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尝试

我当时为那本旅游英语的书写了前言,不知道为什么编辑给我毙掉了,可能是觉得我写得太骚了,现在我自己写自传,没人审了,所以就把那个前言在这里放出来吧:

《旅游英语应急一本通》前言

To Live and To Learn!你看了可能会想,这句话是不是说错了,应该是“Live and learn.”(活到老,学到老)吧?你记得没错。这是作者本人擅自更改的,并且约定其中文翻译为“活着就是学习!”。你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做任何事,其实都是在学习。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只要活着,就已经是在学习了。

人来到这个世界,短暂停留,然后匆匆离开。而这个世界又是那么丰富多彩,让人们不由得产生要亲自到处走走看看的欲望。得益于交通工具的进步,我们现在到世界各地游玩变得非常容易。但对很多人来说语言仍然是一个障碍。幸运的是现如今,英语成为了一门被广泛使用的语言。掌握了它就可以跟很多国家和地区的人们较为畅通地交流,从而让人们环游世界的梦想更加容易实现。

这本书就是专门为正在或将要去世界各地旅行的你设计的。本书对可能出现的场景的细化程度是其它同类书籍远远比不上的。在五十多个场景中,每一个场景由“背景导语”部分用一两句话概括引出,提供两个核心“情景会话”,并对每个对话中的实用表达句进行了提炼,称之为“快记一分钟”。之后又对可能会出现的各种情况再次进行细分,给出额外的“多变应急情景表达句”,帮助你应付各种变化。最后在“知识之窗”部分从两个角度为你提供实用的小贴士。

本书便于携带,希望它在你的旅途前、中、后都能为你提供有力的帮助。

赵金海

2009年4月3日北京

你来评判一下,是不是太骚了?还是文笔太差?

算了,不管这个了。反正书是写完了。还是要赶紧干正事。

在当时我和李小开、柯小花觉得蹭课网是很有潜力的,但不知道到底会怎样,于是我们就先小小地尝试了一下。我买了cengkewang.com的域名,用开源的SNS软件搭了一个平台,改为蹭课为主题,先扔出去,看看到底会有什么反响。

后来我们讨论了一下,蹭课的范围太窄,其实可以蹭的东西很多,除了名校里的课程之外,还有各机构的公开课、线下活动,还有一些其它行业的机构也常常有促销活动,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些活动都整合进来,让网站会员可以蹭吃、蹭喝、蹭学等等,我们把网站名改为蹭客网,希望定义出这么一个群体来,一方面通过聚合各种活动信息满足蹭客们的需求,另一方面又给搞活动的机构带去人气。看起来是很完美的。

同时刘洋天的事也是我们优先度比较高的,虽然蹭客网潜力很大,但无法解决眼前的收入问题。之前在内蒙与刘洋天合作的先例让我对他的能力很认可。于是我们开始在北京各大学联系讲座,打算搞一个巡回演讲,招生开班,快速挣点钱。可惜的是,那时这种模式早已在北京无法适用了。因为神棍太多,大学里学生已经不再对所谓的讲座有热情了。我们当时在农大联系讲座的时候就听到学生会的人跟另一个人谈讲座,对方说自己是新梦想的,这次会有某名师来讲。学生会的那哥们儿一点面子都不给,说新梦想名师来不保证入座率,现在除非是老俞亲自来讲可能还会有人来听。

搞了几场讲座后我们败得很惨,只有一个学生报名。我们最终把钱退了。在决定不干了的那天刘洋天开着车,载着我和李小开,把车窗打开,放着红色摇滚一路狂吼着回来了。路边的人估计我们几个都是二货。虽然事没干成,但我们反而没有什么遗憾,很开心地吼着,因为至少我们明确知道了演讲招生这种模式可以抛弃了。

咖啡馆的事当然不会考虑去了,那个离我们想做的差别太大了。当然了,那个咖啡馆现在做得非常成功,是那条胡同里非常著名的一家咖啡馆,常常爆满。这些年我们有时候需要与人谈事,也常会去那里。

接下来能解决当前生存压力的事情就只要去那家机构当教学总监了。于是我跟对方校长深谈了一下,先给他们梳理了一下整个学校的课程,使得课程更有系统性。而这次尝试让我在这一年中从事了给中、小型培训机构搭建课程体系的工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