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当会长

其中一件重要的事,上文提到的英协会长柯小花(这个化名真好),把我拉到了“火坑”里^o^

我加入了英语爱好者协会后,前任会长(之前演讲的那个)极力推荐我成为英协干事,参与筹备各种活动。但我几乎什么都没有干过。对于现任会长柯小花也只是认识,觉得她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女孩,比我高一级,组织协调能力那是相当地强,每次搞活动的时候总能看到她如同指挥着千军万马似的英姿。

突然有一天柯小花找我,说有事情跟我谈谈,约在了图书馆门口。她确实是一个洗脑高手(现仍在某街英语继续着她的洗脑大业,哈哈),我们俩在图书馆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一下午。

原来是英协的全体管理人员打算换届了,她现在要找新任会长的人选。她用尽一切手段来说服我去接她的班,当新一任的英协会长。我都不知道一个人怎么能做到用一下午的时间来说服另一个人,现在其实也想不起来都说什么了,竟然能用那么久。

我能想起来的就是我当时的感受。我不断地在用各种方式来反洗脑,但绝对是节节败退。我用尽一切办法,让她明白,我是一个多么低调的人,多么的淡薄名利,多么的不喜欢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这谁扔的白菜和鸡蛋啊?!)

当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柯会长怎么跟你们的观点一样,根本就不认为我是一个低调的人,一个淡薄名利的人,一个不喜欢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的人……始终坚持不懈地要说服我去做会长。

你们想象不到我当时有多么惨。就举这么一个例子吧,到最后的时候,我实在想不出来任何的理由了,她还在得意洋洋的追问我还有什么顾虑,我实在没办法,用了我最后一招:“说了这么多,我要表明一点,我现在做什么事情都是为了我女朋友,我当不当会长得她说了算!”

柯小花说:“真的吗?你对你女朋友那么好啊?也行,那你就问问她吧,看她同不同意,不行我跟她聊聊也可以的。”她的笑容里已经充满了胜利者的气焰。

我当时就打电话给安雯了,我给她把情况说了一遍,并且专门强调了,如果我当会长的话会变得非常忙,这样我们发短信、打电话的时间肯定会被占去相当一部分的,我可不想让这些琐事干扰我们的关系。结果我发现,那时只有这两个女生是理性的,而我就是一个毫无主见,甚至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憨娃。

安雯很冷静并且理性的分析了当会长会对我有多么好,会有多少锻炼的机会等等。她不但同意,还很支持我当会长。

于是,我就只能去当会长了。当然还要参加竞选,只是我已经知道,竞不竞选我已经是当定这个会长了。

毫无悬念,我厚着脸皮跟其他几个候选人去竞选会长。这么说的原因是其他参选人都是英协的干事,大半年来为英协出了不知道多少力。而我什么都没干过,功劳、苦劳全没有,就连英协的管理架构都不知道。就这样还敢去参选这么一群人的老大,你说我这不是脸皮厚是什么?

可是我这么热爱低调、淡薄名利、不做焦点的人就这么一次次地被推到风口浪尖,也就是我一不小心把英语学得比较好而已。怎么就拣了这么多便宜呢……(怎么又有人扔鸡蛋啊?!)

我厚着脸皮去竞选了,也不要脸地当选了,那没办法,不能给全校最大的协会丢脸,你说是吧?于是我就大搞特搞各种活动。每周至少一次大型活动。请外面人来做讲座啦,办英语角、电影节、节日晚会等等,没有讲师来,也没有什么节日的时候我就亲自上阵,自己主讲,讲学习方法,讲语音知识,讲电影,讲西方文化……

我没有给英协丢脸。直到这学期快结束的时候,又一次重大的机会降临到了我的头上。

当时协会的活动差不多办到五月底就没办法办了。快到六月初的时候学校专门把我们这些学生中有影响力的人召集到一起开秘密会议,为了能平安度过六月初的这段敏感时期。我也是第一次对这个学校产生最直接的反感。因为会议上传达下来的是连坐制的方案,比如对于我,我们协会的会员、我的同班同学、我的宿舍舍友等一切能与我扯上关系的人,如果其中有任何一个人参与什么事件的话,我都会被牵连,因为我是有影响力的人,我要为我所认识的所有人负责。这让我恶心透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