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巴别鱼

从第一次开培训班,到给河南、山东等地的培训学校做辅助,自己白手起家创办海豚俱乐部,再到第二次创业经历8846English的全过程,我对于开办一个英语口语培训学校应当如何搭建课程体系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因此2009年我以教学总监的身份先后给两个培训机构梳理并重建了课程体系,使它们的机构看起来更专业一些。但是从根本上,我的理念和各个培训机构的负责人的想法还是很难吻合。

于我而言,一切是那么清晰简单,但就是没有人能想明白。做为一个语言培训机构,让学习者真正获得语言能力的提升是根本,基于这个根本再辅以各种营销手段推广到目标客户那里。而我看到绝大部分的从业者都在做本末倒置、自掘坟墓的事。每当我强调教研的必要性的时候,很多人认为我是理想主义者。说实话,我知道他们嘴里的理想主义者是什么意思,但实质上根本就扯不到那个层面上。我所强调的教研是处在有与无的层面,理想主义那是建立在优秀到极致的层面。

做为语言培训机构,连自己的命根子都没有,整天跟着一帮二货扯营销。他们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式,只要有人提教研,立马就得出此人是理想主义者的评价,自以为自己是多么的聪明,看清楚了在中国这个特殊环境下创业的现实。可是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地没有格局。他们这一群体尽是些不入流的,不要说跟真正意义上的优秀企业家对比了,就跟中国的那些所谓优秀企业家比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内心一直有股力量,想要爆发,想要再度打出自己的一片天下。可是理智告诉我,我没有资金,必须与人合伙,而选合伙人最不重要的是他的钱,而是这个人是否是能一起长久干事的。

我压制着自己的冲动,在不同机构间游走,寻找着合适的人选与时机。没有想到的是合适的人不是我找到的,而是他找到了我。

起初是因为在给第一家机构梳理课程体系时,我强烈推荐把空中英语教室的杂志作为给学生的辅助资料。在我的极力推荐下,校长认为我们应当与空中英语教室建立合作关系,这样比简单地使用杂志更好一些。就这样我和空中英语教室杂志社北京分社的刘博士认识了。我们一拍即合,再加上我是忠实读者,很快我们成了忘年交。

一切也都那么巧,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前一天,DynEd的创始人刚找过刘博士。原因是新梦想精英英语等客户反映他们的软件内容太陈旧,所以他想从空中英语教室积累了半个多世纪的学习与教学资料里挑选一些内容来更新一下。我们见面后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我极力劝阻这件事,我认为空中英语教室完全应该自己做这样一套学习软件,把那么优质的内容卖给别人太可惜了。刘博士对我这个建议非常感兴趣,跟我聊了很多关于设计制作学习软件的细节。

后来我才知道,在当时中国最大的外语学习类音像制品与电子制品的发行公司碟中碟的老板,林总正在寻找一个人,希望一起利用空中英语教室的内容开发一套英语学习软件。因为空中英语教室的内容在大陆除了杂志之外,另外一个最大的渠道就是碟中碟在全国新华书店的专人专柜。两家公司已经是合作多年的伙伴了。

在那天我们会面之后,刘博士就把我的想法说给了林总,于是林总就托刘博士找我约时间来见面详谈了。

由于我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使用过一些碟中碟的产品了,所以对这家公司还是比较了解的。我一直有种感觉,这家公司十来年了做的产品没有什么进步。所以我在同意见面时并没有对此次会面有什么期待。并且在见到林总后一点也没有表现得谦虚一些,当面就把我对碟中碟的产品的看法说了出来。反正心里也没有抱多大的期望。

可是后来我才明白,我以前经历的很多波折跟我看人的眼光有很大的关系。幸好林总对我非常有耐心,并没有在一次会面中对我得出结论性的评价。在接下来的多半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在保持跟我的联系。这半年里我起初一直在找理由拒绝他的邀请。可是在越来越多的接触之后我才发现,我最初对他的看法确实不准确。我慢慢地发现,他是一个我这么多年来遇到的人里唯一一个能令我折服的人。不偏不倚,不骄不躁,不卑不亢。

通过大半年的接触,我最终决定了,他就是我在寻找的最适合的合伙人。我们一起创办了巴别鱼国际教育。我们在那时已经布局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产品基于O2O(那时还没有这个词吧)的模式进行设想,运用语音识别、视频直播等技术基于学习者在不同场景下的需求设计相应的学习解决方案。从一开始就是全球化的思维,在美国与中国设立了公司……

2009年底直到现在,发生了我人生中最具戏剧化的一系列故事。可惜的是,由于诸多原因,我现在还不能写出来。这个自传到这一篇只能搁笔了。等一切过去了,尘埃落定之后,或许是几年,或许是十几年,我应当还会再继续写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