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多变之春

我心里其实很清楚,感觉我有可能离开海豚俱乐部的不止一个人,大家肯定都有这样的感受。因为我把团队拆成了三块,而我也从很多事情中退了出来。即使是年前办得很成功的那几场讲座以及招来80个学生的课程,我都是没有太多跟大家交流的,虽然过程中大家都在帮忙,但总体上感觉是我一个人在做事,不像以前跟大家常常交心了。

可是我心里对于海豚俱乐部还是放不下的。刚好在奥运志愿者培训时认识了一位讲师保建国(也是化名,请原谅我起这么革命的名字)。他家就住在我们俱乐部附近,他拥有一些名号,一直以来在家里通过新浪UC在网上授课,收入主要来自向他的粉丝学生们销售他自己编写并打印的教材(我又忍不住想对今天搞在线教育的那些不知所谓的人们“呵呵”一下了,呵呵)。于是我和他商量好,在海豚俱乐部的平台上帮他开设课程,并且给他安排讲座。

由于海豚俱乐部已经在周边几所大学里已经举办了无数场讲座与活动,我们在各学校的社团与校方已经有很好的口碑了。“母校”的学工处处长对我一直特别客气,过一段时间就会打电话给我,让我回“母校”办点活动,让学弟学妹们能从中受益。

这次过完年回来,我找处长聊天,听到我做奥运志愿者外语培训教学总监的经历之后激动得不得了,一定要让我做场讲座。我就跟他讲了讲我的想法,我想从此退到幕后,靠自己在前线演讲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以前俱乐部里没有在名声上有分量的人,我尝试过把车头、李小开给推出来,但他们个人都不太愿意,只能我自己上。如今有了保老师,就可以往这个方向走了。我把保老师的资历介绍了一下,他听了也非常激动。于是我们就开始商议活动的开展,我们决定这次要搞一场规模庞大的讲座,至少1000人以上,场地定在校电影院,还要办得像模像样。

这时候又有一个机会找上门来。柯小花联系我,希望我能和她一起创业。她介绍我认识了大股东王雪(她是个公众人物,原本想用真名的,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妥,还是起个化名吧),她和她老公一起创办了国内一个著名的户外用品公司,自己非常热爱户外运动与探险,常常跟王石、老狼等人一起去爬山。她由于自己有学英语的需求,跑了一圈培训机构后发现并没有什么真正办得好的,学习效果都很一般,于是就产生了自己投资办一个学校的想法(这跟某海燕涉足在线教育的动机非常相似,如果你是关注并有打算从事这个行业的人的话,一定要关注一下随后我写的我们这个案例)。

跟她见面后我们一拍即合,互相非常认可对方。她打算初期投资两百万,这对于当时的我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我觉得如果这些钱投到海豚俱乐部的话那真是太棒了。于是我给她讲了海豚俱乐部的情况,以及当前我已经可以比较准确地预估投入产出,所以我建议以海豚俱乐部和海豚书房为起点来运作。

我没能说服她,她认为我们的地点太偏远,并且不够高大上(穿越一下借用现在的流行词),我们应当在繁华的地方做起,将来在我俱乐部那边开设分校,这样的架构更高端一些。虽然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的想法挺自信的,但在成功人士面前还是产生了自我怀疑,我觉得是我格局太小了,没玩过大手笔,所以应当听她的。

在确定了合作意向后我们考察了中关村、建外SOHO、亚运村等地方,因为奥运会的关系,我们最后决定在鸟巢周边找个地方,最好是从窗户就能看到鸟巢,这样既应景,又能显示出我们的高端来。于是我们先在安慧北里租了一套房子,做为临时办公地点,在没有找到最终的办公场地之前在这里方便我们聚集,推进筹备我们的学校的各项事情。

这时候奥组委培训处又联系我,要让我继续修改教材,我起初一直在拒绝,但后来告诉我说培训处处长对我编的教材非常满意,如果不参与后期的培训也可以,但希望我能把教材再做一些改进,然后以奥组委的名义帮我出版成书,对于我来说可以拿一些版权费以及可以在教材上署名(之前的教材上是没有我的名字的),并且这些都将会做为这次奥运会的遗产永久保存下去。我不知道你听了会是什么感觉,我这么淡泊名利的人也立马动心了。跟几位股东商议之后,大家觉得这事对于我们将来宣传自己的团队也是有帮助的,于是我把这活就给接了下来。

有了这两件事我的精力马上就不够了。想起那封邮件,我想看来又是需要顺势而为的时候了。我跟海豚俱乐部以及海豚书房的核心成员阐述了我的打算,高宇继续负责他的培训,书房以及我之前所负责的培训交接给李小开,他们完全按自己的设想来继续推动海豚的发展,并且尽快成长起来。而我则利用好当前的机遇,到合适的时机就可以给海豚俱乐部注入资金或者与我当前要开的学校进行合并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