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取经

来到呼市的时候感觉这个城市真好,很凉快,空气也很清新,让人顿时感觉轻松了很多。或许心理因素占了很大部分吧,因为从每天面对的各种问题当中一时抽出身来,可以先不去想那些不知道如何解决的事了,所以有了轻松的虚假感受。不管那么多了,总之就当来这里取经兼度假了。

跟刘洋天沟通了一下接下来的具体安排,我发现一来就让我惊讶了。我想现在离十一假期这么近了,讲座不好安排了吧,即使安排了也不够时间宣传啊。因为我一般办一场讲座最起码要提前一周开始准备,宣传最起码要五天以上才差不多能保证来够人数。结果刘洋天告诉我这些不用担心,他自有他的方法。宣传只需要一两个小时就可以了。我当时真有点怀疑他是个大忽悠了。

接下来的进展让我对他不得不服了。我们的配合非常顺畅。我每天只需要演讲完了之后不断再改进演讲内容就可以了,其它的事我完全不用管。他就像是我的经纪人一样。讲座的宣传我跟他去过,果然只需要一两个小时就足够,不仅如此,来听讲座的人比我之前宣传那么久的人数都要多,几乎是场场爆满。具体方法我就不便说了,但原则上其实不复杂,说到底就是充分研究听众的心理,在最合适的时间、最合适的地点让潜在感兴趣的人群得知讲座的信息即可,这样就能非常省力,同时效果还很好。

除了讲座前期的组织与宣传外,刘洋天在讲座的流程设置上也非常到位。他给包括李太在内的无数大大小小的讲师筹办过无数次的讲座了,各种讲师的内容都几乎能背下来了。在他的经验里,讲师讲的东西只是影响招生率的少部分因素,只要讲师讲的能过的去,他就有一整套的办法促成听众报名。这也是我从来没有思考过的问题。我向来坚信,只要讲的好,学生自然会来咨询,不来只能怪讲师讲的不好。他跟我分享了很多东西,让我明白了人的从众心理、害羞等因素跟咨询报名之间的关系,即使是因为讲的好,有想来咨询的人,也会因为看着没多少人咨询,或者讲座中没有这个环节而流失掉相当一部分。

这种流畅的配合让我感觉非常爽。这不就是我希望我们的团队能达到的状态吗?我在呼市的这段时间里一定要多向刘洋天学习。除了学这些做培训机构的实际经验外,还向他学习那种与人合作时的直爽与信任。我感觉这次经历会对我回去后带领海豚俱乐部的发展起到非常大的促进作用。

当然这种合作的爽快不仅仅是我一方面的感受。刘洋天也对和我的合作非常满意。他之前合作过那么多讲师,他说我是他遇到的第一个真正在研究教育的,不管什么社会上培训机构的讲师,还是什么知名大学的讲师,大多都没有东西,讲来讲去就那点货。尤其那些讲背单词的,就是找那几个有意思的段子凑的,真正要按他们吹嘘的什么词根词缀、谐音的方法去记单词,找规律、找谐音的时间就够长的了,况且很多都还非常牵强。

还有我的真诚也让他感觉很好,他之前接触过很多人,合作的也很愉快,不过总是能感觉到那层利益关系,要小心的维护。我这个人好像没有金钱的欲望,怎么着都行。所以也可以毫无顾忌地合作。

在呼市做完了一圈巡回演讲,讲座效果不错,招生效果也还可以,但毕竟开始的太晚了,最后几场的时候甚至有学生想参加培训但都已经订好票要出去玩了。所以这一圈下来我们俩除去所有成本之后就分了几千块钱,对于他来说这就算没挣钱,但对我来说,这可是相当了不起的事了。我在海豚俱乐部发展的这么久以来可从来没有盈利过,财务表格上一直是负数。

十一期间的课带完后准备启程回来了。结果就在结课的当天突然降温了。我还穿的是夏天的衣服,没想到呼市冷得这么快。我感觉就在我刚出门一下子冷下来的,幸好我在一个商场附近,赶紧买了一套保暖内衣躲到卫生间穿上了,太狼狈了。

虽然有点糗,可是在穿上保暖衣之后浑身温暖的感觉也一下传到内心深处了。我觉得我真的取到经了,我们的团队有希望了。我怀着满心的憧憬踏上了归途。我当时不知道,这次的经历对我之后的影响远比我当时意识到的大得多。

70. 再次迷茫

几经周折之后,书店如期开业了。开业没有什么特别的仪式,我们也没有什么多余的钱搞仪式,仅仅是我们六个人按一个约定的时间点,来到书店,开了门,收拾好东西后大家照了一张合照。好在当天我们录了像,这段珍贵的经历得以有音像的记录,我每次从光盘里翻出来看的时候都感慨万千。

书店开业了,培训也在正常运转着。可是一切的进展还是太缓慢,因为我们始终还是没有摆脱贫困的生活。由于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景,对于艰苦的生活条件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触,在事业上我们全心全意地做着,这样就问心无愧了,我们心里始终坚信,只要我们把我们做的事情做到最好,挣钱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

可是接下来的一系列事实改变了我的看法,不,不是改变,是改进了。在坚信把事情做到最好的前提下,还要讲究方法、策略。

主要是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我预期的通过开书店来让整个队伍凝聚起来,让大家都有主人翁的意识,这个目标最终还是没有实现。虽然在筹备的过程中大家一度找回了曾经的向心力,可是当一切进入正常运行状态的时候,原有的问题全都再次出现了,并且出现了愈演愈烈的趋势。这样的变化让我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总结来看,我当时系统性思维的能力还是太弱,其实整个过程都是在用新的事件来试图转移矛盾,它会起一点点作用,但仅仅是解决表面问题。深层次的本质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问题肯定会反复出现,并且会像滚雪球一样,每循环一次就更加严重一次。我无法看到当时的根本问题在哪里,或者说看到了却并没有意识到那些问题的重要性,比如每个人的个人愿景并没有得到重视,机械地为一个共同愿景而压制个人愿景的发挥是系统中的基本矛盾。这个矛盾就会投射到各个方面,引发各种问题,而我们却疲于解决那些引出来的问题,根本没有静下心来思考如何解决基本矛盾。

在当时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解决办法,我也开始对我当初那么积极地推进开书店的决定产生了怀疑。

第二件事对我产生了很大的积极作用,虽然没能让我明白上述问题的根本原因,但给当时的我们带来了历史性的转变。事情是这样的: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接到了我上上任英协会长范永翔的电话,他已经是新梦想的名师了,也知道我在创业,虽然我们做得不大,但对我非常肯定,很支持我走的路线。他打电话给我是因为和他以前一起开过学校的刘洋天如今在呼和浩特开培训学校,缺讲师,马上就要到十一长假了,想从北京找讲师过去做一个巡回演讲,招点十一假期的学生。他已经在新梦想很稳定了,不会冒风险轻易出来演讲的,所以就想到了我,想把我推荐过去。

我当时想了想,这件事还是挺靠谱的。一方面我可以先从自己的这个小圈圈里跳出来一下,走出去一趟或许能让我容易看清楚问题;另一方面可以去取取经,看看别人的培训是怎么做的,万一有值得借鉴的地方,或许能给我们的事业带来大的转机。于是我就同意了。

呼市那边的负责人刘洋天是一个很爽快的人,有什么利益方面的问题直接提前就谈好了。我跟他其实早在04年就认识了,只是不太熟,没有深接触过。这次有预感合作会非常顺利。所以我就安排好了海豚俱乐部的事情,动身去呼市了。

唐僧去西天取经,我去北方取经。这一趟还真取到了一些经。

69. 开书店

开书店的事定下来并把时间表确认后,大家进入筹备阶段。第一步是集资。大家通过自己的亲戚、朋友、同学四处借钱,很快凑够了开书店的钱。

而开书店对于我不仅仅是事业上前进一步,更重要的是我认为让大家都占有了股份,都出了钱,可能会改变一下之前的团队问题,更希望每个人都能以主人的态度来面对我们共同的事业。根据出资情况,也根据个人能力情况,我们确认李小开做为书店的总负责人。我们把海豚俱乐部划分为两个项目,书店+培训,我继续负责培训方面的工作。这样分工也明确了很多,事情也更好推进了。

筹备阶段海豚俱乐部所有成员仿佛又恢复了最初创业时的状态,大家分工协作,推进着各方面的工作。我们在周围学校的学生常去逛的一条街上找到了一家出租的房子,是在二层,曾经开过美容店,环境还不错。

我和李小开跑了几趟工商局,也查了很多资料,最后决定以个体户的方式开书店,李小开是书店的老板。这样成本最低,手续什么的都好办,也正好符合李小开的主导位置。

几经商议之后我们把书店命名为“海豚书房”。接下来就是如何设计书架、装修的事情了。我们是什么都自己动手,书店里的所有书架、前台都是我们自己设计的,整个书店的装修方案也是自己设计,因为不知道专业的设计人员会用什么软件,我们就用Google SketchUp来设计,使用也简单,很直观。

我们把书架、前台的所有具体规格都很直观地整理出来,打印成一个小的册子,然后就跑去香河家具城,找厂家给我们制作。之前在山东的那段经历还是挺有用的,虽然没有做多久,但我对于跟厂家的人打交道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我和李小开一起找好厂家,对方的人非常热情,招待我们吃饭、聊天。谈具体制作的事项的时候非常顺利,因为我们的图纸已经给他们非常直观地展示出来我们要做的东西是什么样子,并且把尺寸也标出来了,所以双方都非常满意。离开的时候还专门托人给我们买了最正宗的香河肉饼带回来给其他人吃。

李小开接下来对书店的运作进行了整体的规划,也给大家做好了分工。然后带着人去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进货。开始做生意后才发现,生意其实还是挺好做的。我们去拿书的时候除了第一次要付钱之外,之后再拿货的时候都可以不用结账的,报了书店的名称之后就可以直接把书提走了,之后卖不出去的还可以退回去。这样一来,我们资金虽然不多,但完全可以周转得开了。

在8月份的时候,我们把团队分工做了更进一步的细化,并且很重要的一个变化就是我们开始发工资了,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大家一直过着共产的生活,虽然到这个时间点上海豚俱乐部整体上还是亏损的,但我们马上踏上了商业支持教育的第一步,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要把账目算清楚。每个人每月都可以领到工资,我的工资是200元。我们约定等将来能挣到钱了,再根据情况调整工资,甚至年底分红。在此之前工资只是用于个人自由支配的钱,而喝水、吃饭、住宿等基本生活费用还是集体花费的。

梳理得差不多了,准备工作也差不多了,就等家具制作完成开业了,每个人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68. 李小开来了

2007年7月3号,李小开来了。我和车头去车站接了他。

当我们三个一起走在北京的街上的时候,每个人心里都是踌躇满志,我们当年的四巨头已经来齐三个了,我们用家乡话在天安门前大声地、放肆地说话,我们来了,我们要征服北京!我们从大山沟里来,要在这个大城市里闯出一些动静来!

我心里是无比地激动,对未来再次充满了憧憬与希望。回想前几年,一个人在茫茫的人海中沉浮,时常感到一阵阵的孤独。现在好了,我们三个人来了,什么也都不怕了,以我们当年的气势,还有什么搞不定的呢?

在李小开来之前,我给所有的人讲了很多关于他的事情。大家都对他感到无比的期待,都想尽快见见这个传说中的海豚俱乐部创始人之一到底是什么样的。他来了之后,我马上带他熟悉我们做的所有事情,认识所有人,并且介绍给学生。李小开一开始还是比较腼腆,毕竟被我隆重包装了一番,大家的那种期待他肯定是能感受得到的。所以学生让他讲点话,他不断地组织语言,小心谨慎,生怕一不小心就让大家失望了,说话很简短。这样一来大家越发觉得他神秘。

其实在这个环节上我做得并不好。在一个新人进入一个团队前切忌捧得太高,否则会给当事人带来巨大的压力,严重的话还会让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我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已经有点晚了,那些重重的压力已经源源不断地向李小开压过去了。不过好在李小开确实是个人能力很强的人,在化解这些压力的时候起初有些吃力,过了一段时间也就比较好地融入我们的团队了。

李小开来了之后我们常常对之前所做的事情做出探讨与反思,想一切改进的办法。我们把之前的课程理了理,为了办好暑假班,我们专门设计了小册子,里面有学习方法、学习资料与课程介绍,这样我们送给人的时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东西,同时顺便宣传了我们的课程。

我因为对计算机始终非常热爱,所以在之前已经尝试办了计算机的培训班,我自己编的英文教材,教的时候用双语教,这样一次性把很多计算机相关的概念用中、英文两种语言学会,对于学生来说将来查资料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找国外的来看了,不会有语言上的障碍。这个课程只是我自己的一个试验,结果没想到在没做宣传的情况下,学生一个传一个地来了好多报名的,以致于我都教不过来了。这次也把我开设的双语计算机课也梳理了一下,做为我们一个核心的课程在册子与网站上着重推荐了一下。

更重要的是我们开始详细地探讨开书店的事情,我们还是要尽快迈出商业支持教育的第一步。李小开对这个想法非常认同。我们一起收集开书店、书吧的资料,去了解万圣书园这样有特色的书店的发展与运作原理,我们经常去光合作用了解他们的运作模式,在书店里拍了很多照片回去研究。

我们估算了一下,开个书店的启动资金靠我们办培训班一点一点地去挣出来时间拖得有点太久了。所以打算重新找资金,找外人进来我们又觉得不太好,毕竟很少有人像我们这样抱着理想来做事,很难谈得来。最后我们决定大家集资开书店。找自己的亲戚朋友借点钱,一人借个万儿八千的凑在一起发现也足够我们启动的资金了(当时我们一起干事的人已经有六七个人了)。

当做出集资开书店的决定后很快我们就列出了事情推进的时间表。从7月17号开始,前期做好各项准备工作后,最快能在9月1号的时候开业。在这期间我们要完成筹钱、租房、办手续、装修、进货等事项,与此同时还要办好暑假的培训班,事情比较多。但李小开是一个做事非常有条理的人,分工后一切推进得非常顺利。

67. 寻找突破口

我对语言在沟通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并不否定,但由于人们对语言的依赖以至于人们无法完整地沟通全面的信息,而造成那么多的误会,让我始终觉得很可惜。对于我而言,直到今天,几乎是时时刻刻看着这些误解在我周围上演,有时候真的想把语言给消灭了,而用一种能让人毫不遗漏地、准确地传递彼此间的意思的东西来替代它。但是什么才是比语言更好的沟通工具呢?我还在寻找这个答案。

当时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为大家的事情做出那么多努力,可是丝毫得不到大家的理解呢?甚至我用了各种方式来跟大家沟通得多了之后,我竟然听到了背后评论我的话,说我是一个狡诈的人。我每天要忍着所有人的不理解,还要努力保持积极向上的状态,因为我知道,我是唯一一个不能倒下的人。

我开始转换思考的方式,如果直接推进大家改变状态行不通的话,那么就要试试改变客观条件。在现实中让大家面对一些变动,或许能让大家跳出之前的思维上的漩涡。

于是我开始策划大的改变。在那期间,我常常跟李小开在网上聊,他也快毕业了,我们约好他一毕业就来一起创业。这让我心里又宽慰了很多。

随着李小开到来的日子一天天接近,我心里想着不能让这边的这些负面能量影响到他,我要让他来的时候面对一片积极向上的气象。可是到底怎样才能改变现在的团队状况呢?

我试图追根究底的进行思考。要从根本上去做改变才行。从根本上来说,我们是谁?我们要干什么?我们在干什么?我们要如何才能实现我们要干的?

我们是谁?我们是一群创业的年轻人。除了我之外都是初入社会甚至还没又进入社会的人。我们都对帮助更多的人学好英语这件事感兴趣。

我们要干什么?我们要通过创业来实现商业支持教育,通过经商挣钱来做免费的教育。

我们在干什么?我们在用教育挣钱。

我们要如何才能实现我们要干的?尽快开始经商!

对啊,口上喊着商业支持教育,手上却在收着学生交来的学费。这也太不要脸了吧?要尽快开始经商!

可是做什么呢?不能跟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差太远了,否则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绕回来。还是做跟学习相关的。学习那离不开学习资料,离不开书啊,有了!我们可以开个书店啊!

这个想法真的很靠谱啊!开了书店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卖书赚钱了,买了我们的书的人就可以成为海豚俱乐部的会员,大家可以到书店里参加读书会,然后就可以渐渐实现我们商业支持教育的想法了!

如果开了书店还有好处,就是实现了我之前想要的,客观条件上的改变。这个改变算是很大了,我想这个改变应当能给每个人带来心理上的改变,很有可能就能解决现在面对的问题了,那真是一举多得啊!

于是赶紧跟大家商量这个想法,果然大家都对这个事非常认同。都希望能尽快实现这个目标。

当大家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后,凝聚力马上就有了,虽然书店还没有开,正面的效果就已经开始有了。现在我们要再坚持一段时间,挣够最基本的资金马上开书店。

同时我对李小开的到来没有太多压力了,我想他来的时候刚好赶上我们从小作坊变成书店加小作坊的这个过程,对他来说一定也会有很大的鼓舞,以便我们顺利会师,再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