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当光棍

实在联系不到安雯,我只能守株待兔了。我们家在5楼,刚好就在安雯家南边,我在窗户边上可以看到她家院门,我就一直站在窗户边盯着。我想她不可能整天待在家里不出门吧。张士杰也坐在附近陪着我等。

果然,等到她出门了,我把头伸出窗户大声喊,她抬头看到了我,然后我把电话打了过去,这次她接了。我问她我给她打电话、发短信是不是没有看到啊,我已经回来好几天了,但怎么都联系不到她。她说现在先不说了吧,她要去亲戚家,等她忙完了再打电话给我。

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张士杰也始终默默地陪着。

几个小时以后,安雯打电话过来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问我:“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希望吗?”

我当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怎么了?”

“这么久都不联系,我觉得我们也没有必要再继续联系了吧?”

“不是说为了你能安心高考暂时不联系吗?”

“不说了吧,我觉得就这样结束吧。”

“可是我还给你买了礼物啊?”

“我们都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了我还能要你的礼物吗?”

我很着急,“难道做为老同学,老朋友这么久了送个礼物都不行吗?”

“嗯,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那我把东西送过来吧。”

“好吧,那就在我家院子里见吧。”

我拿着给安雯的礼物飞奔了出去,张士杰说要不要陪我一起去,我说我自己去吧。

我实在想不通,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这么突然就要分手了。为什么不解释清楚呢……

到了她家院子,看到了她,我把礼物放到她手中,然后转身离开,没有回头,因为眼泪已经止不住了,回头给她看我哭吗?我尊重你做的任何决定,即使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是尊守诺言的人,说了只是送礼物,就只是送礼物,说了爱你一辈子,就是爱你一辈子,即使不在一起,我不会因为我自己的感情,非要强迫在一起,那种占有不是拥有,只能是让两个人走向偏执,走向毁灭,也会把当初美好的爱情彻底杀死。缘来惜缘,缘去淡然。两个人的缘不会因为后来的分离而被抹去曾经的存在。不放手就会让悲剧掩盖了曾经的美好……

那时的我真的下定决心放弃了,可是我完全不明白安雯真实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其实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在后来我又一次回家时,她约我到酒吧聊天,表示要复合,可是我这个人就是很固执,我很守自己的诺言,说了做朋友,那就做朋友,我拒绝了她。又多年后她打电话给我“你就是这样做朋友的吗?这么多年从来都不联系,有这样的朋友吗?”

那个暑假,幸好有张士杰在,我为了能带他在很短的时间里尽可能多的到我家周边玩一玩,所以每天都要跑很多地方。他是我在外地的所有朋友中唯一一个去我过小时候在农村的家,以及我们山上的寺庙的,我和他在忙碌的奔波中还是无法让我从痛苦中摆脱出来。以致于大二开学后,所有的事情加速往我退学的方向推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