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收尾(上)

大二开学了。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学校。但是事情也太多了,根本没工夫让我沉浸在难过的情绪里。因为有大一新生来了,我们还要忽悠他们加入英协呢,每人20元的会费得收上来啊。

我们张罗着各种宣传,我亲自开讲座以我的英语与经历来勾引学弟学妹们入会,让他们产生入会后就能像我这样说英语的幻觉,完了之后还在学校划定的地方搬来桌椅摆摊收人。为了跟其它协会抢生意,我就啥脸都不要了,拿着喊话器带着一群人在场子里练英语,并且承诺大家入会后我会-亲-自-带着大家每天早上晨读练英语!!

那可是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啊!Hey, dude. Wake up dude!会费全被团委老师收走了,我们一分钱也没拿到,美其名曰由团委统一管理,让交会费的同学更放心,免得被我们这些组织者贪污了。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当时确实是信了。

我那时候很卖力气,打算轰轰烈烈地干一些大活动,然后换届,退位后尽快退学。所谓人之将走,其……哦,不对,我不是要死了,不能用这个说法。总之就是打定主意要离开亲爱的同学们了,也就更觉得应当留给他们一些好的东西。

本学期我除了保留以前每周一次的大型活动(讲座或电影节或英语角)之外,我要每天带晨读。除去这些常规的活动之外,还要办两个超大型活动,一个是HalloweenParty,一个是利用我暑假工作的便利请李太到学校做一场万人大讲座,把整个操场搞满人。让后来人知道,英协那可是牛气冲天的。

理想是丰满的,团委是操蛋的!

为了办活动,当然也为了挣点钱,我十一长假又去XX英语带了一期集训营。这次去跟李太的妹妹李静(她是北京这边的老板,但总经理是之前给我发工资的王总)聊了聊我的想法。她说没问题,你回学校准备吧,她跟她哥提前说好。不过到时学校得给出场费两万元。我想了想应该问题不大吧,毕竟是个名人了,这点出场费学校应该是能拿得出来的。

回到学校后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对比。我在外面打工,遇到的是踌躇满志的有志青年,到处充满了正能量,让我有一种在江湖上拼搏的感觉。一回到学校就像到了无比糜烂、无比颓废的地方,到处都是无比愚昧的、浑浑噩噩混日子的人。校园里到处都是亲嘴的,宿舍到处是打游戏、下黄片的,这是年轻人应当待的地方吗?我这么有定力的人也都没办法始终保持我那种积极向上的心态啊。还是尽快办完打算好的事退学吧。

为了我的计划能顺利推进,我在学校外租了房子,眼不见为净,尽可能不在学校待着。我在自己租的房子的墙上贴了我写的一句话“停滞不前,畜牲不如!”,用于警告我,每天都要有进步。现在我觉得当时的我已经心理扭曲了。

我开始安排副会长去团委谈这个大型讲座的事。但始终不顺利,我当时把副会长逼得太紧了,他说要不你去找团委老师谈谈吧,那个田老师真的不好说话啊,怎么都不同意。

我心里觉得特别奇怪,我能请个名人过来做讲座,让更多的同学接触一下名人,同时激发一下学习英语的兴趣,这么好的事有什么理由不同意呢?

我亲自找到了团委,我实在服了那个老师,要么就是她智商有问题,要么就是她有什么苦衷,总之就是找各种鸡蛋里捡骨头的理由来推脱。我也是很有跟老师斗法经验的人了,她的理由都被我一个个解决了。最终她说她定不了,你这不是玩我呢吗?你定不了跟我废这么多话干什么?我问那谁能定,她说找书记吧,这事规模比较大,得书记说了算。

好,那就找书记。书记姓啥忘了,是个男老师,人还不错,也没多少废话,没说多久就说这事他定不了,太大,得找校长。

好,那就找校长。找到校长办公室,人家说校长出国了,到澳大利亚去了,下个月才能回来。我说那学校里的大型活动有其他人能管吗?那人说找副校长吧,他每周五都会在信访办(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吧)接见学生,听取学生对学校的各种意见,我也可以到那里找到他。

好,那就找副校长。等到时间后我找到了副校长。这个人真的是个好人啊,我们聊得特别投机,我发现我们有好多共同语言。聊了一个多小时,但说到这个活动的时候他就无能为力了,他说校长不在,他可不敢搞这么大型的活动啊。想当年他当校长的时候,那可是非常敢干的,要是在那时,他一定和我一起搞更多大活动出来。如果可能的话他都能请到中央的领导来参加我们学校的活动。我说那现在怎么办啊?他给我出了个主意,让我找当地教育局,让教育局出面来主办这个活动,校方作为承办方,这样呢一方面名义是教育局办,万一活动有什么影响也是教育局的责任,我做为副校长到时也好跟校长交待。

好,那就找教育局。我找到了教育局局长。这个人也真的是个好人啊,我们聊得也是特别投机,我发现关于教育我们也有很多共同语言。聊了好久,说到这个活动的时候他问我是哪个学校的。我说我是某某学校的,他面露难色,“唉,这事本来是好事,但你这个学校可是有点难度啊”。

我心说,我看你又要把我推到哪里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