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分头行动

我把举办保老师讲座的事委托给了李小开,我想正好可以通过这次经历让他快速成长起来。我看得出来,李小开当时有些为难,因为觉得自己的经验还是不太充足,担心办不好这场讲座。我安慰他这期间不会完全让他一个人操办,我会在过程中协助他推进这件事。我让保老师写好自己的课程介绍与个人介绍,然后把文档转发给李小开,让他整理出讲座的宣传资料,介绍他跟学校的学工处处长建立联系,对接筹备期间的各种细节。

讲座定在3月11号。李小开主导设计海报之类的事情没有什么问题,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取经回来的那些细节如果做不到的话就会空忙一场。保老师的这场讲座办好了,他的课程能成功招生并正常开课对于没有我在的海豚俱乐部来说非常重要。但另一个声音告诉我不应插手太多,我也是摸索了好几年才有了那么一点改善,不能要求李小开第一次办讲座就能招到很多学生。并且这次讲座有学工处出面组织,保证能来1000人,那么即使报名率是5%也有50人呢,应该问题不大。

在跟李小开交流活动推进的进展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他把讲座的成功与招生的保障都寄希望于保老师了。这一点是我最担心的。因为在奥运志愿者集训期间我是了解保老师的讲课情况的,单靠他的讲座很难有招生率的保证。于是我试探着想让李小开明白这一点,并且不断强调讲座环节的设置对于招生的影响有多么重要。但我发现这样不但没有效果,更感受到他有很明显的排斥心理。我权衡了一下,决定还是放手让他去干吧。既然把事情交给他了,就应该让他自己探索,成功与否都要自己体验,我不能剥夺别人探索世界的权力。

想通了之后我就不再做过多的干预了。专心去忙开学校与修改教材的事情。我们约定讲座那天我会到现场来听。其它的事情完全由李小开主导推进。

3月11号我和王珊珊来到我的“母校”,参加保老师的讲座。规模很大,学校对这个讲座很重视,现场布置得非常正规,并且在现场挂了很大的条幅写着“欢迎保建国老师来……”的字样。开场时还有领导讲话,是很高规格的学术报告的架式。可惜的是,保老师虽然平时讲课很不错,但讲座确实经验不足。在台上讲了没多久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以致于后面的部分尽是车轱辘话来回说,纯粹是为了撑够时间。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1000人的讲座没有一个人报名参加他的课程。

虽然没有招到学生,但毕竟从组织一场1000人的讲座来说,活动是相当成功的。活动结束跟大家简单交流了一下近况,了解了一下书店的进展等等,没有太多发表我的意见。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都不再过问俱乐部与书房的事情了。虽然是自己从一无所有,和车头两个人开始,一步步打造出来的,心里有很多的不舍,但现实要求我不能再干预太多了。不论之后发展成什么样子,我也只能顺其自然。此后我不在的期间都发生了什么事,我也没有主动去了解,这边的事情就先按下不表。

在交给李小开办讲座的同时,保老师也知道我开学校的事,也知道我们有个很有实力的股东,于是我们就商议把他的课程也加入到我们的课程列表里。

起初一起开办学校的人有王雪、柯小花、张车、我和王豆,王豆回老家学车去了,所以筹备阶段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我们几个的分工是王雪为董事长,柯小花兼任出纳和教学助理,我是教学总监兼网页制作,王豆是市场总监。当时我和柯小花没有弄明白,张车一直以执行副校长自居,不知道是不是得到过王雪的授意,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不太好意思问。

张车起草了很多文档,包括可行性报告、市场计划、财务预算等等,但这个过程中在跟我们其他几个人沟通并不是很顺畅,尤其是他在他的文档中写了相当多的东西是我们不太认可的。王雪看出来这个情况了,所以很快就让大家表决,不让他参与到创始团队中来。这期间我很直观地感受到了王雪做事情的那种雷厉风行,让我很是佩服。

初创团队变成了我们四个人,沟通也比较顺畅了,接下来我们就按照分工推进各自负责的事项。同时一起探讨学校的定位、名称、选址等问题。

由于王雪是户外探险圈子里的人,自然她的很多资源都是跟户外相关的。我们想做中高端的培训,跟这个人群还是比较相符。所以我们决定以户外结合英语为我们的特色打入英语培训市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