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缘来

上班后,当然就跟王珊珊认识了。她是公认的大美女,并且她还有个能力,无论走到哪里,她都能很快成为众人的焦点。性格活泼开朗,我就几乎想不起来她那时候有什么时间是不在笑的。这种热情、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影响着周围的每一个人,让大家都不由自主地充满了正面能量。

我也被这种火热的气场给征服了。差点忘了当初的打算,要看看这个老师到底有什么水平,能让大家认为她是除了我之外,XX英语的另外一位厉害的老师。

我的记忆有时让我恼火,这么重要的人,我现在竟然想不起来我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了。我想可能是因为在后来的这些年里跟她一起发生了那么多故事,太多了,以致于把最初的记忆都给覆盖了?(哎呀,又扔鸡蛋给我)好吧,我认错,真不应该忘的。

不过最初聊的话题还是记得的。主要就是我跟她说我听说很多关于她的事情了,大家都觉得她很厉害,现在见面了,感觉果然名不虚传。

她也说在来XX英语的这段时间里,常听公司的小姑娘们提到我,也知道我在河南的一些事情,也是很想会一会。(不过后来她告诉我,其实她当时的感觉是见面不如闻名,没有感觉到我有什么特别之处)

正是互相都已听了对方很多的传闻,也就比较感兴趣了解更多的东西。不过我感觉好像是我想要了解她的念头更强烈一些。

在刚开始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经常聊天。我发现,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我还真没遇到过谁让我立马能联想到“聪明”两个字。我以前跟人聊天,总是觉得别人很难跟得上我的逻辑,或者常常是逻辑混乱,很容易被我给带着走。但她不是,她的头脑转得明显比我快,我跟她聊天时我能感觉到很明显的对比。就好比我是一个老头,慢悠悠的走,她就是一个手脚麻利的小姑娘,我要往某个地方走,我刚迈出去一步,她已经到了,然后在那里开心的等着,看我下一步还想往哪里走,我刚迈出另一步,她就又到了。

不知道这样的描述能不能把我的那种感觉说清楚。

除了性格、思维方面给我震撼外,英语水平确实也让我觉得很认可。虽然我经常给她指出语音语调里的一些问题,我觉得能在传统的学校教育下能达到这样的水平,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之前对学校里的英语教育的看法确实有些极端了,还是有教得不错的。王珊珊就是一个成功案例。

不过后来我也很少见过在学校里按部就班学出来后英语综合应用能力像她这样好的人。

公司的领导对她也非常认可。王珊珊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分配的工作任务。那段时间我跟她分享了很多我对英语学习与教学的想法,因为我是野路子来的,她听了之后也对我的理念非常感兴趣。这样我们就经常在一起交流学习与教学经验。

虽然每天都要穿越大半个北京城上班,但我觉得好像又有了动力,不觉得路途遥远有什么大不了的。没过多久,教学部就先搬到了新办公室。这下就更好了,我觉得上班还是挺幸福的嘛。

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和王珊珊更是极好地印证了这句话。

在那段时间里,我们一起交流,一起学习。为了能教好学生,我们一起研究英语,一起研究学生的心理,一起找有效的教学活动,一起研究演讲、催眠……当然也看了很多成功学的资料。

我们设计了很多教学上的活动与演讲里的活动。当然现在看来,大多都是靠自己的感觉得来的东西,跟市场上其它神棍提出的各种大法的产生途径类似。并没有非常科学、严谨的研究方法,也并不知道其实国外对于语言习得、二语习得、外语教学等已有了非常细致、全面、科学的研究成果。

当时我为了能让演讲变得更有说服力一些,借鉴了一个讲成功学常用的方法来讲空杯心态。好像还录了像,我后来还看过几次,每次看都觉得自己特别二,要是我在现场的话,我会冲上揪着我的衣领来两耳光,然后一脚踹到墙角里去。

那段时间我们对成功学的东西还并没有产生反感,再加上我们接触的都是国外的视频音频资料,对陈安之这一类的只是当笑话看,所以成功学在那一段时间给我们还是起了很多正面的影响的。时至今日由于看到我们这个行业里太多神棍、忽悠之后,已经在生理上产生了反感。或许现在这样是偏激的,但真没办法,已经完全无法忍受了,请原谅我有这不理性的一面吧。

41. 搞乐队?

去公司报完道刚好是周末,我正好有时间找住的地方。打电话给李浩南,他现在已经不在霍营住了,搬到了香山,这里也有一群搞摇滚的。我就跑到香山去找他。

李浩南和陈小春(陈小春——别笑,当然是化名——也是老家那边一起过来的,先在迷笛音乐学校学习,毕业后和李浩南一起搞乐队)住在厢红旗那里的半山腰,是房主自己建的一院子的楼房。去了之后我觉得周围自然环境非常不错,建的房子也特别适合光棍汉住,所以我就让他带我找房东,问问还有没有空房子,我也打算住这里,这样我们几个人互相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于是我在房东的带领下,挑了一间带卫生间,能洗澡的房间,有一张大床,两边都有窗户,一边对着院内,一边对着外面山坡,望出去风景还不错,虽然不远处是一片坟地。

收拾妥当后跟李浩南和陈小春一起聊天,他们在打算组一个乐队,现在一边在排练一边在找人。聊着聊着院外一阵骚动,出去一看,来了几个看似很有范儿的人,李浩南跟我说那是某某乐队的鼓手,我哦了一下,其实我也不太了解。后来他跟我说是非常著名的乐队,不过我还是没听过,所以现在也忘了是哪个。

我跟他们继续聊,我把去河南的经历跟他们讲了讲。他们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我也可能不在XX英语干了,觉得这个机构非常不正规,没有多大前途。只是下一步干什么还没有想好。不过我先安顿好,还是应当去见见李静,去公司报道没见到,即使不干了,也至少应当当面跟她说一下。

李浩南听了我的想法说:“如果还没有具体的打算的话可以一起先跟我们玩乐队。”

“我哪能和你们玩乐队啊,我吉他就只会照着谱子弹几首流行歌曲而已。”

“那有什么问题啊,你英语好,我们排练几首国外的歌,你来唱不就可以嘛。”

我自已挺爱唱歌的,不过当主唱的话:“我唱歌不行啊,高音根本唱不上去。”

“没事,这个好办,多练练就好了。来,咱们先试试,加州旅馆会吧,我来伴奏,你先唱唱看。”

啊,加州旅馆这么高的音,我哪能唱上去啊,但是他已经开始弹了。

弹完那段经典的前奏之后,随着两声咚咚,我开口唱了起来:“On a dark desert high way. Cool wind in my hair …”

可是在他们这些高手面前,我怎么都放不开,一直用假声在唱,他们不断说放开唱吧,可是越让我放开我越拘谨。唱到“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的时候实在唱不上去了。

我说:“先算了吧,等我再练练,我还不熟,也不敢放开唱。改天我们再排一次试试。”

李浩南见我确实也唱不出来,只得作罢。其实我心里还是挺想跟他们一起玩乐队的,所以打算自己先把这首歌练熟,或者再找找有没有不这么高的歌先练也行,像Dire Strait这样的风格的,唱着跟说话似的,也不累。

可是我这个未来的歌星还是没有如愿。因为到了周一我去公司打算跟李静谈辞职,又跟她深聊了一次,我又一次被她的真诚打动了。但是我住得太远了,每天在路上花的时间太久,这样上班也确实不方便。李静告诉我新买的办公室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让我再坚持几天,到时候让我们教学部的人先搬过去。这样我上班也就近了很多。

我觉得真的受宠若惊,如果还执意要走的话,就有点不识抬举了。所以就只能先这样了。

回到香山后,我跟李浩南说了这个情况,告诉他可能跟他们一起玩乐队的事应该不行了,还是继续找人吧,我可以在空闲的时候一起玩玩。就跟我上中学的时候那样,他们排练,我就去当听众,偶尔帮着扫个和弦啥的。

就这样,我又开始上班了。

40. 回京

到最后的关头,分校校长虽然知道留不住我了,但口头上还不停地在挽留。

“我们给你涨工资怎么样,一个月五千如何?要不一万?”

我笑着说:“主要不是钱的问题,谢谢你们对我这么认可,我个人还是想在北京好好闯荡一下。”

“北京有什么好呢,物价高,生活成本高,环境又差。你回去后也很难接触到像我们地方上这样的关系网,你自己的发展肯定不会很快的。”

“这些我都不担心,你们也知道,我刚走入社会不久,还是很希望自己闯一闯的。”

“好吧,你记着,你随时都可以回来,我们学校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谢谢你们。”

我们一行好几个人,都是先后从北京派到这里来辅助工作的,现在打算都一起回北京。当中也包括Tina。经过5个月的共事,我感觉她好像对我没有太多的排斥了,我以为她已经完全被我的真诚打动了。但直到火车开启的时候,才知道,她是到这一刻才真正相信了我。

“说实话,我真没有想到你真的会走。到最后一刻之前,我都一直不相信。你和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才让我真正明白,原来你之前说过的很多话都不是假的。我真不相信他们给你那么好的条件,对你那么好,你竟然真的一点都不为所动。”她在火车开动后不久跟我敞开了心扉。

“虽然到现在你才相信我,我以为这段时间来你早已经相信我了呢,但是我觉得这样也好,总算是圆满了。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能回想起来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句话?”

“是说我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会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我吗?”

看来她真的理解我说的意思了,“就是这句话。你现在是不是对之前发生的事有了更清晰的理解了?”

“是啊,我认为大家都是阴险的,就会真的有个充满了阴险的人的世界在我面前出现;但我看到在你世界里一切都是那么顺利,那么清晰,我们有很多事情是共同经历的,但在你我的世界里却是以截然不同的面貌呈现出来的。”

“我就是以最简单,最真诚的态度面对我生命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这个世界也就变得简单、真诚了。”

“只可惜我浪费了半年多的时间,而你却在这相同的时间里成长了那么多。”她对过去5个月的经历还是有些遗憾。

“其实不能这么说,任何经历都是值得的,是没有浪费的。没有过去这段时间的经历,你也不会有新的感悟,这些感悟可是什么都换不来的。”

“说得有道理。你回到北京后有什么打算?”

“先回去再说吧。我觉得XX英语内部太混乱了,我不可能长待的。我会找机会换个更好更大的平台的。你呢?”

“我打算辞职了,到北京后直接就离职,不去公司了。我打算有个新的开始。”

“这样也好。”

到了北京之后我到公司去报道,但发现我跟多余的人似的,到了公司也没有人给我清晰的安排,就连我之前的座位都被人占了,连坐下来办公的地方都找不到。

当然,前台的小姑娘(其实她长得挺大的)告诉我李总带着大家去爬长城了,等她们回来再看给我怎么安排吧。

我回北京后公司里的这些人都特别热情,说很想我。

前台姑娘给我讲了好多我不在的期间发生的事。她说公司来了一个女老师,是她见过的除我之外英语最牛的老师。我知道这些同事把我看得有多高,竟然会有另一个人能让她们拿来跟我放在一个层面来对比,这个人肯定不普通。

我说:“是吗?有那么厉害?她有什么特别?”

“她叫王珊珊,过了英语专业八级的,特别厉害,课讲得也非常好,我觉得XX英语就你们两个是最厉害的老师了。”

我心里想,专业八级有什么了不起的,见过太多过了专业八级却无法流利说英语的人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继续问:“她有什么过人之处?”

“她讲课非常有意思,学生都特别爱听。在公司里也非常会与人相处,教学部除了刘石头就都听她的,非常有干劲。”

没见到本人,我还真不相信有谁能让我觉得很厉害呢。肯定是这帮小姑娘夸张了。

不过我心里对这个新来的女老师非常感兴趣,一定要看看她究竟有多厉害。没想到,她在我接下来的生命中,竟然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39. 色诱

前面提到校方为了留下我,用了各种手段。大家可能很想听听我说的色诱的事,但我犹豫了好久,不知道该不该写出来。毕竟可能涉及到对某些人的影响,虽然大家在这里看不出来我说的具体是谁。

可是既然不小心抛出来了,不说真的对不起大家。那我还是简要说说吧。

那次是校长告诉我要带我去郑州出差,到郑州的分校去学习学习经验,因为据说那边的分校办得很不错。校长专门安排了一个司机开车载着我们俩过去。

一路上校长跟我聊了很多,他跟我讲他的奋斗史。他是如何从小就出来做生意,如何在没有钱的情况下,利用他自己的方法开了摩托车店,并且故作神秘地不告诉我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他说他看我就像看到年轻时候的自己,认为我的潜力非常大,以后有机会他可以告诉我他是怎么做到没有钱还能开店的。

他还讲他如何一步步把生意做大,如何为了事情更好地推进请领导吃饭,完了之后去洗脚,接着找小姐到宾馆开房。他还要在宾馆外面守着,当时那种孤独与无奈没有人能理解。

我还是明白他为什么讲这些的,他很想用他个人的奋斗故事来征服我,以便我愿意和他一起创业。可是我就是这么固执的人,当我决定将来一定要回北京发展之后,其它的什么都输入不进去了。

其实我回北京后的发展会是怎么样,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也从来不给自己做所谓的人生规划、职业规划,因为我很清楚,那些是我的同行们,尤其是新梦想的讲师们常常用来忽悠懵懂的青年们的。我才不信什么狗屁规划呢,不要把人生活在各种盘算当中,自然地、平淡地享受生命的精彩多好啊。

到了郑州分校后基本就没聊什么有营养的东西,我感觉就是去参观了一下,跟郑州校长聊了两句闲天就走了。

离开后找了宾馆住了下来。校长专门把我和司机安排在一个房间,然后塞给我一大把钱。他说他到别的地方去住,你们两个之前反正也不认识,所以随便玩。说完很诡异地一笑就走了。

我当时完全不明白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认识就随便玩?有什么可玩的呢?

他走了之后,我跟那个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确实也没有什么话可讲。正在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我很奇怪,我们刚住在这里能有谁知道我们房间的电话呢?

正在我纳闷的时候那个司机满脸堆笑一直看着我,我更是莫名其妙了,电话响了有什么好笑的呢?

我还是接起来了,电话里传来无比妖娆的声音:“先生,要不要保健按摩呢?”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话筒里的声音就跟电视里的苏妲姬一样,“做个保健按摩吧?真的很舒服的哟,要不要嘛?”

我这才听明白了,吓得我不知道怎么办了,那个司机看着我笑得更开心了,我连忙说:“呃,不,不,不用了,谢谢!”

“来一个嘛,不骗你,非常舒服的!”

我只在电视里听到过这样说话的,在现实生活中听了,还真让人觉得害怕:“真的不需要了,谢谢你,不用了!”

“那你考虑一下咯,要是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哦!”

我啪一下挂了电话,我发现我放下电话的动作好像触动了什么开关似的,那个司机的笑容随着我手放下电话的过程消失了,变成了很遗憾的表情。

我当时也还是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也没怎么关注他表情的变化。只是被刚才的声音吓着了。

我跟那位司机感叹了一下,接下来也没什么可聊的,就都睡了。

第二天早上,校长来了直接问:“昨晚玩得怎么样啊?”

我说:“挺好的,没玩什么,就吃了晚饭。”

我看校长的表情有点不一样,但不知道是哪里不一样。然后我把钱给了他,我说钱给得太多了,也就吃顿饭,用不着这么多钱。他接过钱的时候我看他愣了一下。

后来也没有什么事,我们就又回去了。我在当时真的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直到后来在其它地方第二次、第三次被别的人用同样的方式“招待”我的时候才明白了,原来这是一种在现实生活中很常见的人际交往手段。当初第一次遇到,真的是反应不过来。

这就是所谓的色诱的一个插曲。看来我这个人还真是迟钝,当然了,我向大家保证,即使我不迟钝,我也一样会拒绝这样的“招待”的。

38. 番外——关于考试与证书(下)

开考了。我意外地发现,四级题怎么这么好啊,我是发自内心地喜欢答这些题。我觉得跟我希望的考试非常接近,能看出来很多考真正运用能力的地方。

我无比轻松快乐的答完了。一看时间还早着呢,我又要上演交头卷的一幕了,哈哈,真爽。我举起手,监考老师走了过来。

“什么事?”

“交卷,答完了。”

“你再检查检查,别着急。”

我很自豪:“不用检查,老师,没问题了。”

老师觉得很奇怪:“哎我说这位同学,我还没见过你这样的,考四级你还不多检查几遍啊?赶紧多检查检查吧,四级考试不允许提前交卷的,时间到了统一交。”

我一听傻了,不能提前交啊,早知道这样我不答这么快了,还有那么久的时间我就这样干坐着啊。考试检查于我来说是绝对不愿意做的,我大大小小的考试都是一次性答完,从来不检查,考好考不好无所谓。

没事干,又无聊,我就趴桌子上睡了。

突然有人戳我,我抬头一看是监考老师:“这位同学,怎么还睡了?你赶紧检查啊!”

我对老师一笑说:“老师,您别担心,我考试向来这样的,不用管我,真的没事的。”

老师觉得好心没好报:“嘿,我真没见过你这样的,考四级不检查,还睡觉。”然后又走回讲台了。

我心说你没见过的多了,我小学升初中,考两门,数学我睡了,考的是当地重点初中;初中考高中,物理、数学等好几门睡了,考的是当地重点高中;高考数学、理综睡了,不过高考没考好,来了这个破学校,就不提了。总之考试如果不能提前交卷,我不睡觉还能干嘛?对吧。

睡了不知道多久,听到要交卷了,我赶紧起来交了卷离开了考场。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在成绩出来之前我已经退学了。也就是我还在河南的时候,我们班的班长打电话给我,问我工作怎么样。我说都挺好的。

“四级成绩出来,你的证书也下来了,是优秀(好像是八十几分吧,记不清了),你给我一个地址我给你寄过来吧。”

“我说这也能考个优啊,证书我不用了,送给你做个纪念吧。”

可爱的班长听了不知所措:“这哪能行呢?这是很重要的证书,我还是给你寄过来吧。”

我想了想,估计他确实不愿意收我的这个纪念品,我突然想了一个好主意:“这样吧,班长,我觉得你人挺好的,我们也算是有缘,证书寄给我也行,但就这么一个证太没有意义了,你在证书上签个名,然后给我寄过来,这样以后你成名了我这张证书也就有价值了。”

我不知道电话那头的班长是什么表情:“越说越离谱,我在上面写了字你以后怎么用啊?”

我笑了笑说:“我以后用它做什么?找工作吗?那我现在在干什么?放心吧,我是认真的,要么你就签上你的名,这样我还有要这个证书的理由,要么你就帮我给扔了吧。”

班长勉强答应了,然后我给了他我的地址。

过了几星期,他又打电话给我,问我收到了没有,我说没有啊。接下来他去邮局查了,说已经发出去了,叫我在这边再查一查。我也跑了一趟邮局,对方查不到,说按时间来说应当早就能收到的,如果这么久了的话应当是丢了。

我心中大喜,这件事真圆满。我不想要证书,不小心被参加了一次考试,到头来又实现了我不想要证书的愿望。我觉得这件事真是无比快乐的结局。

当然班长知道了之后非常紧张,觉得跟闯祸了似的,我不断地安慰他,我说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就这样,这就是我的一个关于四级考试的小插曲。

我不知道我的英语水平到底是高还是低,我有过一次非正式的测试,由美国国防语言学院的一位终身教授给我测的OPI,结果好像是Intermediate – High吧,当然了,这也是口语应用能力方面的测试。我这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遇,估计咱们中国人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被DLI的终身教授亲自测试的,这个是以后可能会讲到的经历了,这里就先不详说了吧。

我想表明一点,语言能力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界定的一件事,光是语言能力的测试就是专门的一门课程。我的词汇量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我知道,我跟大多数中国学校里学出来的学生的词汇量不一样,有交集,也有学校里教过的但我不知道,也有我知道但学校里从来没教过的;语法我不会用专业的术语讲解,但我会用我自己的语言来阐述,当然不是很深入,那些复杂的语法分析我目前毫无兴趣;语音语调是我非常自信的,因为我是花了大量时间精力去模仿练习的,不是从理论知识得来的;阅读能力呢,跟我的兴趣有很大的关系,我看语言教学及理论方面的书,还有计算机方面的书感觉跟看中文书没有多大区别,但有些名著或者是我不感兴趣的领域的英文书实在是啃不动;至于考试呢,我确实没有参加过那些琳琅满目的各种考试,我对考试认证方面表示真的不了解,就不发表太多看法了,总之是不感兴趣。

再次表明一下,我不认为我自己是英语高手,但我承认我是一个自学高手,一个折腾高手,一个追求自己内心指引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