次我在校园里遇到我们班的辅导员(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这个角色是干什么的),他说:“最近有没有去上过课啊?”

我说:“太忙了,一直没时间去上课。”

“哦,有空的时候也去一去吧。”

“好的,我尽量吧。”

我其实特别舍不得英协的兄弟姐妹们,只是我有自己的路要走,缘分已到此了,再难,我们也只能离开。

从英协退下来之后,我开始准备退学的事。我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所谓万全的准备指的是正面的条件与负面的条件都要具备。之后你们就明白我说的正面与负面的条件是什么了。

我要退学的事给柯小花是说过了的,她也把这消息告诉了她的前任会长范永翔。范永翔已经没有在XX英语里了,自己和一伙人出来创业。当时新梦想有个姓罗的胖子也辞职出来创业了,和范永翔一起创业的人里有个非常能干的人刘洋天对他一点也不看好,罗胖子哪里懂什么办学校啊。范永翔、刘洋天他们办的学校在三个月里连续三次扩大办公面积,招生情况非常火爆。范永翔叫我不要着急退学,等等他们,让我在他们比较稳定的时候再退,退完之后可以和他们一起创业。

我也就等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他们也有点不靠谱,决定不等了。直接去找校方申请退学。

申请退学的过程是非常磨练一个人的意志力与口才的。我需要一个人跟大大小小的各种领导、各个老师对战,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做学生思想工作的人。但是他们在我面前没有一个能说服我,让我觉得我还有必要在学校里继续待下去。

我们计算机系的党支部书记跟我谈了很久,觉得非常可惜。跟我谈到了这学期我给计算机系争的光:这学期我又参加了一次英语演讲比赛,同样是一等奖,学校学聪明了,这次没有把非专业的与专业的放一起比,上一次英语专业的选手被我比下去后让他们很没面子的。并且这次还把难度提升了,现场定主题,给20分钟准备时间之后开始上去讲,估计主办的人没有想到,这种比法正合我意。因为我的表现跟其他选手的对比太明显了。去年的比赛一个个流利无比,这一次只有我是既流利,时间又精确,台风又很自如,其他选手因为没有背稿的准备,好点的支支吾吾,差的直接站那儿蹦不出一个字来。

可是我是不会因为要给计算机系争光而留下来继续浪费我的青春的。我的青春要在更大的舞台上尽情释放!

最后一个老师是不熟悉我的,在辩论不过我之后,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说:“以后你出去不要说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我心里冷笑了一下,“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他哪里知道,几年后学工处的处长打电话给我:“你怎么不回你的母校看看啊?我们给你办个讲座吧,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啊。”

哈哈,我只能笑一笑了。

过关斩将之后,还是无法退学。最后一步的时候,校方要求家长亲自到学校来,当面签字才行,否则学校是不予批准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