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连连看

这么一折腾,我们立马面临的不是如何创业了,而是如何生存的问题。

怎么算剩下的钱都不够做任何事情的。我忘了当时到底还剩下多少钱,总之少得可怜。一起步立马就面临这么大的危机,弄得我们措手不及。原本打算办一次十一假期的集训,由于跟那个女的折腾了半天结果又不合作,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自己办十一集训的可能性已经完全没有了。

我们跟山东那边联系,想尽快推进一下师资培训的事。对方说还有几个老师没到位,同时现在马上面临十一集训,师资紧缺,正想叫我们几个过去先把集训带完再说。新老师还没有稳定下来,教学能力更不敢保证,他们不希望学校的名声受到影响。师资培训的事还是先搁一搁。

人想要的往往不是在当时的现实下立马能做的。

我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路到底要怎么走。我这时想起了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的那场著名的演讲,翻出来又看了一遍。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尤其是他提到的connecting the dots的观念,我也开始尝试把我人生中看似不起眼或者不相关的点给串起来,我发现我的人生其实是有故事线的。曾经的经历,无论多么辉煌,也无论多么痛苦,全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很多时候我无意间看的书,做的事,学到的东西,在以后的某些点上全都被用到了。

人的经历好像是在一张巨大的网上点亮一个个节点,每个节点都是相互关联的,没有哪个节点不重要,我们就是在一个一个的点之间跳来跳去,直到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我们回头一看,原来这些点全都串起来了,形成了我们的宽阔的人生轨迹。每个节点都好像不愿被抛弃,即使有很长一段时间好像有某些点停在那里了,貌似就要被遗忘了,可是最终它们都会跟后续的点联结起来。使得人生的轨迹更宽阔,也更完整。

这张网是所有生命的舞台,在一个人所点亮的轨迹上常常跟别的生命发生交叉、重叠、平行以及远离,而推进这一条条轨迹前进的有两个力,一个是生命个体自己对每一个节点的选择,一个是点与点之间内在的想要联结在一起的力的总合所形成的势。当这两个力比较相符的时候,人生就会变得非常顺利,人也会变得非常快乐;相反,当个体对节点的选择与之前所有节点所共同形成的势所指的方向不一致时,就会产生沮丧、痛苦。

从那时起,我开始慢慢地学习如何顺应事物发展的势。

当下的势已经比较清晰了,我们只需要顺势而为就可以。所以我答应了十一去山东先带一期集训再说。对于以后的事情,不必有任何的担心,所有未来的点也终会像过去的那些点一样,稳稳地联结起来的。我们只需要保证当下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尽可能做到最好,这样我们才会积累起一个个漂亮的点,等联结起来的时候,才会有漂亮的、精彩的人生。

十一假期到了,我们一行三人再次来到了山东。我们三个人以最佳状态带完了这期集训。感觉这是我们这几年来带得最轻松、最快乐也是最有效果的一期集训。因为没有了XX英语公司里那种氛围的干扰,同时在教学上我们自己可以决定,我们可以不拘泥于XX英语的教学方式,把我们这些年来积累的各种教学方法与理念自由地发挥出来,老师教得爽,学生学得爽,感觉非常地痛快。

集训完了之后我开始跟这边的校长谈师资培训的事。当面谈了之后我才渐渐明白了,原来他们真正想要的并不是师资培训。他们更希望的是我们几个人能留在这里教课。主要原因是当地确实很难招到合适的人选,稍微优秀一点的都不愿留在本地发展。因此即使我们给做了培训,很有可能他们也留不住,反而增加了接受培训的当地老师产生到大城市去发展的想法的可能。所以,这么看来做师资培训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保险的事情。

明白了他们的想法后,我也想明白了,其实不光他们这里是这种情况,其它地方的分校面对的都是相同的问题。以前设想的师资培训的事情,现在看来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我倒是没有轻易就放弃这个计划,我又想了一条方案。既然好的老师不愿意在小城市发展,那我何不在北京搞一个师资培训与输送的机构呢?我在北京招老师很方便,培训完了之后立马就有工作机会,对于接受培训的人来说更有吸引力。当我的老师资源充足的时候,我可以随时调动老师,以解决各地缺老师的情况,跟老师多渲染一下除了可以工作挣钱外,同时可以免费到各地旅游的好处。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比之前的直接做师资培训的事更靠谱。

于是我跟两位校长谈了我的这个新想法。但他们对这个事也不报乐观的态度,他们更希望的还是我们能留下来。我再三的表明我们不可能留下来之后,他们勉强同意了我的这个设想,也不再多做挽留了。

我们再次回到北京,又带回来新的想法,我觉得果然印证了connecting the dots的这种思考方式。只是当时的我,没有想到,这个想法同样还是想得太简单了,并不是那么可行的。

60. 碰壁(下)

我听着这口气好像是在说我们干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似的,“你是说贴海报吗?我们并不知道这是不允许的啊,再说了我们办培训班,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宣传途径就是贴海报,根本就没有多想是不是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先不多说了吧,我看你们贴得还挺结实的,你们在胶干了之前先把海报全揭下来吧,不然之后就麻烦了。全揭完了再说怎么处罚的事吧。”

我一听心里特别不爽,但又觉得他说得也对,如果不允许贴,那还真得赶紧去揭,否则以我们的那种贴法,干了确实是很难再撕掉了。

我和车头又一张一张地往下揭,有一个保安一直跟着我们,监督我们是不是揭干净了,同时也防止我们跑了。

我和车头默默地揭着海报,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互相什么话也没说,我不知道他当时心里是什么感受。我是非常地不甘心。心里后悔自己没有想到可能会被保安抓住的事,又觉得这群保安有眼无珠,不知道你们现在面对的是将来的大人物,你们以为这样就让你们享受到了折磨人的快感吗?有一天当你们回想起来,你们曾经对这两个重要的历史人物做了这样的事情,看你们怎么后悔!等着瞧吧!

揭海报确实比贴麻烦多了,尤其是前面贴的,已经快干了,所以非常难揭,我们得动作快,不然所有的变干了就更不好揭了。揭到后面,那个跟着我们的保安也帮我们一起揭,他可能非常不习惯指挥别人吧,通常情况下都是被业主们呼来喝去的,看着我们认真的揭着,有些地方特别不好撕掉的时候,他甚至还说“先这样吧,之后我再来弄”。

最终我们把辛辛苦苦贴的海报全都揭了下来。再次回到了保卫室门口。我想这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那个带头的估计是他们的领导,他跟那个保安核实了所有的海报都已经被揭下来后,又跟我说:“按照规定,我们还要给你罚款,你们需要交一千块钱的罚金。”

我当时有点怒了,“我们不是已经全都揭下来了吗?怎么还要罚款啊?”

“揭下来是必需的,揭掉了不代表你们没有贴过啊?我们这都是有规定的,你交罚款我们是会给你收据,并且盖章的,要是有疑问你可以明天拿我们的收据去找领导。”

看来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了,我本以为他们想讹我们一笔钱自己拿去花,没想他说能开票,还盖章,一下就把我的嘴堵了。

“我们确实没有钱,你也看到了,我们才刚刚开始,学生都没有招到呢,哪里有这么多的钱交罚款啊?”

说实话,估计没有人相信我们办培训班,竟然连这点钱都没有。我们拿着两千来块钱,精打细算,完全可没有预计到罚款的钱啊。现在我们确实只有几百块钱用于招到学生前的生活开销了。

“你们没钱,还能开培训班?这话有人能信吗?”

“你也能看得出来,我们都是从学校刚出来的学生,自己凑了点钱勉强能开而已,如果有钱的话怎么会在小区里开呢?我们租完房确实是没有钱了。你看我们都已经把海报撕掉了,就不要再罚款了吧。”

“那是不可能的,我们这么多人都看到了,要是不罚款,我们领导肯定找我算账的,我可不敢保证每个人都不会告密。不过看你们确实是第一次,罚金可以少交一点。就交五百吧。”

“五百我们也交不起啊,我们就剩几百块生活费了。”

“别说了,不交罚款是不可能的,你们敢紧交钱吧。都已经这么晚了,我们可没有精力跟你再磨下去了。交了钱你就可以马上走了,我们也可以早些休息。”

就这样我们又磨了半天,还是没有妥协的余地。我心里想,无所谓了,交就交吧,就算我们交了学费,以后做事要更小心点。交了罚款之后我们马上就面临着吃饭的问题,我也不管了,明天再想吃饭的问题,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罚款交了就交了,我也不想在自己的创业路上留下污点,该接受处罚的就接受处罚。

交了钱,我和车头才被放走了。走了没多远,我用家乡话大声骂了一句脏话。纯粹是为了发泄一下。我知道,我要把这个经历转变成接下来尽快把我们的事业做好的动力。小不忍则乱大谋。

59. 碰壁(上)

海豚俱乐部是我们高中时的赵车朱李四人创办的组织,确切来说是朱一和车头先创办的,我和李小开是接下来加入的。现在我要正式创业了,自然想把我们曾经的辉煌继续下去。

可是在老家的县城里办培训班跟在外面完全不一样。很快我们就碰壁了。

车头在大学里学的是CG,所以我们的招生海报之类的所有设计工作都交给了他。海报做好后,我们觉得现在最起码比我们在高中时更专业了,那时我们是找人用毛笔写的,根本谈不上什么设计。现在的海报看起来已经是非常像那么回事了。

我们先从自己住的小区开始,在印完海报的当晚就到每个单元门口去贴。我们怕被别人给揭掉,所以把胶水涂满了整个海报的背面,贴得严严实实的。小区里有几十个单元门,我们一个挨一个地贴着。边贴还和车头边唱歌、打闹,心里完全被这种靠自己的双手开始打拼的热情所感染着,完全没有意识到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有几十个单元的小区虽然不算大,但要亲手一张一张地去贴海报还是很累人的一件事。到最后一个单元贴完后,我们两个正要准备庆祝一下,突然周围闪着几个手电光照向我们,有一个声音传过来:“你们干什么的!”

我们两个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小区里的一群保安,他们已经把我们两个围起来了,没有任何路可逃。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

“从你们贴第一张就发现你们了,难道没有看到单元门口的摄像头吗?你们胆子还真大啊?!”带头的保安很有成就感。

我尽量保持镇静,不要流露出紧张的情绪,同时也表现出疑惑的样子:“什么意思?你是说小区里不让贴海报吗?”

“废话,谁告诉你可以贴了?”

“我没有看到哪里有规定,不让我们贴啊,所以就以为这样是没问题的。”

“别装了啊,你要不知道,为什么专门选择大半夜来贴?”

“不是的,你误会了,我们海报印刷完就已经是晚上了,我们想要早点贴出去,所以就现在赶紧出来贴了。并不是故意要在晚上贴的。”我虽然说的是实话,但其实自己心里也知道,谁听了都不信的。

“别废话了,先跟我们走一趟吧!”

“去哪儿?”

“到保卫室一趟,咱们来谈谈怎么处理你们!”

我心里完全没了主意,不知道这些保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万一是那种当地的混混,二话不说,先把我们带到小黑屋里暴打一顿那是完全不是没有可能的。

可是当前的局面我们也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啊。只能乖乖跟着他们走。我也只能尽量保持冷静,不要表现出紧张、害怕。小时候练武术的时候知道,如果真要打架,并不是谁更能打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气势的问题。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只有两个人,气势早已无从谈起了,更何况我们理亏。所以我想,等会儿见机行事,如果他们有过分的举动,我也要拿出我们的气势来。

走到了保卫室,我不跟他们进屋,在门口我开口了:“我看这样吧,你就说说到底应当怎样处理吧?我们是真的不知情,也是第一次出来贴海报,并不知道小区里是禁止贴海报的。再说了,我们也是在这里租的房子,以后也要经常见面的。”我当时确实不知道,小区的保安其实常常不被尊重的,即使是当时的那种情况,我完全可以以住户的身份表现得更蛮横一些,他们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可是我始终以自己理亏,又从来不会对任何人以不尊重的口吻去说话,所以让他们产生了总算可以指使一下别人的感觉,所以对我们更加地悠哉悠哉的指挥了。

那个带头的拿着我们手里剩余的海报,看了看上面的地址与联系电话说:“你们还真是在这个小区啊?我看看,英语口语培训,你们能教英语?那怎么还干这种事情啊?”

58. 创业啦!

当前期准备工作做得差不多的时候,吴校长那边也有了几个有意向的老师。同时,他们那边也开了几个日常班,老师不太够用,希望我们能过去先带一下这些班。我们商量后决定让车头先去,剩余的准备工作我一个人继续就可以,车头过去之后还可以再锻炼锻炼。我除了要准备培训的事之外还得不断找合作的伙伴。

接近十一假期,我又找了一个潜在的合作伙伴,她之前是一个大学的老师,如今想出来自己办培训班。通过朋友介绍,我们聊了聊合作意向,打算先举办一场讲座尝试一下,如果能招到学生可以先办一期十一假期的集训。

我把车头叫回了北京,那边的平时班也刚刚结束,时间正好。我想让车头能参与到这些比较重要的事情当中来。

讲座安排在我之前的大学(这个可以叫母校吗?我退学出来的话是不能叫它母校的吧?)。学校的里的教室我太熟悉了,在当英协会长的时候,这些教室我几乎都用过,举办过各种活动。也有很多我亲自上台讲的,但这次我已经是以校外人士的身份来讲了,感觉还是不太一样。

讲座的反响非常好,讲完后被同学们围住,有要签名的,有问问题的,有咨询报名的,非常热闹。可是那个老师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看似并不高兴。在旁边面无表情地看着同学们围着我。

结束后,报名的有几个人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也不太在意这些事,只是那个老师后来就没有音讯了,我通过朋友问她是否要继续合作,朋友委婉地回复我不会合作了。我现在也想不明白那人到底在考虑些什么,反正我之后再也没见过她。

经过这么一折腾之后,我打算不找合作伙伴了。我和车头商量了一下之后决定自己办。算了一下,我们手头上只有两千多块钱了,无所谓,高中的时候一分钱都没有还办培训班呢,现在有两千多已经比那时候好多了。

我们一般都是先做决定,再想如何做的,我不喜欢先盘算这个,盘算那个地,最终把做事的时机都耽搁了。所以我们是决定要自己办培训班之后才算自己手里的钱的,不管你信不信,我们就拿着这两千来块钱开起了我们的培训班。

我们只有两千多块钱,怎么创业呢?

第一,我们决定,先不考虑注册公司了。

第二,就在我“母校”周边开始办,因为学校在郊区,生活成本非常低,同时周围有四、五所大学,足够我们开发生源的。

第三,一切从简,节约成本。不能把这两千多块钱一下子就用完,否则连饭都没得吃了。

接下来我们就开始找房子,非常顺利,我们在处于中心地段的一个小区里找了一套位于二层的近120平米的房子,是个三居,有一个非常大的客厅,非常适合办培训班。并且我说出来吓死你,这个房子月租金650元,我们谈的还是一月一付,现在谁能相信这么好的事啊!

然后就是买点基本的办公用品,就是两个办公桌,两个办公椅,一张沙发,找家具厂订做了十来把带写字板的椅子,一个白板,若干纸笔等,一张电脑桌(车头把他在大学用的台式机从兰州托运过来了),找人要了一个准备扔掉的书报架收拾收拾放门口自己用,两张小圆桌以及配套的椅子,一张茶几……

然后又把厨房里的基本用具添置齐全了,我们打算自己做饭吃,非常省钱。

三居中先把一间放满椅子,用做教室,另两间一间车头住,一间我住,没有床,直接买的床垫放在地上。

我们的组织叫——海豚俱乐部!

就这样,我们还剩了几百块钱用于运作资金与生活费。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我们自己的事业就算是正式起步了!

57. 创业筹备期第二阶段——找合作伙伴

我们三个带的这一期非常顺利,大家也都忘了之前的不愉快。详细的经过就不多讲了。需要强调的一点就是车头进步神速,本来他语音语调就非常好,再加上他的嗓音也很有磁性,非常招学生爱戴。当然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他除了和我一样有高中的强化训练,在大学的时候他还是广播站的站长,一直做的播音主持,对于自己的嗓音更是掌控得很好。在从学校刚过来的时候,他对自己有些不自信,但当跟学生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两个校长对车头也非常满意,常常称赞他的英语与教学能力。

这一期结束后,我们跟两位校长商议了一下师资培训的安排。我们几个先回北京,做前期的准备,比如编写教材,制订培训方案等。而山东这边则开始招聘一些来自本地的老师,以便将来我们培训之后能稳定地留在这里长期发展。

回京的途中想着我们马上就要为自己的事业迈出第一步了,感觉内心有股力量不断在聚积,马上就能爆发出来了。经过暑假集训,我们挣的钱不多,但足以维持我们几个月的生活开支,只要师资培训做起来,我们就能真正做自己的事业了。

我也想好了,第一期就给吴校长他们这边做,收费也不用太高,主要够成本并稍微有点赚头就行。做完这一期之后我们要面临着去培训其它分校的老师,那时可不会这么顺利的,需要我们自己去谈,所以必需得有一个公司才行。我想的是先在北京找找合作伙伴,如果能挂靠在某个培训机构的名下去做就好,这样最省事;找不到的话我们就先以最低成本注册一个公司也行。

想着之前做过老师培训的经历,感叹正规学校里的老师是没有办法接受我们的改造了。这次专门给培训机构做师资培训,虽然没办法解救学校里的学生,但至少让参加校外培训的学生能接受到更好的培训,如果我们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将来能辐射到正规学校的老师,那样就更好了。

越想越激动,创业的激情也越高涨。就盼火车你快快开,回到了北京我们尽快投入这项伟大的事业!

回北京之后,我们做了更保险的安排。我和车头在管庄一个四合院里租了一间平房,用于专心制作教材与教学方案;王珊珊先找兼职的工作带点课,这样有个收入的保障;我则一方面和车头做集训的准备,另一方面到处找人谈合作。

如此分工后一切进展顺利。

王珊珊由于教学经验以及面试的出色表现,被新梦想录用了,收入有了保障。不仅如此,由于我们之前在一起经常钻研各种教学方法,她在新梦想很快成为出色的老师,第一个月学生打分几乎就是满分,我们都非常激动,也对我们自己之前对英语教学的探索有了极大的信心。要知道,在XX英语时我们很自信,但XX英语是一个那样的机构,我们并不觉得比周围的人优秀就代表自己有多好。如今在新梦想这个国内最大的语言培训机构里能很轻易地成为优秀的老师,这更能证明我们之前的钻研是很有效果的。

车头和我都是从山沟里走出来的,所以吃苦耐劳的精神是我们的基本素质,住平房主要是为省钱,我们不想把钱浪费在租房上,对于住的条件我们要求不高,车头在那房子里住得还好,我则在王珊珊租的房子与平房两边跑。

找合作的事情也有了点眉目,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洋话连篇的一个分校校长,她打算辞职出来自己创业了,我们在一起聊得非常好。她正好自己谈了几个企培的单子,我可以出师资先合作一把。我出的师资当然就是车头了,他的教学效果非常好,只是后来可能对方没有想好创业的具体思路,对于我的想法只是表示认可,但也没有表现出可以让她立马辞职出来一起干的意愿,我也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我们的培训教材也做得非常棒,因为我们细化到了每一天、每一个小时的安排,我们不仅仅是培训,还有各种室内室外的练习。我们培训的内容除了英语、英语学习方法、教学方法之外,还涉及到了科普、催眠、心理学等,因为我觉得合格的老师应当要有宽广的视野,否则即使英语水平再好,也无法带给学生更重要的东西。学习英语其实就是为我们打开世界的门,让我们能接受更广泛的信息,以便在各自所在的行业里做出更大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