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发现

从高中第一次编写培训教材开始,我搜集资料的能力一直很强。在创业时,车头和我一起为师资培训编写教材以及平时为准备课程、讲座内容时常常互相交换各自发掘出来的有价值的资料。在我准备奥运志愿者培训前车头发现了一个好东西,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其实它影响了我接下来的发展方向。

2007年底的时候MIT举办了一个庆祝大会,宣布完成了OpenCourseWare(OCW)的初期阶段。当时我不知道,这个项目实际上2001年就已经启动了,如果我在高中的时候知道有这个网站的话,如今的我不知道会有什么不同。这个项目就是把MIT的教学内容制作成视频、文档等资料,放在网站上供全世界的人免费学习。在MIT的这个活动上人们异常兴奋地展望着在线教育的美好未来。如今每次听到我的同行们无知地谈论2013年是在线教育的元年的时候,我心里就默默地呵呵了。

发现这个网站的时候不知道有多么兴奋,我跟王珊珊说,我越来越觉得大学不应该上了,如今麻省理工的课程我可以免费学习,而中国那些破大学还要收费才能上,并且学不到多少有用的东西。OCW的一句宣传语——Unlocking Knowledge, Empowering Minds——完全和我们海豚俱乐部的愿景是一致的,虽然我们是一个不知名的小组织,但我们独立提出的愿景跟世界顶级大学的愿景相符,这让我们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充满了自豪。车头把网站发给了海豚俱乐部的核心成员,我们开始在内部大力提倡让大家都来学习。

我自己则选了三门课程,一门是Introduction to Psychology,由于这些年做演讲、讲课时始终对心理学、意识、潜意识等非常感兴趣,所以想通过学习这门课让自己有一个更加系统的认识;另两门是Structure and Interpretation of Computer Programs和Electric Engineering and Computer Science,这两个主要就是出于从小到大对计算机的爱好。当时回想起第一次在石油大学演讲时遇到的那个小老外对我说的话,我想我现在不用去美国学习计算机了,心里幻想着将来学成之后在硅谷闯出一片新天地来。

不过就像如今所有MOOC模式遇到的问题一样,课程的完成率很低。我也没有学多久就因为各种事情而中断了,最主要是因为忙于奥运志愿者培训的事。这三门课程的链接在我的浏览器书签里一直保存到现在,打算有朝一日能拾起来继续学习。

由于从小学习计算机,使得我在学习的过程中能利用各种软件来辅助学习。尤其是高中有了自己的电脑之后,我利用录音软件来精准地训练我的语音语调,利用网络来搜集各种学习资源。在电子商务崛起以前我早就是贝塔斯曼书友会的白金会员,心里一直盼望着网上购物早日变成现实,我在跟我妈说以后网上就可以买东西的时候她非常不信我。我通过邮局汇款,买了无数的学习软件,对于碟中碟、着迷系列、博彦科技、洪恩等出的产品买了一大堆,但也觉得都不能满足我对于学习软件的需求。所以内心一直都有一个愿望,有一天能自己设计开发一套好用的学习软件。

发现了MIT的OCW之后,让我更加关注基于互联网的学习,如果开发出学习软件的话仅仅能辅助学习者以单独的个体进行自学,但有了互联网就有了更巨大的想象空间。但我发现需要掌握的技术实在太多了,虽然很早我就学会制作网页、搭建网站了,但对于基于互联网的程序开发还是有心无力。所以我就一直关注这方面的技术,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学习。

以这样的方式学习有利也有弊。先说弊,因为过于零散,我始终无法系统地完成诸如PHP、 MYSQL、 JavaScript、 FLEX(ActionScript)、 Unity、 Unreal等等的学习,使得我无法自己独立开发出自己的应用,只能拿各种开源项目改来改去,以便实现我的各种想法的最低需求;利就是对于我以后走上产品经理的道路做好了铺垫,我既对学习、教学有一手的体验与经验,又对技术能实现什么有一个总体的把握。不过这些也是在几年后做产品经理的时候才得以体现出来。如今看来,还是乔布斯说的connecting the dots只能通过looking backward,在当时并没有预见到这些积累对于后来我从事的事业有多么重要。

奥运志愿者外语培训的事打断了我学习MIT课程的进度,但这段经历给我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在春节之后我收到一封邮件,来自我们的早期学员又是海豚俱乐部的核心成员之一,在邮件中提到我年前说过要让海豚俱乐部在2008年飞起来,但又发现已经好久见不到我了,是不是我不会回海豚俱乐部了。我没有回复这封邮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