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创业筹备期第一阶段——挣点钱

就这样,我们两个一同去了龙口,张士杰去跟车头会师。我们为创业打算走出第一步,借天时先积累点资金与经验。

到了龙口之后碰到了之前在北京时认识的一个小男孩,也来做老师。他是个高中生,英语特别棒。之前被李太收为干儿子。是个特别热情的小伙子,积极向上,勤奋好学,后来还因为北京高考状元登报了,再之后就出国留学去了。这些年来也没有消息,不知道现在回没回国。那时在龙口一起教学的时候,大家相处得挺开心。

在那短短的十来天里,也发生过很多值得回忆的事情。捡两件跟大家说一说。

一件是因为这个男孩信佛,我从小到大也经历过很多灵异事件,因此我们非常聊得来。我讲了一些经历的时候,他从他所了解的佛教的一些知识的角度给我做了分析与验证。跟我之前的经历确实也非常吻合。对我当时的影响还是挺大的。在之前我从一个学生那里抄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自己也查字典了解过内容的大意,但因为理解不深刻,也就没有对佛教的东西再深入研究。可是在跟这个小伙子交流了很多之后,让我对佛教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也导致我后来自己看了若干佛经,自己不断从中吸收营养,感悟人生,感悟这个尘世。

另一件是跟第一件有点相关的,在集训最后一天的时候,我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做为最后一堂课来给学生们做出忠告。我告诉学生,我会算命,我打算现场给30几个学生一个一个地算一算。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有自信,我让学生一个一个地走到我面前,我通过观察他们的长相,表情,再结合这十天来他们的表现,我非常自信地讲出他们过去发生过什么事情,将来在多少岁的时候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发生了应当如何去解决。我现在想不起来具体的个例了,但我能想得起来当时的状态,我感觉我能清楚地看到这些学生的过去与未来。 而我给他们讲的至少有百分之八十是准确的。所以学生们都很震撼。我也过了一把当神棍的瘾,哈哈。现在我发现我没有这样的能力了,或者是对自己没有那么自信了,反正是我无法像当时那样,非常确定地通过观察一个人就能推算出他的过去与未来。

我是一个很神叨叨的人,对自己从来都不设限制,但我知道,大多数人不一定是不设限制的人,对于我觉得很普通很正常的一些事可能会觉得无法接受。所以还是少讲点这些东西为妙。

总之,在龙口的那段时光还是非常快乐的,直到从张士杰和车头那边传来坏消息,使得我和王珊珊在结束了这边的一期班之后立马赶赴吴校长那边。

电话中校长情绪非常激动,跟我说张士杰有很大的问题,跟校方唱对台戏,暑假班可能都办不下去了!

我觉得非常诧异,怎么会这样呢?张士杰是我那么好的朋友,我对他的为人是非常了解的,他不会无缘无故做出过激的行为的。没办法,只能连忙赶过去。

到了之后发现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车头和张士杰都在照常上课。白天就先跟两个校长了解了一下情况,大体上就是他们对张士杰的英语能力与教学经验很不认可,可是张士杰对他们提出的建议完全不配合,跟助教一起反对他们。他们还认为张士杰跟那个助教有可能在谈恋爱,影响非常不好。

我听了之后觉得可能有言过其实的地方,一方面张士杰虽然不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师,但他至少以前在北京教过几期集训的,再怎么说都比车有经验一些(当然英语能力方面比不上车头,毕竟我们高中经过那么久高强度训练的);另一方面张士杰当时正在跟他的女朋友处于热恋期,怎么可能会发生跟助教的那种事情啊,这一点肯定是无端推测的。

我打算等到晚上所有课结束后,找张士杰谈一下。听听他这边的故事。

54. 重启

最初的约定是带完当前的课就可以离开,或者有老师来接替现在进行中的班就可以提前离开。可是校长好像没有要这样做的打算,因为在带着当前课的同时还在想方设法地给我和车头加课。

我是很讨厌没有契约精神的人。所以直接把我的意见表达了出来。可是没有任何作用,一直在跟我打太极。而我可是一个软硬都不吃的人。当我确定校长是在跟我打太极之后,我的招数就是不跟你玩了。

我和车头私下里买好了车票,我写了一封信,放在了我自己的网站上(我很早就自己架设了自己的博客网站),然后把地址存在手机里。信是写给校长看的。大体上写了我对学校今后经营的建议,以及我以这种方式离开的无奈,祝福他们能把学校做好做大,但同时也能重视员工的感受等等。

我和车收拾好行李,打车到了车站。在候车的时候心里扑腾扑腾地乱跳,在没有坐上车,驶离市区之前一切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万一校长提前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万一校长提前看到了我写的信,万一在车站遇到认识的人……在没有真正离开之前,心里总是平静不下来。

发车时间越来越近了,心也快到嗓子眼了。当然,事情并没有那么戏剧化,我们还是顺利地坐上了离开河南的车。

当车驶离市区之后,我把网址发给了校长,并且简短地说了我们已经离开,具体的我在信里详细写了,我是不可能再反悔的了,希望校长能理解。

原本想干得再潇洒一些,发完短信直接把手机往窗外一扔,就像大侠一样,抛开一切潇洒离去。但是手机是我自己的,我仅仅是关机了。

我说了,我们离开得很狼狈的。原本应当是我们理直气壮地离开的,但是现在就跟做贼一样,还得偷偷摸摸地逃离现场。唉,想我一世英名,如今怎落得如此难堪。我决定,这段经历将来给谁都不说。

你们看了一定帮我保密啊,不要告诉别人我们这种狼狈的经历,不然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你们可能以为我们逃离河南直接回北京了吧?不对,我们先跑到了山东,到那边商议了一下关于师资培训的细节问题。北京同事那边的暑假班是已经答应下来了的,所以暑假班我得去龙口帮忙。这边两个校长的意思是先帮他们把暑假班带好,完了之后再做师资培训的事。没办法,我只得让车头先留在这里,并且承诺回北京后再找一个老师派到他们这里来一起带暑假班。

回到北京后我找到了张士杰(大学时英语爱好者协会秘书部秘书长,还记得吧?),他马上毕业了,也还没有找好工作,我打算让他去和车头一起带暑假班,一方面可以先挣点钱,另一方面还能锻炼锻炼,万一我们之后可以一起创业呢。

王珊珊在我的劝说下,最终还是辞职了。在这几个月的分离之后,我们再度回到一起,我们的感情上升了一个级别。我曾经读到过一个心理学家曾说过的关于爱情的看法:

一个成熟称得上真爱的恋情必须经过四个阶段,那就是:共存(codependent)、反依赖(counter dependent)、独立(independent)、共生(interdependent)。阶段之间转换所需的时间不一定,因人而易。

第一个阶段:共存。

这是热恋时期,情人不论何时何地总希望能腻在一起。

第二个阶段:反依赖。

等到情感稳定后,至少会有一方想要有多一点自己的时间作自己想做的事,这时另一方就会感到被冷落。

第三个阶段:独立。

这是第二个阶段的延续,要求更多独立自主的时间。

第四个阶段:共生。

这时新的相处之道已经成形,你的他(她)已经成为你最亲的人。你们在一起相互扶持、一起开创属于你们自己的人生。你们在一起不会互相牵绊,而会互相成长。

但是,大部分的人都通不过第二或第三阶段,而选择分手一途,这是非常可惜的。很多事只要好好沟通都会没事的,不要耍个性,不要想太多,要互相信任,这样第二、三阶段的时间就会缩短。

当时我认为我和王珊珊是渡过了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进入了第三阶段,所以分开了几个月。而打算共同干一番事业,似乎是我们步入第四阶段的迹象。

53. 蓄势待发

提出离开的想法之后,这边的校长第一反应仍然是极力挽留,我把自己的想法详细告诉了校长之后,他勉强答应了,不过提出把我当时正在教的几个班先带完或者有新的老师来接替之后我再走。

于是我和车继续教课的同时,开始计划我们的创业之路了。

在这同时,王珊珊在她那个公司也越来越不愉快。毕竟是跨了行业,本身就会有不适应,另外她做的是行政,时常会夹在老板与员工之间,两边都不讨好,整天要为人们之间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勾心斗角,这样的工作非常耗费人的精力的。

我在跟她的聊天中除了帮她分析那些人与人之间的无聊的事情之外,不断给她讲我对于人生、世界的态度。如何能获取心灵的自由,如何能让自己生活得更逍遥一些。我当时对创业的热情高涨,对自由地在江湖上漂的生活充满向往。我当时也像一个搞成功学的人那样,给她推销着人生独立、自由的境界,不断地劝她尽快辞职。可是她还是有无数的顾虑,无法放下,无法抛开稳定的依靠,冲出来自由地翱翔。

在这里可以分享一下我那个时期的想法。

对于工作我这样说:

你从这个工作出来后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别的事物了,这样就有更多的机会遇到自己喜欢的。但是要是在这样一个工作上把自己拴着,没有自由的空间,接触面不广,怎么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呢?我们走出去后,就会见到更多的人,遇到更多的事,或许那些人或是事没有你现在这个公司里的人们那么高端,但我们看的面广啊,我们这样的人生才是自己的啊!我们要有自己的生活,不要被别人限制了。你想想,你的老板,他是做自己的事业,所以他是很快乐的,但是如果你不是和他志同道合的人,你就没有那么快乐啊!

对于人生我这样说:

停止自杀!我们的生命不是很长的,多浪费在不是自己想做的事上一天,就是早一天自杀!多一月就是早一月!我们应该做自己的主人,没有谁能做我们的老板!没有谁有这个权力管我们!从他们那里拿来的钱是换不回来自己的生命的!其实你是想求稳定,不想有太多与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因为那些都不确定,不知道会成为什么样。从人的天性来讲,人是会害怕的。但是我们怕那些有什么用呢?没什么大不了的啊?稳定了,没有任何波折,没有任何不情愿了,那也就没意思了!谁都可以那样的,那样就掉进茫茫人海中,成为大海的一滴水了。随着时光变迁,没了!但我们不情愿这样!不甘心这样!我们要看到其他人没看到过的!做其他人没做过的!

对于父母的担心我这样说:

我完全相信,当你能真正自由了,能在这个世界中快乐地御风而行时,他们也会非常开心的。如果父母真的会因为担心你而去限制你的话,也就不会让你离开家出来闯荡了。他们完全可以让你生活得很悠闲,不用担心什么。

对于没有资金与经验我这样说:

我们家开商店那么多年。我们家做生意在我们那里还算是比较成功的。我们做过各种生意,我爸爸也做过好多有创意的事。而我父母都是没上过学的,并且是完全是白手起家。要等在别人那里学经验完了再做自己的那就晚了。别人的经验可以去看看,借签一下。但是自己是站在一个独立的老板的角度来看,这样才会有更大的帮助。如果只是员工,很难体会老板的思考方式的。成功的事业最终看起来都很简单,而简单的东西其实背后是很复杂的,要经过自己的千锤百炼才能得来。

那时对于接下来可以做的事越想越多,一旦自己迈出去了,各种机会才会找上来,实际上并不是机会找上来,而是自己能留意到机会的存在了,机会永远都存在的。

比如我当时立马就出现了一堆机会:暑假快到了,之前在北京的同事回老家龙口去办暑假班了,邀请我和王珊珊一起去教课,这样我们两个人可以先挣点钱,为创业积累资金;吴校长那边达成了合作意向,让我给他们做师资培训,并且了解了一下,XX英语由于忽悠了好多加盟学校,都没有师资能输送过去,我可以把师资培训做成一个标准的项目,先把各地分校的师资培训办起来,这样可以利用XX英语自己的问题来挣点钱;之前十一集训的学生中,有一个是好莱坞中国的副总裁,之前找过我和王珊珊,说要在中国开办影视大学,等学校建成后我们两个可以专门负责英语培训,学员都是将来向国际输送的明星、导演等,当时他和曾志伟两个并列是副总裁,带着张静初等明星们到西方各个国家办中国电影节……

无数的想法,就等时机成熟开始行动了!而要实施这些,就需要尽快离开河南!

52. 山东分校

人的状态调整好了之后,好事也会伴随而来。

有一天,校长跟我说山东一个XX英语分校的校长来拜访我了。我心想,难道我在江湖上已经有点名气了吗?

见到了这个校长,他自我介绍了一下,他姓吴,之前已经听说过我了,现在得知我在河南,所以很想见面聊一聊,给他们指导指导。他非常的客气,并且还带了礼物过来。我真的觉得受宠若惊。

我说:“你们是新成立的分校吗?”

“是的,刚成立没几个月。赵老师给我们好好指导一下吧。”他始终非常客气。

我永远认为诚实是很重要的,所以我马上跟他说:“我现在其实不是XX英语的人了,现在在这边主要是跟这里的校长之前有过交情,所以这次来帮帮忙而已。你们新成立的分校应当北京会派人来给你们协助工作吧?”

吴校长露出无奈的表情:“北京那边是派了人过来,可是好像都没有什么经验,很多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做。我们也找过北京那边了,但现在也没有有经验的人能派过来,实在没有办法,我们这才四处打听,就打听到赵老师了。真的得帮帮我们啊。”

在明确了我不是XX英语的人的前提下,我还是乐于助人的:“不用这么客气,我是希望有更多的好的培训学校帮助到更多的学生的,我会尽我所能来帮忙的。”

于是我们就开始聊山东那边的情况,由于他们目前还在经营,所以我就不说地名了,万一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聊了如何招生,如何设置课程,如何培训老师等问题。到最后的时候,他非常诚恳地邀请我去那边做几场讲座,以便能实地指导一下他们那边的工作。

我无法拒绝这样的请求,虽然我越来越想跟XX英语划清界线,可是既然我又跑到河南来了,注定我还是难以断绝跟这个圈子里的人来往的。我只是心里决定,仅此一次,以后不再多见XX英语的人了。在这边帮完忙我也要尽快想清楚自己今后到底要做什么。

来到山东后做了几场讲座,反响非常好。这边的学校是两个人合资的,来之后见了另一个校长。他是一个经历丰富的人,自己的工作在公安局,一脸正气,说话也非常得体。跟我聊了很多他们的想法,总体上来讲,我觉得这两位校长确实不一样,商业味淡了很多。吴校长之前就是自己开计算机培训班的,所以学校的经营由吴校长来主导,另一个校长会经常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为学校做些辅助工作。

这次山东之行确实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也算是跟这两位校长结下了缘,以致于后来又有过多次的合作,以及一些难忘的经历。那些之后再讲。

回到河南之后我和车头开始商量我们以后的打算。

之前有过培训老师的想法,在这里尝试了之后效果不理想。但至少我们两个确定了方向,不能给别人干了,因为毕竟都是不懂英语与教学的人开的机构,我们有很多想法都无法自由去尝试。我们既然能在高中的时候就开培训班,现在有了更多的经验了,自己创业肯定是没有问题了。

于是我们在把河南这边的日常事务理清之后,提出我们要离开的想法了。可是,这次离开仍然不是一帆风顺,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狼狈。

51. 重出江湖

我在极度消极的状态下,做了再次去河南的决定。做出这个决定还有一个外因,我在网上跟车头(高中时的“赵车朱李”之一,还记得吧)聊了一次,他因为上的是专科,马上就要毕业了,面临着找工作的问题。

我问他有没有着落,他说还没有。我说:“那你要不放假后先到河南来吧,我带着你先在XX英语的分校磨炼磨炼。”

他觉得这样也挺好,所以我们就这样约定了。

原本消极的我,因为车头即将和我一起开始闯荡,让我又回想起我们高中时的那些辉煌,我隐隐觉得,只要我们四个将来集体下山,一定会在更大范围内创造出辉煌的影响力的。

而我离开北京去河南,势必意味着和王珊珊分开,虽然我们口头上没有说,其实也都明白,这个分开很可能就会变为分手。

我内心非常不舍,但过了几个月这么消极的生活,我非常不适应。我是一个永远积极向上的人,我的心灵就像有洁癖一样,是无法容忍“消极思想”在我的人生中存在的。所以,我得从这种生活中走出来。

最终我还是离开了北京,离开了王珊珊。来到河南,重新开始。

后来车头如约来到了河南,正如我之前想的那样,我们两个重新找回了当年那种豪迈的气势。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教学,我的状态已经完全调整过来了。

人有什么样的状态,就会有什么样的生活。

我的状态调整过来之后,立马意识到了过去几个月那种消极生活是多么毫无意义。也回想起来自己在消极状态下的思考方式是多么的幼稚与偏激。

当我恢复到I’m on the top of the worldlooking down on creation的状态时,我连做梦都是在天空中飞翔的。不过好像是从那段时间开始的吧,或者是之前就是了,我一直到现在,这么多年里,每天晚上做梦都在天上飞,只是随着状态的不同,飞的高度与维度也相应不同。现实生活中不顺的时候,梦里总是飞不高;现实生活中顺利的时候,我不仅飞得很高,我甚至还有梦到飞出九重天,摸到最高层天的梦,还常梦到穿越过去、未来的梦。

状态调整好了之后,自己的学习、工作也非常顺利,我的英语继续在不断提高。我把自己收集到的各种学习材料在电脑上中英文对照,注上音标,把生词附在后面,打印出来后用有塑料纸袋的文件夹一页一页地插好,随身携带,跟在高中时候一样,有空就练。这样的状态影响着公司里的同事,我们每天主动提前来到公司,在教室里一起练英语。这种状态同样带给我们所教的学生。一时之间,什么都变得美好。

当然了,我和王珊珊的关系也因此变得更好了,我们每天晚上打电话,一打就要打到凌晨一两点。我们变得比刚认识的时候更加地亲密,虽然没有一起走夜路,但在电话里聊的东西比在当初一起走夜路的时候还要多,还要深入。

我在这段时间学会了调整自己的状态的更多技巧。Youth那篇文章可能很多英语学习者都学过,而我从那段时间开始,才真正体开始会到了文章中的每一句话。

时至今日,我仍觉得我的青春犹存,我对于心灵的天线调试得非常纯熟,我的境界至少能做到:

身是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日日勤抚拭,莫使惹尘埃。

对于更高一境界的目前只有道理上的明白,而尚未达到。

50. 低谷

春节过后回到了北京。我们在郊区租了一个两居室的房子。王珊珊之前教的一个学生在建外SOHO开了一家公司,听说了辞职的事就叫她去他那里上班。我们回到北京,两个人都没有工作,有这样的机会,自然就同意了。

而我则天天在家,自己想着下一步的打算。

我知道我想要在教育行业做点什么,可是做什么呢?我现在什么资源都没有啊,经验其实也并不丰富。

到处晃荡到王珊珊快下班的时候我又去建外SOHO接她。我常常在楼下等。看着周围各种时尚的白领阶层,我就跟农民工似的。向来自信的我,竟然隐隐产生了自卑的感觉。

我觉得世界这么大,这么多人比我生活美好很多倍,我竟然妄想着去教育他们,我真有点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我仅仅是学了点英语而已,在国贸这周围上班的人们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他们会的东西我可能连听都没听说过。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我的状态渐渐变得消沉。虽然最初天天接王珊珊上、下班让我们感觉很幸福。可是随着我的状态的变化,也影响到了她的感受。她对于我的整天无所事事也开始有了意见,或者不是意见,很可能当时她是在担心我,关心我。可是当一个人消极的时候,所有的信息都会被处理成负面的。我觉得她对我有意见,或者有些嫌弃我了。

我甚至变得常常很悲伤,觉得自己很孤单。

几年后有一次跟她聊天的时候回忆起这段时间的经历,她留下的都是幸福美好的记忆,我才确定了,当时确实是我的心态出了问题。

可是在当时我真的没有转过来这个弯。

我打算先投简历找找工作吧。

我精心制作的电子简历没有办法用邮件发送是个大问题。只能做了一个Word文档以附件形式发送。可是发了无数的简历都是石沉大海。

于是我又换了策略。我的经历比较特殊,为了让收简历的人对我有直观的了解,不看我有没有学历与证书,而是看我的能力。我专门用Flash制作了动画版的简历,并且用中、英文对照两种语言录了音,刻录成光盘与彩色打印的简历装在一起成为一套。光盘在放进电脑后会自动播放,我想如果有这么一个多媒体的简历,用人单位就能很快直观地了解到我的综合能力了。

我就拿着这样的多媒体简历直接去各培训机构当面递交。可是我都被拒之门外。

总算有一天,我接到了洋话连篇的通知,让我去参加面试。当时真的非常高兴,满怀希望地去了。

我带着我的电子简历,给了接待我的人。果然产生了不一样的效果,一会儿就有个老外过来跟我聊。他是外教主管,跟我聊了聊我的经历,他对我非常感兴趣,希望我能和他一起做管理工作。我当时确实一根筋,我说我不喜欢做管理,我还是希望能做教学。

结果我又被转到另外一个部门,去参加中教老师的面试。在面试的过程中我才知道,我以前发的简历为什么没有什么回音了,原来XX英语在同行业中名声非常之差。面试我的几个中教对我非常不客气,我并不觉得自己的试讲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但他们对我之前在XX英语教学的经历好像很瞧不起,用各种办法来质疑XX英语的教学方法,而实际上我并没有按照XX英语的方法去做试讲。

最终我被告知回去等通知,但我心里很清楚,已经没有希望了。

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我一直处于无业状态。在这期间我做了很多打算,但都没有可行的。找工作也找不到,更重要的是意识到在XX英语的工作经历原来是人生中的一个污点之后让我更没有心思去找工作了。

我已经走投无路了。但这不是对我打击最大的,更大的是我和王珊珊的关系越来越冷淡了。其实最主要是我的状态导致的。

就在这时候,河南那边的副校长打电话给我,跟我深聊了一次。他说之前的校长已经不干了,他们觉得被自己被坑了,当初加盟的时候承诺得非常好,让他们觉得就跟加盟开一间麦当劳、肯德基一样,但交完加盟费后才慢慢发觉上了当。如今学校已经开了起来,师资没有,课程体系也没有,市场完全得靠自己做。他说自己可以认宰,但无法面对学生。希望我能过去帮他,他真的想把学校做起来,认认真真的做教育。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我,一定会立马拒绝的。可是现在我正是绝望的时候,我竟然有点动心了。

49. 再变

很多人认为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可是很少有人明白,我从小就是一个生意人,从上小学开始我就天天跟各种各样的人斗智斗勇,因为我们家开过批发部、开过影视厅、摆过台球桌、开过挂面厂、开过饭店、古玩店……我上初中就自己在学校里批发零食给同学卖,用赚来的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去玩。更不要说我高中办培训班的事了。

我发现我对于纯粹做生意的事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挣钱了当然能让人生活得更好一些,可是我觉得我承受不起对我人生的浪费,我觉得我应当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仅为挣钱来消耗我的生命,枉我来这个世界一趟。

公司的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我马上就可以开始接手帮主的客户资源来推订单,并且都是他多年来的老客户,几乎不需要我怎么推销就可以成单,并且是非常巨额的单。

可是我和王珊珊商量好了,要辞职。

帮主非常不理解,他问我是不是嫌弃地方太小,叫我再坚持一段时间,马上就会有钱我们可以到北京、上海设立办事处,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我告诉了他我的想法,也跟他说,这期间我想清楚了,我还是应当回到教育行业里来,赚钱并不是我的目的,做有意义的事情对我来说才是更有吸引力的。

他极力地挽留我们,甚至提出了直接出钱让我在当地办个学校,这样可以在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同时还能和他一起创业。

可是我们还是觉得并不是办一个学校的问题,我心里还是想做更大的事,而这更大的事并不是在一个小城市里开一个学校就能完成的,最起码也要回到北京做。

帮主最终没有劝住我们。我们说了,春节回家后我们就不来了,直接会回北京去。我也同意帮他电话面试新的员工。走之前帮主很伤心,他坚定地说:“你一定会回来的,你放心,只要你想通了,你随时都可以回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帮主的生意果然越做越大,工厂实力强大,他们自己建了楼,工人也很多,从生产到销售全都搞定。我偶尔翻看他们的网站的时候真为他们高兴,当然也不后悔离开那里。

我在那段时间拍了很多工具的照片,发一些上来给大家看看吧,看着就想拥有,可惜的是当时自己没留几样作纪念,现在也不好意思找帮主要了。

tools2 tools3 tools4

春节回家后跟家里人讲了我这一年的情况。他们对我这么频繁辞职表示非常不理解,尤其是山东的这个工作,我妈说你就先挣个几十万回来也好啊。我爸其实始终不相信我说的话,他总是怀疑我肯定干得不好,干不下去了。更甚至是因为我大学没上完,所以根本就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于是他就说如果我还打算回去继续上学的话,他一定想办法继续供我上。我妈就说他老是拉我后腿。

我妈更感兴趣的是王珊珊,她问我是不是在跟她好。我怎么都不承认。我知道承认了我妈就会继续念叨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

我是不愿意用人类社会的任何无聊的框框来约束我的。我也推崇个人的独立,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当不适合的人非要为了某些无聊的约定或者习俗而绑定在一起的时候,人生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有些人可能会认为那就是生活,为了给自己内心求得安宁,自欺欺人地说那样才是成熟。我认为那是胡扯。

我和王珊珊之所以能成为Soulmate,就是因为我们都是个性非常独立的人,追求自由的人,不在乎世俗的人。

这些我已经不指望我的父母能理解了。

48. 斧头帮帮主

到这里的前半个月,主要学习工具相关的各种英文资料。在那时候我才发现,欧美人用的各种工具都非常精美,各种各样的斧头、锤子、耙子等等,我从小到大没见过那么精致的工具。在我印象中斧头就是一块铁安个把,锤子更是一块铁安个把而已。在那期间我真的喜欢上了各种工具。

除了学习之外,帮主也知道我计算机不错,常见的软件都会用,于是让我协助制作网站,直到现在我偶尔翻他们的网站还看到我当初设计的LOGO还在,网站里的内容90%以上还是当年我在的时候做的,并且在宣传视频中看到那个Logo挂在工厂的厂房外,公司背景墙上,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帮主对我们非常耐心,也非常照顾。在这期间他跟我讲他自己从小就在外面做生意,历尽艰辛与磨难才有今天的成就。虽然公司刚起步,但他已经积累了多年的经验与资源,绝对可以快速腾飞。

事实证明,他确实对这个行业已经是驾轻就熟了。对于一个新成立的公司,如何让欧美的大企业相信他,一般的创业公司肯定对这个问题非常头疼。但是对于他来说,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在我们学习了半个月左右,基本知识也经掌握得差不多了,他买了一辆商务车,说:“我们上路吧,带你们北上、南下见见国内的各大工厂。”

于是我们开着车上路了,往北一直到唐山、天津大港,见的都是大工厂大企业的老板。尤其在大港的时候,见到堆积如山的集装箱真的是让人赞叹人类的伟大。虽然电视上常常能看到那样的画面,但亲眼见到,身处其中的时候才真正能感受到工业的力量。

一路上我们每到一个工厂,老板都会热情接待我们,让我不断感受到帮主的确在这个行业里是资深人物。帮主让我带着相机,每到一个工厂就把他们最好的工具拍下来,并且他会带走有代表性的样品放在车里,我这才明白他为什么要买一辆这么大的商务车。

可是慢慢地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因为要跟他们吃饭,而吃饭必须喝酒,并且都是白酒。我在来山东之前自己偶尔喝点啤酒觉得还不错,但像这样一日三餐有两顿都要喝白酒,我渐渐吃不消了。帮主说,没关系,酒量都是练出来的。可是这种练法可是太疯狂了,白酒就跟啤酒一样喝,一杯一杯地干。我几乎时时处在喝醉的状态下。

除了受不了喝酒之外,一切都很不错,帮主带着我真是见了大世面。在大港见的一个人,在离港口不远处专门建了一栋楼,是用于接待自己的朋友与客户的。非常讲究,非常气派,可惜的是我对海鲜一点也不爱吃,从小我妈就说我从来都没有口福,什么肉都不爱吃,只爱吃青菜与米饭。

我们又从天津转而往南,一路经过德州、济南、泰安等城市,一直到达临沂,去了不知多少家工厂,一路吃饭、喝酒、给工具拍照、带走样品,车后面已经快装不下了。帮主说这次我们就跑这些地方,临沂是我们最后一站。

到了临沂之后,我们住下来,把我拍的照片全部导出来,在一家平面设计与制作的小店里开始制作宣传册,帮主跟老板很熟,名义上是坐一起聊天,实则盯着优先做我们的册子。几乎是连夜赶制,不要说厅里的员工了,我和王珊珊都已经坚持不了了。

这一路走下来,我对帮主的策略大体上已经明白了。国外的顾客了解我们的渠道无非就是通过网站,再者就是每年的几个大的交易展会,几乎没有人会亲自跑到中国来看看工厂情况的。所以帮主利用自己的资源,免费拿到一大批样品,一路拍好照片制作成宣传册,所有图片也都可以放在网站上,到时再到交易会上租好展位,把样品一摆就可以谈订单了,谈好订单直接跟跑过的这些厂家打个电话开始加工制作就可以。中间这么一倒,立马就可以有大笔资金进来,然后就可以投入资金自己建厂了。

我对他真的很佩服,虽然这样的道理很多人都明白,但真正要能这么顺利地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实现,没有他这么多年的从业经验与人脉关系,那是一步都迈不出去的。

虽然我对公司的前景已经非常明确了,但是有个最现实的问题摆在了我的面前,我喜欢做这样的事情吗?

很多人可能无法理解,我当时就可以预计得到,不出几个月我就非常有可能挣几十万,可是我觉得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47. 辞职

那晚没发生什么。我们在车站坐了很久,之后就各自回去了。

我没有睡好,无法控制自己大脑里胡思乱想,患得患失。对于突如其来的幸福总是不敢相信。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了。我本来是抱着被拒绝的准备的,可是这种情况是我没有做好准备的。

当然,接下来该上班还是上班。只是对于我而言,上班就是跟度蜜月是一样一样的。每天晚上一起吃饭,一起回家还是不变的。变了的是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坐公交车的比例越来越少,因为我们从吃完饭开始就一路走到分路的车站,到后来走路的比例越来越多,从数码大厦那里走到石景山的经历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不熟悉北京的人可能不知道这个距离究竟有多远,就这么说吧,我们从八点多开始走,一直能走到凌晨两三点。

这期间的很多细节我就略去吧。我们的关系几乎是公司里谁都能看出来了。公司跟教学部的矛盾是越来越激化了。我们几个全职老师都不打算干了。

正好我十一期间的学生,斧头帮的帮主得知了我们打算辞职的消息,他希望我能去他那里,因为他刚开始创业,很需要英语人才。我说我和王珊珊都会辞职,如果要去的话我们得一起去,否则我是不会去的。

我跟王珊珊也说了,如果他那边同意两个人一起过去的话我才会辞职,如果不行我要找到我们两个人能在一起的工作才行。

帮主很爽快的答应了。接下来就是王珊珊的决定了。谁都明白,她和我一起去了山东那意味着什么。

不论你们认为我在感情方面如何有缺陷,但从结果来看,我还是把王珊珊追到了。她同意要跟我一起去山东。

我们很快一起辞了职,然后准备出发去山东。

我们一起坐车到了山东,开始了我们共同的冒险,我们一起进入了另一个行业,外贸。

换个行业,这是我特别想要去尝试的一件事。因为我总是觉得教英语不是我最想要干的。我内心最想做的是当科学家,当然是那种思维没有僵化的科学家,把所有人类提出的对于这个世界的解释都仅仅当作是一个个可能性的那种科学家,不会去相信牛顿,不相信达尔文,不相信爱因斯坦,不否定神话传说……我是一个胸有大痣的青年,不对,是胸有大志,痣没长,胸毛是有点的。

总算可以离开教英语的行业了,心里还是充满着期待的。当然了,帮主那边的条件还是很诱人的,住在别墅里,先熟悉业务,之后第二年还有机会带我们去欧洲、美国走一圈,客户方面他会把他多年来积累起来的大客户转给我们,理论上推算我们一上手之后就有望达到一个月一二十万的收入。换谁能抵抗这样的条件啊?

帮主跟我还是本家,他姓高,我也姓赵……等等,这背后其实有个很复杂的故事我就不讲了,我爸爸的亲生父亲姓高,后来他养父对他以及几个弟弟妹妹有养育之恩,所以他就改姓赵了。这个故事这里就不多说了。

一路颠簸,到了山东之后,帮主对我们盛情款待,住的地方也非常舒适。他是刚刚从一个大型的制造与销售工具的企业辞职出来创业,一切都很新,一切也都充满着朝气。帮主给我们描绘了一幅光明的前景。

我和王珊珊的关系没有公开,对帮主也没有承认。但他是闯荡江湖多少年的人了,肯定一眼就看出来了,我们不打算公开,他也就不再多问。

一切都挺好,只是这个城市太小了,就是一个小县城,感觉还没有我们家山沟里的县城建得繁华。周围也没有什么去处,正好也方便我们两个专心学习。

46. 表白

“我觉得很久以来,就只有你是和我在精神层面走得最近的人,就像英文里说的Soulmate。”说到这里我已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她沉默地看着我,我只能继续说下去。

“可能我不应该说这些的,你就当废话听了就行,其实我也不报什么希望,只是想把一些话说出来而已。”

“什么话?”她只是淡淡的问。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我估计可能已经看出来了,你心里可能早就明白了。”

“你说说看吧。”她还是要我亲口说出来才行吗?我已经紧张得身上都在颤抖了。

“我还是很怕,我怕我说了不仅不会得到什么,我还会失去更多,失去现在拥有的东西。你能不能在我说了之后,如果是我预料的那样的话,也还和我保持好朋友的关系呢?”

“你干什么坏事了吗?”她应该明白了,只是还是故意要让我说出来。

我看着她的眼睛,感觉我就快要崩溃了。算了,豁出去了,大不了继续当我单纯的光棍汉,说就说吧。

“不是的。我就是想跟你说那三个字,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她还是看似很单纯,真的不明白的样子。

“就那三个字啊,就是电视上经常演的,人们说的那三个字。”

“到底哪三个字啊?”

我不管了,“就是我爱你啊!”

突然周围一切都凝固了,我们都沉默了,确切地说是她沉默了,我僵住了。我不知道下一刻等待我的是什么。

还是我沉不住气,我不能被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击倒,我要自己先找台阶下。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我开口了。

“对不起,我说这些话不是想要得到什么,我其实不奢望什么的,只是希望能让你知道,你知道我心里的想法对我来说就已经满足了。我之前与安雯分手的时候,自己下定决心,再也不会谈恋爱了,因为我发现我在这方面从来就没有搞明白过,我可能注定不配拥有爱情。“

我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告诉你这些后我还会自己过自己生活,我不会去缠着你,干扰你。我只要知道,无论你将来走到哪里,甚至结婚了,在你心里留下过我的痕迹,还知道我对你的感受,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如果你能忘掉我说过的这些话,明天我们还能像之前一样共事,一样聊天,那对我来说就是天大的恩赐……”

在我喋喋不休的说着的时候,她忽然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感觉就像被雷击中了一样!

我张着嘴,说不出来话了。我突然从地狱来到了天堂,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幸福的人吗?我一动也不敢动,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怕我稍微动一下就会发现自己在做梦,然后醒来发现还是我一个人和一只猫。

我不断祈祷着,让这一刻永远凝固吧,时间你别跑,请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