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写书

回到北京后调整了一下作息时间,一边恢复身体,一边开始了给星火英语写稿的生活。虽然在新梦想只干了半个月,但课时费足够我维持一段时间的了,所以我先不着急找工作,专心写书,如果尽快在存款花完前拿到稿费就更好了。

但一开始写才发现之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旅游英语针对的人群是职场人士,用词难度以四级为主,六级词汇不超过10%。总字数要求10万字左右。以旅游的行程依序编排主题,共分7个话题,包括行程安排、飞行流程、住宿用餐、出行购物、观光旅游、旅游服务、返程回国。以20个经典国外地区国家及其城市旅游景点、文化为主要场景设置。在书中附送应急卡,相对应于各场景下的核心对话内容,方便读者剪下来随身携带应急或者学习。

由于所写内容涉及到去世界各地旅游的场景,而我哪里有这些经历啊,所以我写的过程中要做大量的调查,找外国朋友访问、上论坛看别人的攻略、咨询国外的旅行社等等,写了一章之后算了一下,光完成旅游英语一本书的时间就已经非常紧张了。原定3月5号就要定稿,目前看来是绝对不可能了。于是我最终决定只接两本书的约稿,我写一本旅游英语,分给李小开写一本接待英语。这样在找到工作前让李小开也能有一个收入来源。

随着定稿时间一天天接近,眼看就要写不完了。星火的编辑告诉我不用全部自己写的,只要去书店里的旅游英语区域买一些书回来,把里面的内容扒出来,综合起来修改一下就可以了。虽然后来我知道这是国内大多数编书的惯例,但在当时的我是无比震惊,我完全不敢相信竟然这么直白地给我出这种主意。虽然这次写书的初衷是给朋友帮忙,但以我的性格,我是不会允许自己做这样的事的。如果这样做了,这将是我人生中无法抹去的一个污点,我自己是无法原谅自己的。

我在电话里义正辞严地阐明我的立场,同时我跟对方说,难道你们不顾自己企业的形象吗?如果出的书是粗制滥造、东拼西凑出来的,你们就这么放到市面上去卖吗?这样的责问是有效果的。不过我不知道是真的让对方觉得要顾及企业形象,还是觉得我这个人太理想主义了,根本不懂所谓中国的现实。不论如何,对方把deadline往后推了一些,可是这也就是缓一缓而已,催稿的事情是不以我发脾气也好,耐心解释也好而动摇一点点的。

后来早已经过了3月5号,可是后面的量还有很多,没办法。一方面李小开、张士杰(这期间他在北京待了一段时间,后来就去了澳大利亚)都来帮我一起写,另一方面星火那边找了另外一个作者写后面剩余的章节。由于李小开、张士杰在这本书里写的比例不多,因此在最终出版后没有署名,而星火找的那名作者经过我同意后给了署名权。

即使催稿人给的压力再大,我不会因此就滥竽充数的。每写一点点,我都要做大量的调查。因为本身做为一个没有到过各地游览的人来写这本书,我自己就已经不太认同了。我至少要保证我写的东西是有最真实的来源的。我其实也挺享受这个过程的,因为我感觉自己神游了很多地方。我记忆最深的就是写去夏威夷的部分时,为了有真正的一手内容,我就以游客的身份咨询相关的各个机构。我与当地的旅行社咨询旅游路线,与直升机租赁的咨询细节,跟对方客服聊游览途中的各种细节,对方认为我是真正的游客,所以很热情地与我对话。而这些自然就成了最真实的素材。

在3月中旬的时候完成了书稿,可是修改稿件又持续了一个月,终于在4月份的时候完成了。原打算拿稿费缓解一下生活压力的,但对方说只有书出版之后才能给钱,于是这笔钱直到很久以后才拿到。

所以在那时候我们马上面临着生活的压力。于是我们赶紧开始寻找接下来的出路了。

就像我前面说到的那样,找工作从来都不是问题。只要你走到了那一步,你会发现有无数的机会自然出现的。

当我们思考接下来的发展的时候,面前一下就有好几个选项出现:

  1. 柯小花提出一个蹭课网的设想,我们可以一起做一个类似于豆瓣那样的网站,但以蹭名校的课为特色;
  2. 刘洋天从内蒙杀回北京了,打算和我们一起在北京卷土重来;
  3. 8846 English时一起负责户外活动的朋友在雍和宫旁边开了个咖啡馆,邀请李小开去那边工作;
  4. 有一个培训学校通过王豆联系到我,邀请我去做教学总监;
  5. ……

我们要做的就是做出最恰当的选择而已。

90. 地狱般的半个月

刚开始的时候,范永翔先给我安排了不多的几个课,让我先试试,同时他把备课的资料拷给我,并且告诉我如何讲段子,怎样用三分干货七分段子的方式让学生喜欢上我。看得出来他还是不放心的,毕竟他也不知道我是否真的能讲好新梦想的课程,虽然在老孔面前力棒了我,但学员反映好才是能真正说明问题的,万一我出了差错呢?

而我只是表面配合着,因为我对这种教学方式几乎是完全不认可的。我认为这是老师无能的表现,真正有能力的老师是靠精通自己所教的东西,用课程本身的魅力来吸引住学生,让学生学到真正的技能和知识,只有学艺不精才需要借助段子来讨学生的欢心。我决定还是按我自己认为应当的方式去教课。

由于我去的时间点不是寒假班开始的时间点,我接的课是其他老师带的课的剩余几节课。其他老师因为有新开的班实在安排不过来了,所以就安排我来收尾。这种安排也是比较安全的,因为即使我讲砸了也不会引起多大的问题,毕竟主体课程已经讲得差不多了。当然了,这些意图都是我自己观察得来的,他们没有告诉我这么安排的原因。

如果我观察到的他们的考虑属实的话,那么我的表现跟他们担心的完全相反。是完全相反。因为上完我的课之后有学生开始投诉了,投诉的理由是前面的课都白上了,只有我上的最后几节课他们觉得真正学到了东西。但也正是因为这个理由投诉的,学员也没有闹事,只是说一定要表达一下他们的这种意见。因为我在课堂上提到我还没打算要在兰州新梦想长期干下去,所以学生投诉的时候说,如果以后的课程是我带的话,他们就还会来报名,否则就再也不会来了。

这样的投诉让我有点尴尬,我特别怕引起别的老师对我的敌意。同时又对我自己更有信心了,我起初怕的是我的教学方式让学生经过对比后觉得无聊,而此时恰好证明了学生真的不是来听段子。虽然很多参加过新梦想的课程的学生觉得挺High的,但那是因为跟自己以往在学校里的老师进行对比,发现课堂可以变得如此欢乐,新梦想的老师各个都很牛,而一直忽略了自己花钱来该学的东西几乎没有学到。跟我讲的课再一对比的时候才突然醒悟了,老师牛有什么用啊,学到东西才是来这里的初衷啊。

还好,其他老师们没有产生敌意,至少没有表现出来。其他老师们早已经累得不行了,一看我带的课如此受学生欢迎,就纷纷要求把他们的一些课分给我去上。

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我一看一下安排了那么多的课程,我就跟范永翔说这样实在不好啊,很多课程都是我以前没教过的,在上课前我需要备课的时间,可是当前的安排根本就没有我备课的余地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安慰我,现实是实在太缺老师了,让我坚持坚持吧。

于是我就开始了地狱般的半个月。每天早上8点到晚上9点,除了吃饭时间之外,全都是课。晚上回到住处开始备课,一般要备到凌晨三点多左右,睡四个小时起来收拾好又开始新的一天的课程。刚开始偶尔还能遇到空一两档课的时候,能让我稍微休息一下,但没过几天我的这些空档就被其他老师分来的课填满了。

那时候对我体力的耗费我现在根本无法想象。比我接到奥运志愿者培训教材的编写任务时还要累很多倍。那半个月期间,我本着对学生负责的态度,咬着牙,坚持每晚都要备课,否则我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第二天的课堂。其他老师包括范永翔在内,其实很想帮我,把他们准备好的教案分享给我,劝我不用那么认真备课,一堂课上讲三分干货就可以了,其他时间就聊自己的经历,以及讲他们分享给我的段子,让我参考老罗语录,学相声里那种拿搭档开涮的方式,开其他老师的玩笑等等,可是我自己是不能允许我那样做的。只要我没倒下,我就要认真对待每一堂课。

让我备感欣慰的是学生发给我的一封封邮件,看到我带给他们实际的帮助之后,我觉得再累都是值得的。

可是人毕竟是要劳逸结合的,我的身体在快到半个月的时候已经明显不行了。嗓子几乎发不出声音了。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有老师试图分课给我。我专门找范永翔谈了,我打算不干了,也不要再给我加课,我实在是支撑不下去了。他也明白,这样下去我最终是会垮掉的,也就同意了。

于是在我带了差不多半个月的课之后,我离开了新梦想。回到了北京继续写我接的那几本书。

89. 工作找上门

学校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关闭了。马上过春节了,找工作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没有结果。看来只有等到春节过后再说了吧。不过我这时候突然意识到,上学时学校里的老师们一直在给学生灌输着一个惊天大谎言——无论如何文凭是必需要有的,因为那是找工作的敲门砖,不然将来毕业了找不着工作怎么办?可怜无数的学生与家长们被这种耸人听闻的谎言吓得乖乖地交学费,心甘情愿地在学校里混日子。

我发现我退学以后虽然有过几次打算找工作的尝试,但直到今天我从来没有以投简历、面试的方式找到过工作,反而所有的工作都是找上门来的。我把这个观点讲给别人听的时候,对方不愿承认自己的学校生活是在浪费生命,就以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给自己开脱了——我们不一样,我是有才能的人,所以不愁工作,而他/她没有足够的能力不用文凭也能找到工作。一般情况下我也就不愿再说下去了,因为怕揭穿了之后让对方徒增悲伤。这个逻辑完全不成立嘛,可是人们往往是不自觉地就这样一叶障目地欺骗自己了。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特长的一面,我仅仅是不断拿我的特长出来作为闯荡江湖的本钱而已。跟我聊到这个话题的人往往拿我的英语能力跟他来对比,我又没说所有人进入社会都要走和我一样的道路啊。难道没有发现吗?多少企业的老板都是没怎么上过学的人?虽然工作中人们常常在背后吐槽自己的老板是多么的无知,但这些老板们不但没有因为无知而变得一事无成,反而因为没有受到学校的洗脑得以自由发展,以自己的一点点长处开始打拼,最终获得自己的一番事业。反而是那些认认真真上完学的人,最终成了专业打工仔,明明自己的特长比自己的老板高出不知多少倍,但最终只有一边酸酸地在背后说人蠢,一边靠着那个“蠢货”发给他的工资得以生存。

我第一次办培训班的时候真是英语很牛吗?虽然很自信,做为一个大山沟里的学生,从来没有见过老外,也从来没有直接跟老外对过话的人,英语再好能好到哪里去?我们几个在英语方面仅仅是比同龄人略好一点而已,我们只是没有给自己设限,我们的逻辑很简单,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英语水平到底算好还是不算好,但至少比我们周围的人好一点,那我们把这好出来一点的东西教给别人,让人有这一点的提高那就够了,所以并不是因为我们英语有多牛,而是我们不设限。

有这样的感慨的原因就是,我准备找工作,但还没怎么找呢,好几个工作又找上门来了。一个是星火英语邀约编写几本英语学习的书,另一个是兰州新梦想学校希望我过去当老师。

星火英语的事主要是朋友找我帮忙,因为公司策划了一个应急系列的丛书,但一时找不到作者,鉴于我编过那么多教材了,立马想到让我帮忙。于是我就答应了下来,去了星火一谈,然后发了样章过去,对方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一下把好几本书都想交给我,我算了一下自己的精力与对方要求的回稿时间,只答应了三本书,后来事实证明,当时想得太容易了,只接一本就够我受的了。那是后话,先不说。接了稿之后我打算先从我最感兴趣的一本入手,开始写旅游英语。不过由于兰州新梦想的事情,我打算先回家一趟,等稳定下来再开始写。

兰州新梦想学校是因为范永翔,兰州的分校刚开不久,校长老孔也是朋友圈里的,虽然没见过面,但已经听说过了。范永翔被派过去负责教学与教研。但寒假班实在太火爆,老师严重不足了,他让我不论是否决定加入新梦想,至少先把寒假班的忙给他帮了再说。

于是春节回家后待了几天我就赶紧去了兰州。

去了之后见到了闻名已久的老孔,寒暄之后就开始给我画饼,因为范永翔告诉他我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老师,所以他就试图说服我长期待在新梦想了。我当时顾虑的是我不愿意在兰州发展,我还是对北京有一种特殊的情结。但他们两个都不断跟我说老俞有多么重视兰州分校,并且对老孔有多么器重,在这里也就是创办期间待一段时间而已,很快就会回到北京总部,职位也随便都比精英英语的负责人高,我就不用愁后续的发展了。我当时完全不信,但也应付了几句,答应先带课,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不过后来事实证明他们还真没有蒙我,老孔没过多久就回到集团总部任新梦想集团的市场总监了,而范永翔如今负责新梦想集团的师资培训,都是老俞很器重的人。

可是我在兰州新梦想只坚持了半个月,就毅然绝然地离开了。

88. 户外英语的美好回忆

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这件事对我们创业者来说不是好事。接下来的几个月里,8846 English一直都很艰难。好在我们对于自己所从事的事情是充满热情的。

在我把海豚俱乐部与海豚书房的事情放开手之后,奇迹没有出现。车头和李小开相继去XX英语应聘为讲师,一方面是因为经营不下去没有收入,生活也难以维持;另一方面他们觉得自己也应当出去闯一闯,积累一些经验。跟我当年的情况类似,还没入职两天就被派往分校指导教学了。海豚俱乐部与书房也就自然关门了。高宇回到云南老家去寻找新的发展,我偶尔还会收到一直关注海豚的学生的信息,询问我们的情况。

没过多久车头和李小开也离开了XX英语。车头到另一这培训机构找到了工作,李小开则加入了8846 English,任HC(Head Coach)一职,作为王维亚的直接领导。这样为我分担了很多工作量,使我能更专注地对户外与英语结合进行持续的探索。

由于8846 English没有占据天时与地利,学校的业绩增长异常缓慢,在这种压力之后,我渐渐感到人和也没有了。在这期间我们换过三轮校长,找过来自樱花日语的市场总监,而业绩始终没有任何大的起色。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我们为数不多的学员对我们的满意度非常高。在日常的课程里我们不断丰富课程内容与教学方法,让学员们始终能轻松快乐地学习;户外活动也做得非常有特色,每次主题都不同,随着季节的变化,活动也丰富多彩,当然每次都有我为相应的主题编写的教材。

如今回想起来,这次开办学校期间给我留下最美好的回忆就是一次次的户外活动。

2008年08月24日香山夜行

本次活动的主题为夜行体验+英语学习。活动主要让大家体验在夜间进行户外徒步,在大自然怀抱中快乐学习。活动与现实生活形成巨大落差,让大家身心充分放松。其实快乐就是这么简单,人生就是在不断地体验和尝试,在体验中得到快乐,在尝试中收获惊喜!

2008年09月20日绥中海边全封闭2日英语培训营FB计划

在私人阳光海滩享受英语学习及户外游戏所带来的乐趣。

绥中县万家镇的止锚湾。这里是一个小码头,具有原生态的自然特点,止锚湾这里环境优美、无污染、民风淳朴。那里的碣石海滩相对人少清静。止锚湾海滨不仅可以享受到戏水的乐趣,还能大快朵颐,享受海鲜大餐。走进这片天然的海滩,就会感觉远离城市的喧嚣,找到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宁静。我们这次户外培训课联系的是私人海滩,活动宗旨就是为大家打造一个全封闭学习英语的条件。

2008年10月18日深秋骑行十三陵

大屯——昌平——十三陵——十三陵——昌平——大屯

这条路线往返全程大约120公里。一路经历很多种路况,平坦的柏油路、山路、坡路、林荫大道、每个陵前的石台路,还有铁人三项比赛的自行车专用道。到达十三陵之后我们找到空地进行英文教学,学习关于十三陵的历史,学习骑行的基础知识。

2008年11月01日秋色箭扣徒步摄影之旅

纯粹的户外徒步活动,营造封闭自然的学习环境,在享受深秋美景的同时体验全新的英语教学方式。箭扣长城位于慕田峪长城西侧,东连慕田峪,西接黄花城,与响水湖一山之隔,登临鹰飞倒仰绝壁(形容山势陡峭,鹰飞到这里也不得不仰起来),四十多座敌楼和陡立的天梯蛇行而来,三道来自不同方向的长城在北京结汇聚,甚为壮观。此段长城多筑于险峰断崖之上,因此成为现今保存下来的古长城中特色最鲜明的段落,以雄奇险峻而著称,在关于长城的众多画册中,上镜率最高。

2008年12月2日,我在医院检查出有先天性骶裂,这次是我第一次出现腰疼,连坐都坐不起来,只能在家里躺着。我自己估计当时可能忽略了一点,因为我现在查出有腰椎间盘突出与脱出,当时以为腰疼是骶裂引起的,但很有可能那时候起就是因为腰椎间盘突出引起的。但这都不重要。那次在家躺了近一个月才好。而这一个月也正好是8846 English做出要关门的决定的一个月。12月14日举办了最后一次户外活动,我在家只参与了教材的编写,活动是去怀北国际滑雪场滑雪。

在我在家休息的时候接到了王雪的电话,告诉我等我病养好了也不用去公司了,大家开会决定关门。因为一直亏损,目前总投资额已经三百多万了,她不想再投钱进去了。我当时让她不要冲动,因为虽然亏损,但每个月的业绩在上升,仍然可以看到盈亏平衡的希望,另外奥运过后没有那么多的外部干扰,很有可能学校还会加速发展。如果她个人不太想再做下去的话,我可以把学校接下来,我来主导做,我自己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不过希望能先从她那里借点钱。她说考虑一下,过了两天她告诉我她还是决定要把学校关了。

王雪是个说干就干的人,也是个说不干就不干的人。我是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她了。没办法,我只有开始跟大家一起整理简历,准备找工作了。王雪说学校开到09年1月底就关门。

87. 在奥运的阴影下前进

随着奥运会开幕的日子越来越近,我们学校受到的影响也越来越多,不过还好,目前有了一些学员,虽然没有大的转变,至少是看到上升的趋势。原计划要举行一个开业仪式,甚至请媒体报道,但目前这种情况确实不太不现实。于是我们也就在举办完第一次小型活动后顺其自然地进入正常营业了。

在这期间我一直在帮着修改奥运志愿者培训教材,原本说的要出版的事情后来告诉我估计奥运一结束书就卖不出去了,还不如就帮着给剩余的几期集训不断改编呢。在我们那一次1000人的大规模集训之后,奥组委培训处主导利用清明节、五一、端午等等假期办了时间较短的集训,有些学校的学生没办法参加假期集训就直接在学校里利用周末进行集训。期间我要为不同时长不同需求的培训改编相应的教材。我也没有多在意不出版教材的事,因为目前更要紧的是学校能尽快做起来。

关注过奥运志愿者的朋友应该还记得,在最初要当志愿者是要经过严格的选拔的,当选之后还要参加我们的培训。可是有意思的是,在奥运开幕前我被告知志愿者不够了,鸟巢和水立方周边的志愿岗厅缺少大量志愿者,让我帮忙招募,并且岗厅也可以让我多承包几个。我都有点糊涂了。不过这也算是一个好机会,于是我把周围的英语还不错的朋友以及教过的学员组织起来推荐给了奥组委,至于承包岗厅的事还是算了。很多人最初想当志愿者都选不上,现在我说谁可以就可以了,我也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感觉。

记得在故事的最开始我说过,我个人其实是不支持办奥运的。阴差阳错做了志愿者外语培训的教学总监,我也抱着真正教给志愿者实用的能力的愿望,可是看到那些令人失望的现象后已经完全对北京奥运失去仅有的一点点幻想了。虽然我推荐的朋友们很开心,但我自己没有参与,即使是当志愿者我也已经比较排斥了。当时我的朋友们说场馆周边的志愿者都挺厉害的,朱时茂也是志愿者之一。我知道志愿者们都是带着美好的使命感去工作的,而我看到的是大多数人们看不到的其他方面,以至于没办法那么简单地接受这一切了。

我对于户外与英语结合的事业的热情已经是我最主要的动力了。所以只希望奥运快点结束,不要再干扰我们创业了。

在奥运会开幕前,我们又办了一次大规模的户外活动。活动的主题是:“生如夏花”–8846English海坨山寻花问草之旅。海坨山位于延庆县张山营镇北部与河北省赤城县交界处,东南距延庆镇约18公里,属军都山。主峰小海坨海拔2241米,为北京市第二高峰。海坨山高峰有三个:大海坨、二海坨、三海坨。夏天正好是去欣赏野生的花草的时候。我把海坨山上常见的花查出来,用中英文配图的方式作为教材的一部分。同时把爬山相关的知识等也编写成为英语学习的材料,整合成为一个爬山赏花特色的英语学习教材。

时间定在8月2日,但这个时间有点晚,应该更早一点去,花开得更多一些。我把当时的行程安排分享一下吧,以供阅读者参考,很推荐你去一趟:

  • 07:00 出发。
  • 09:30 到西大庄科村,简单整理从小路上山,一路上升并登顶小海坨山。
  • 13:30 到海驮鞍部营地,简单路餐,修整,体力好的登顶大海坨山。
  • 15:00 准备下撤。
  • 18:00 下撤到大海驮村,在村里吃完晚饭后返京,晚餐闷炉烤全羊。
  • 22:00 回到北京

这个活动强度不大,水一定要带够,海驮风景是没的说,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路上没有补水的地方,所以一定要带够水。

个人装备:

  1. 服装:厚底登山鞋、登山杖、防雨冲锋衣裤(衣服最好带帽子)或雨具、
  2. 饮食:饮用水男3升/人女2.5升,高热量食品及一些简单水果蔬菜。
  3. 药品:泻痢停(黄连素不让卖了,这个好用又便宜)、云南白药、蛇药、创可贴、三滴水、纱布

由于人数比较多,这次活动我们请了常玩户外的领队,队伍的前、中、后都有我们自己的人拿着手台,以保证大家的安全,没有人掉队。

我虽然身体一直很弱,但由于成长在山区,再弱也比城里人强得多。爬山于我来说不是问题。最美好的还是到了山顶之后,大家在草甸上围坐起来。休息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教学。想一想当你学习一朵花的名称时,这支花就在你旁边绽放着,同时有外教给你详细讲解,中教在你听不明白的时候随时辅导。这样的学习能不轻松、快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