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表白

“我觉得很久以来,就只有你是和我在精神层面走得最近的人,就像英文里说的Soulmate。”说到这里我已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她沉默地看着我,我只能继续说下去。

“可能我不应该说这些的,你就当废话听了就行,其实我也不报什么希望,只是想把一些话说出来而已。”

“什么话?”她只是淡淡的问。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出来,我估计可能已经看出来了,你心里可能早就明白了。”

“你说说看吧。”她还是要我亲口说出来才行吗?我已经紧张得身上都在颤抖了。

“我还是很怕,我怕我说了不仅不会得到什么,我还会失去更多,失去现在拥有的东西。你能不能在我说了之后,如果是我预料的那样的话,也还和我保持好朋友的关系呢?”

“你干什么坏事了吗?”她应该明白了,只是还是故意要让我说出来。

我看着她的眼睛,感觉我就快要崩溃了。算了,豁出去了,大不了继续当我单纯的光棍汉,说就说吧。

“不是的。我就是想跟你说那三个字,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她还是看似很单纯,真的不明白的样子。

“就那三个字啊,就是电视上经常演的,人们说的那三个字。”

“到底哪三个字啊?”

我不管了,“就是我爱你啊!”

突然周围一切都凝固了,我们都沉默了,确切地说是她沉默了,我僵住了。我不知道下一刻等待我的是什么。

还是我沉不住气,我不能被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击倒,我要自己先找台阶下。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我开口了。

“对不起,我说这些话不是想要得到什么,我其实不奢望什么的,只是希望能让你知道,你知道我心里的想法对我来说就已经满足了。我之前与安雯分手的时候,自己下定决心,再也不会谈恋爱了,因为我发现我在这方面从来就没有搞明白过,我可能注定不配拥有爱情。“

我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告诉你这些后我还会自己过自己生活,我不会去缠着你,干扰你。我只要知道,无论你将来走到哪里,甚至结婚了,在你心里留下过我的痕迹,还知道我对你的感受,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如果你能忘掉我说过的这些话,明天我们还能像之前一样共事,一样聊天,那对我来说就是天大的恩赐……”

在我喋喋不休的说着的时候,她忽然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感觉就像被雷击中了一样!

我张着嘴,说不出来话了。我突然从地狱来到了天堂,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幸福的人吗?我一动也不敢动,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怕我稍微动一下就会发现自己在做梦,然后醒来发现还是我一个人和一只猫。

我不断祈祷着,让这一刻永远凝固吧,时间你别跑,请停下来……

45. 靠近

我不会追女孩子。从技术层面来讲。

高中时的同桌曾在信里问我一个问题:“你单纯吗?我希望你是单纯的。”

这个问题把我问住了,我没从这个角度分析过我自己,于是我查字典,单纯的解释有单一、简单不复杂、简单纯真等解释。于是我在回信中开始分析。我从我查出来的释义来展开论述。大体上的结论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单纯的,因为从对待事物、他人的态度上来说我是单纯的,但是人对于事物、他人会有很多感受、想法、判断等,从这个角度来讲,没有人能够是单纯的,我也一定不是单纯的。直到现在,我也还是想不清楚我到底是不是单纯。这个问题太难了。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单纯的,但我知道,我所谓追女孩子的方法肯定是单纯的。因为我的方法就是接近,然后在我勇气充足的时候表白。

可是这个过程也不快,因为我需要不断接近,直到有勇气的时候傻子都看出来我的想法了。

那段时间我每天下班都和王珊珊一起吃饭,因为我住香山,她住石景山,可以有一段路程同道,到了四环的时候才会分别转别的车我继续往西,她往南。因为我们都住得偏远,如果下班直接回家,一是高峰期路上堵得难受,再是饿着肚子回家后也没什么好吃的。所以我们就约定吃完饭再往回走。

我后来问过她,刚开始的时候她觉得我一个小屁孩一个人住山上挺可怜的,回去后还没饭吃,一个男孩子加一只小母猫住山上,怎么想都觉得挺凄惨的,所以就多照顾照顾我。哦,对了,她比我大两岁,估计你们也已经算出来了,因为我刚退学,她刚毕业。

我们把周围几乎所有的饭馆都吃遍了,每次吃饭都会聊各种话题。一聊就聊一两个小时,直到觉得太晚了才开始坐公交车往回走。

我有个毛病(其实我自己认为是好习惯),在人群中不爱说话,我总是觉得在周围一堆陌生人的情况下肆无忌惮地聊天很不自在,在公交车上、地铁上、电梯里都是这样。所以我就尽可能在吃饭的时候多聊,到了换乘站等车的时候又抓紧聊,并且不论我的车来没来,我都得先在她坐上她的车走了之后,再等下一趟我坐的那一路车走。

好多年了,没有这么跟人敞开心扉聊过了。我们开始聊工作,到后来聊各自的经历,聊各自对人生的看法,聊各种能想到的话题。当然了,你们看到的我写的之前的那些经历跟她都聊了,还有一些没在这里写的,很丢人的事情也都跟她聊了。我觉得我把自己已经完全透明地交给了她。

越到后来我们聊得越火热,从我自己的感觉来说就是接近程度越来越高,我也渐渐压制不住要表白的冲动。

有时候吧,外界的刺激还是很重要的。

那天是11月11日,我很悲催地从别人那里知道了这一天有什么特别。所以我也很二的表现出一个光棍所特有的悲伤情怀,那一天看什么都觉得从画面中一会儿飘过一个“孤”字,一会儿飘过一个“独”字。我想我真是一个可怜的人,虽然跟心中爱慕的女神天天在一起。可我每晚还要独自回到山上,和一只小母猫相依为命,这小娘们还那么粘人,每天回去在我身上蹭来蹭去的让我更感到孤单。

不过也幸好那一天是光棍节。

这天晚上我们聊得更多。王珊珊也感觉到我情绪好像有些异常,很关心的问我有什么问题。可是我一直都避而不谈。

直到坐公交车到了该分开的那一站,我们两个并排坐在站台的座位上。继续聊着。因为已经很晚了,天也非常黑了,人的贼胆也大了一些,我觉得我好像有勇气说出藏在心里很久的话了。

我说:“我其实一直想跟你说一件事,但我总是不敢说。”

“什么事情?”她好像没有觉察到,或者就是她早就觉察到了,只是这时候不可能说自己早就看出来了。

44. 屌丝男的决心

每天热热闹闹的,晚上回到香山上之后周围又是一片死寂,心里更是感到空虚。有一天晚上我和李浩南、陈小春喝了点酒,然后互相怂恿着说要到山上去,看谁没有胆子。我们三个人就哄闹着上山了。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挺害怕的,所以就故意大声唱着歌往山上走。从我们住的地方越往上,房子越少。路过的房子貌似是重要人物住的,因为周围都是那种防人翻墙进去的铁丝网。我们在走到离最后一栋房子没多远后突然从身后照过来一束光,回头一看就是从那栋楼里照出来的,有个人大声喊:“大半夜的干什么呢?再吵我就开枪了!”

我的神啊,还有枪啊!?我们吓得不敢再胡喊了,赶紧给那人道歉,然后就钻进树林里了。

钻进去之后没走多远李浩南又大声喊了一声撒腿就跑,吓得我和陈小春毛都立起来了,原来他看到了一座坟。我们两个骂着他,然后叫他回来,说不往上走了,回去睡觉吧。万一碰到个鬼咋办。

有了这样刺激的经历之后,好像把憋了好一段时间的东西给释放了出来,第二天觉得整个人顺多了。

我在课堂上不知道在讲什么的时候提到过我喜欢猫。结果有一天一个学生就带着一只猫来上课了,他是专门送给我的。我特别感动。有了这只猫之后,每天回到山上也没有那么寂寞了。

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猫,总觉得猫是种神奇的物种。我小时候听说谁家有猫,就会跑去跟猫玩,而所谓玩就是蹲在地上盯着猫看,猫也常常会盯着我看,对视的时候那种感觉挺奇特的,我很多时候觉得自己能看得出来猫在想什么。

自己有了一只猫别提有多开心了。可是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也太对不起那只猫了。因为我白天不在家,早上出门的时候给它放的吃不够它吃一天的,房东大姐常常跟我说白天听猫在家里叫得特别可怜,所以她就拿着钥匙打开门进去帮我喂了。我那时候就是个穷屌丝,屋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当时也没觉得房东随意进出我的屋子有什么不正常的。

集训结束之后公司组织大家一起去唱歌。我是很爱唱歌的,常常是麦霸,可是这次才发现,真正的麦霸是王珊珊。

当然了,她的歌唱得真的非常好。我觉得坐在那里听她唱歌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我发自内心地希望她一直当麦霸,因为别人唱的时候那真是一种折磨啊,尤其是我学过一些音乐的,对于跑调真是零容忍。

王珊珊的嗓音比较宽厚,听起来很有磁性。而她也喜欢唱一些老上海感觉的歌,让人听着特别地舒服。

音乐真的是一种神奇的东西,频率的波动好像能触碰到人的灵魂,把人最感性的部分全部调动起来。昏暗的灯光下看着王珊珊的身影,音乐与歌声好像变远了,整个世界变得不那么真实,好像梦境一样。眼前浮过这段时间来的各种片段,所有片段都是以她为中心的。前台小(da)姑娘给我讲王珊珊有多厉害时我脑海中想象的画面;见面后毫无防备地被她强大的正面气场所征服的场景;轻快的笑声随时都从耳边响起;一起兴高采烈地讨论各种教学活动;偶尔看到她跟别的男老师开心地聊天时心里产生的那一点点波动……

我已经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身在何处,王珊珊已然化作了女神,而这女神并不在天边,就在我眼前,我一度忘了我自己的存在。

只有在一首歌曲结束的时候我会突然醒来,发现我还存在着,内心无比焦虑,这种焦虑随着每首歌的结束而不断加强,好像在提醒我要做点什么。

那天晚上,我一直看着她唱歌,心里一直以来的感觉在这一晚上产生了由量变到质变的转化。从那天之后,我决定了,我要追她!

43. 矛盾与转机

当时我们两个热火朝天地搞各种促进学习的活动,我每天早早来到公司,带着大家一起晨读晨练。我把好多年没练过的武术套路耍了一遍,有一个老师看着忍不住大笑,说我跟吃齁了似的。

我当时根本听不懂什么是齁,还追着问了半天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老师只是告诉我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我们教学部门弄得热火朝天,可是总经理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好。开会的时候常常表现出我们好像没有干出什么对公司有用的事情。

我那时候因为年轻,有什么话都是直接说,在会上我直接反问他我们需要做什么才是对公司有用的。

他说我们部门没有创造任何业绩,人家前台的小姑娘都还能给我们招来学生呢。我当时就火了,很不顾及他的面子就说:“你难道是想让我们去招生吗?那样市场部销售部是干什么的?一个培训学校教学部就我们几个人,我们专心做教研还不对吗?”

当然在会上我被同事劝住了,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争论下去。

可是接下来我们真的得去招生了。方法就是去学校做讲座,每场讲座要看现场报名的人有多少。

我们那段时间去了北京很多大学、中学做讲座。我的报名率还是10%左右,但其他人也差不多,甚至比我的还低。有一次李太在一个学校做了讲座,我注意了一下报名率,还不到10%。我当时心里踏实了好多。虽然这种想法比较邪恶。

虽然我们通过讲座不断地在招到学生。我们在平时上课的时候也不断受到学生的好评。但王总竟然总是觉得我们教学部占用公司成本太高。要知道,我们平均一个人一个月工资才两千多,几个人加起来都不到一万,竟然嫌我们成本高。并且竟然是一个培训学校这么认为。

这种矛盾一直存在着,好在我们教学部的几个人对于教研的热情从来不减。我对于在这里继续工作下去的热情也让我不去过多计较那些问题。

转眼到了十一长假了。又要办集训了,我们又要忙起来了。这次十一集训算是一个转折点。集训的时候在我所教的学生中认识了一些对于以后的变动起了关键作用的人。

集训期间我和王珊珊带的班对比非常明显。她那个班的气氛非常活跃。她运用一切可能运用的道具来让英语学习变得轻松有趣,发明了很多课堂活动,学生的积极性非常高。

我带的班是比较冷静的氛围。我注重语音语调的细节,注重练习的合理性。课堂上常常会辅以讲道理的环节让学生对于学习英语有正确的认识。在我带的班上有一个胖呼呼的中年男子高东阳,他是专程从山东赶到北京来学习英语的。因为他是做外贸的,主要向欧洲、美国出口高级工具,像斧头、锤子之类的东西。大家都叫他斧头帮的帮主。我在课余的时候跟他也特别聊得来,他也是一个有着丰富、曲折的人生奋斗故事的人。

班上还有一个让我记忆深刻的学生,他是一个南方人,普通话都说不标准,英语更是带着浓厚的口音。让我记忆深刻的原因是他学习的毅力是我很少见到的。他为了练好发音,让我单独给他纠正发音,然后录下来,自己反复琢磨。他为了控制自己的舌头不乱跑,专门用棍子压着舌头练发音。我其实不建议他这么做,但他的毅力让全班同学都非常敬佩,大家都希望他能有突破,所以只能顺着他坚持的,然后给他每天单独辅导。

可喜的是几天的集训下来,他把多年来分不清楚的S和Sh的发音能区分开了,把从来发不出来的r的音也能发出来了,他从小到大都是把“太热了”读成“太乐了”。虽然对于英语能力的提升来说,这点进步真的太微不足道,但对于他个人以及周围的同学来说,是极大的鼓舞。

集训期间我和王珊珊交流的机会比较少了,但我们偶尔也会带着学生去串班,让两个班的学生互相比拼一下。这样我们两个班的学生都对我们印象比较深刻,为我们后来的职业发展变化埋下了伏笔。

42. 缘来

上班后,当然就跟王珊珊认识了。她是公认的大美女,并且她还有个能力,无论走到哪里,她都能很快成为众人的焦点。性格活泼开朗,我就几乎想不起来她那时候有什么时间是不在笑的。这种热情、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影响着周围的每一个人,让大家都不由自主地充满了正面能量。

我也被这种火热的气场给征服了。差点忘了当初的打算,要看看这个老师到底有什么水平,能让大家认为她是除了我之外,XX英语的另外一位厉害的老师。

我的记忆有时让我恼火,这么重要的人,我现在竟然想不起来我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了。我想可能是因为在后来的这些年里跟她一起发生了那么多故事,太多了,以致于把最初的记忆都给覆盖了?(哎呀,又扔鸡蛋给我)好吧,我认错,真不应该忘的。

不过最初聊的话题还是记得的。主要就是我跟她说我听说很多关于她的事情了,大家都觉得她很厉害,现在见面了,感觉果然名不虚传。

她也说在来XX英语的这段时间里,常听公司的小姑娘们提到我,也知道我在河南的一些事情,也是很想会一会。(不过后来她告诉我,其实她当时的感觉是见面不如闻名,没有感觉到我有什么特别之处)

正是互相都已听了对方很多的传闻,也就比较感兴趣了解更多的东西。不过我感觉好像是我想要了解她的念头更强烈一些。

在刚开始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经常聊天。我发现,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我还真没遇到过谁让我立马能联想到“聪明”两个字。我以前跟人聊天,总是觉得别人很难跟得上我的逻辑,或者常常是逻辑混乱,很容易被我给带着走。但她不是,她的头脑转得明显比我快,我跟她聊天时我能感觉到很明显的对比。就好比我是一个老头,慢悠悠的走,她就是一个手脚麻利的小姑娘,我要往某个地方走,我刚迈出去一步,她已经到了,然后在那里开心的等着,看我下一步还想往哪里走,我刚迈出另一步,她就又到了。

不知道这样的描述能不能把我的那种感觉说清楚。

除了性格、思维方面给我震撼外,英语水平确实也让我觉得很认可。虽然我经常给她指出语音语调里的一些问题,我觉得能在传统的学校教育下能达到这样的水平,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之前对学校里的英语教育的看法确实有些极端了,还是有教得不错的。王珊珊就是一个成功案例。

不过后来我也很少见过在学校里按部就班学出来后英语综合应用能力像她这样好的人。

公司的领导对她也非常认可。王珊珊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分配的工作任务。那段时间我跟她分享了很多我对英语学习与教学的想法,因为我是野路子来的,她听了之后也对我的理念非常感兴趣。这样我们就经常在一起交流学习与教学经验。

虽然每天都要穿越大半个北京城上班,但我觉得好像又有了动力,不觉得路途遥远有什么大不了的。没过多久,教学部就先搬到了新办公室。这下就更好了,我觉得上班还是挺幸福的嘛。

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和王珊珊更是极好地印证了这句话。

在那段时间里,我们一起交流,一起学习。为了能教好学生,我们一起研究英语,一起研究学生的心理,一起找有效的教学活动,一起研究演讲、催眠……当然也看了很多成功学的资料。

我们设计了很多教学上的活动与演讲里的活动。当然现在看来,大多都是靠自己的感觉得来的东西,跟市场上其它神棍提出的各种大法的产生途径类似。并没有非常科学、严谨的研究方法,也并不知道其实国外对于语言习得、二语习得、外语教学等已有了非常细致、全面、科学的研究成果。

当时我为了能让演讲变得更有说服力一些,借鉴了一个讲成功学常用的方法来讲空杯心态。好像还录了像,我后来还看过几次,每次看都觉得自己特别二,要是我在现场的话,我会冲上揪着我的衣领来两耳光,然后一脚踹到墙角里去。

那段时间我们对成功学的东西还并没有产生反感,再加上我们接触的都是国外的视频音频资料,对陈安之这一类的只是当笑话看,所以成功学在那一段时间给我们还是起了很多正面的影响的。时至今日由于看到我们这个行业里太多神棍、忽悠之后,已经在生理上产生了反感。或许现在这样是偏激的,但真没办法,已经完全无法忍受了,请原谅我有这不理性的一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