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 写书

回到北京后调整了一下作息时间,一边恢复身体,一边开始了给星火英语写稿的生活。虽然在新梦想只干了半个月,但课时费足够我维持一段时间的了,所以我先不着急找工作,专心写书,如果尽快在存款花完前拿到稿费就更好了。

但一开始写才发现之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旅游英语针对的人群是职场人士,用词难度以四级为主,六级词汇不超过10%。总字数要求10万字左右。以旅游的行程依序编排主题,共分7个话题,包括行程安排、飞行流程、住宿用餐、出行购物、观光旅游、旅游服务、返程回国。以20个经典国外地区国家及其城市旅游景点、文化为主要场景设置。在书中附送应急卡,相对应于各场景下的核心对话内容,方便读者剪下来随身携带应急或者学习。

由于所写内容涉及到去世界各地旅游的场景,而我哪里有这些经历啊,所以我写的过程中要做大量的调查,找外国朋友访问、上论坛看别人的攻略、咨询国外的旅行社等等,写了一章之后算了一下,光完成旅游英语一本书的时间就已经非常紧张了。原定3月5号就要定稿,目前看来是绝对不可能了。于是我最终决定只接两本书的约稿,我写一本旅游英语,分给李小开写一本接待英语。这样在找到工作前让李小开也能有一个收入来源。

随着定稿时间一天天接近,眼看就要写不完了。星火的编辑告诉我不用全部自己写的,只要去书店里的旅游英语区域买一些书回来,把里面的内容扒出来,综合起来修改一下就可以了。虽然后来我知道这是国内大多数编书的惯例,但在当时的我是无比震惊,我完全不敢相信竟然这么直白地给我出这种主意。虽然这次写书的初衷是给朋友帮忙,但以我的性格,我是不会允许自己做这样的事的。如果这样做了,这将是我人生中无法抹去的一个污点,我自己是无法原谅自己的。

我在电话里义正辞严地阐明我的立场,同时我跟对方说,难道你们不顾自己企业的形象吗?如果出的书是粗制滥造、东拼西凑出来的,你们就这么放到市面上去卖吗?这样的责问是有效果的。不过我不知道是真的让对方觉得要顾及企业形象,还是觉得我这个人太理想主义了,根本不懂所谓中国的现实。不论如何,对方把deadline往后推了一些,可是这也就是缓一缓而已,催稿的事情是不以我发脾气也好,耐心解释也好而动摇一点点的。

后来早已经过了3月5号,可是后面的量还有很多,没办法。一方面李小开、张士杰(这期间他在北京待了一段时间,后来就去了澳大利亚)都来帮我一起写,另一方面星火那边找了另外一个作者写后面剩余的章节。由于李小开、张士杰在这本书里写的比例不多,因此在最终出版后没有署名,而星火找的那名作者经过我同意后给了署名权。

即使催稿人给的压力再大,我不会因此就滥竽充数的。每写一点点,我都要做大量的调查。因为本身做为一个没有到过各地游览的人来写这本书,我自己就已经不太认同了。我至少要保证我写的东西是有最真实的来源的。我其实也挺享受这个过程的,因为我感觉自己神游了很多地方。我记忆最深的就是写去夏威夷的部分时,为了有真正的一手内容,我就以游客的身份咨询相关的各个机构。我与当地的旅行社咨询旅游路线,与直升机租赁的咨询细节,跟对方客服聊游览途中的各种细节,对方认为我是真正的游客,所以很热情地与我对话。而这些自然就成了最真实的素材。

在3月中旬的时候完成了书稿,可是修改稿件又持续了一个月,终于在4月份的时候完成了。原打算拿稿费缓解一下生活压力的,但对方说只有书出版之后才能给钱,于是这笔钱直到很久以后才拿到。

所以在那时候我们马上面临着生活的压力。于是我们赶紧开始寻找接下来的出路了。

就像我前面说到的那样,找工作从来都不是问题。只要你走到了那一步,你会发现有无数的机会自然出现的。

当我们思考接下来的发展的时候,面前一下就有好几个选项出现:

  1. 柯小花提出一个蹭课网的设想,我们可以一起做一个类似于豆瓣那样的网站,但以蹭名校的课为特色;
  2. 刘洋天从内蒙杀回北京了,打算和我们一起在北京卷土重来;
  3. 8846 English时一起负责户外活动的朋友在雍和宫旁边开了个咖啡馆,邀请李小开去那边工作;
  4. 有一个培训学校通过王豆联系到我,邀请我去做教学总监;
  5. ……

我们要做的就是做出最恰当的选择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