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请问梦想在家吗?

原打算在2015年开工时写这么一篇文章的,但一开工就被各种事给耽搁了。当然了,主要是因为做那些“各种事”比写文章的优先度更高。而打算动笔也主要是反省一下。

过去的十几年里,我一直身在教育培训行业。表面上看似积累了一些行业经验,可是今天突然意识到,跟最初对比我内心深处的梦想变得越来越小了,即使现在身边还有很多人用“理想主义”之类的词来“骂”我。

第一次创业的时候,用两千多块钱启动,我沿用了在高中时与几个朋友一起组织的海豚俱乐部的名称,靠英语和计算机培训为主要收入。虽然当时经济状况非常艰难,可是我的梦想不小。我们当时的一群人高喊着商业支持教育的口号,梦想将来要建设一座海豚之城,里面有海豚大厦,利用海豚集团各种产业的收入来建设一所最有特色的海豚大学。这所大学里老师和学生的角色是随时互换的,任何人都可以开设课程或者参加感兴趣的课程。

第二次创业基于为海豚俱乐部找资金,本想找10万块就足够了,结果找到了愿意投入200万做学校的朋友,条件是我得放弃海豚俱乐部。这次我们的梦想是在借鉴华尔街英语的模式之上,将英语教学与户外活动结合起来,把课堂搬到真实的场景中去。每个月我都要带领教研团队为当月要去的地方编写相应的教材,带着学员与中、 外教一起在海边学习关于大海的诗歌,在花丛中学习描述各种花草,在野长城扎营学习户外知识……

第三次创业经历的磨练最多,起初的梦想是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里建造类似于海豚大学那样的一个平台,利用诸如虚拟现实、全息投影等技术打破现实世界的时空阻隔,让全世界的人们都能在虚拟世界里面对面交流,让知识共享、思想碰撞。用巴别鱼作为品牌名称也是内心向往在全宇宙自由漫游的愿望的体现。在这次创业的过程中因为资金的问题而要不断找投资人,可是始终找不到有钱又愿意支持这个梦想的人。使得我要常常把这个梦想收起来,只谈论眼前要做的事。我很清楚再大的梦想都是要从当下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可是现实是即使把当下说清楚了之后,也没有任何兴趣继续听我谈论未来的梦想。使得我现在跟人谈论巴别鱼要做什么的时候仅仅是讨论我们要打造一个给学习者免费提供丰富的游戏化课件的平台,愿意系统学习的可以付费参加真人在线直播课程,学得好的会被我们选拔出来提供就业机会,让受益者服务后续的学习者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这三次创业我对梦想的描述看起来越来越离当下的现实近了,我一直自认为自己内心还保留着那个最初的梦想。可是在仔细观察自己的时候,我意识我自己很可能只是被这种自以为还有梦想的状态给欺骗了。谈论的东西都是那么具体,梦想不轻易提起,并且平心而论,我发现自己内心深处已经有一个观念,认为自己建一个城市的希望不大。这里更重要的不是讨论梦想是不是现实的问题,而是敢不敢做梦的问题。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

我在敢做梦的时候是一个最现实的理想主义者,因为那个梦想我一定要实现,不能接受让他变成空洞的幻想,所以我会把它变成一步一步的方案去逐步实现。

现在我发现我变成了一个带有理想色彩的现实主义者了。思考和谈论任何问题的时候都是先想如何实现,再想到它是一个美好的梦想。

这个差别很微妙,别人可能观察不出来,自己也很难意识到,可就是从这微小的差异可以看出来,我变了。

好还是不好不重要,至少先要知道已经有了这个变化。

drea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