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收尾(下)

“你们学校的校长啊,人家关系硬得很啊,根本不把我们教育局的人看在眼里。人家那可是跟中央领导有关系的人。我们根本没办法用这样的方式一起办活动啊。小赵你是个人才,一定能干大事的,不过这个活动确实是我没办法帮到你了。”

“那要不这样呢?我也对我们学校不报多大希望了,能不能以教育局的名义来办,我们在剧院办活动,不跟学校合作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不过呢剧院是公共设施,我们也没办法随意使用,我得申请,申请下来一般也就几个月以后了,那这样吧,你先回去,我再帮你想想办法,有好办法的时候我通知你,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

说完他留了我的手机号,又递给我一张名片。我知趣地告辞了。我知道,肯定没戏。

经过这一番折腾后,我给李静打电话说我已经完全尽力了,都找到教育局了,事情还是不好办。她说你还是再跟学校商量一下吧,我们免费去讲,不要出场费怎么样。我当时特别激动,还有这么好的事?我面子也真大啊(后来才知道大个屁啊,能收来就收来,收不来把活动办了就成)。

又跑到学校找团委老师,说人家不要钱了,结果发现还是各种推脱。我已经再也没有心情找校长、找教育局局长了。算了,这个活动不办了。

我又打电话给李静,我说这学校太二了,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我把教育局局长的电话给你吧,要不你们直接合作一下看有没有戏,我一个学生夹在中间,可能信不过我。

就这样,我的第一个大型活动就这样夭折了。

虽然这个活动办不成了,但这期间给我的锻炼还是很多的。我在与团委老师周旋的过程中,不断完善我的活动策划,我都画了场地分配图,在哪里搭台,人流如何进出,各时间点每个岗位的人做什么等等。这对我统筹规划方面的能力是很宝贵的提升机会。有了这次经历,我也见识了一点高水平的混官场的人的一些表现。同样是推脱、踢皮球,高水平的人就会让你被踢得特别舒服,底层这些小老师们就只会用很傻的方式展现自己的低智商。当然,我也学会了如何跟这些低水平的人打交道——哄着他们。

再怎么说规划中还有另一个超大型活动呢,这种活动不在数量多,只要有一个办得成功,那影响力也足够了。所以我就抓紧时间筹备Halloween Party了。

要是说之前那个活动办不成,团委有一些苦衷的话,这个Halloween Party是没有任何理由可推脱了。因为李太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校外的商人,让他进来肯定有风险的。我们自己在校内办跟英语相关的、节日相关的活动这可没有什么风险了吧?

但是对于团委的小老师来说,这些都是有风险的。我在跟那个田老师讲述这个活动策划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现象:我在不断地说如何把活动办大,她在不断地说如何把活动规模减小。

最让我气愤的是,我把这个预计500人以上参加的活动讲完后,她给我批下来的预算是50块钱!你没看错,就是只有一个零,50元,大写伍拾元整!

说实话,我当时真有揍人的冲动。

可是,我是一个成熟了一些的人了。心里想,我们上缴了那么多的会费,我办一个500人以上规模的活动就给50元,这让我没办法不去猜测其它钱的去向了。但是至少这次活动是让办了,我自己能挣钱,为了能让这个活动办起来,我把自己的钱垫上办!

召集协会管理层开会,说明了情况,也传达了我的决心。我的团队还是让我欣慰的,尤其是外联部的,说钱不是问题,放心吧,我们出去拉赞助。我们这次一定要办个大活动,不理团委那群孙子!

大家的动力与激情十足。全体出发,一切紧锣密鼓地推进着,我们不仅解决了经费的问题,还联合了邻校的社团一起参加,所有活动时用的面具、南瓜灯、扮鬼的道具等等都是一家玩具店赞助的。我们的活动有在校园内道路上的短距离游行(团委怕出问题,他们特别怕听到“游行”这个词,想方设法才同意短距离游行的),进入室内时有我们布置的各种恐怖关卡,在室内有各种英语节目,还有全体能参与到其中的竹杆舞,我和英协干事、管理层的人带头一起跳。那次活动确实很成功。只是因为经费不充足,规模比我想象中的小了很多。

不论如何,我的目的达到了。超(mi)大(ni)型活动办完了,是时候准备撤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