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恋爱鸟

事情起源于放假回家与高中同学的一次聚会上。来的主要是考上大学的,还有几个在复读的但曾经是非常铁的朋友,也来参加聚会了。

我发现人们还是非常没心没肺的,几乎没有人考虑到这几位还在复读的同学,就在那里竞相谈论大学生活。说实话,这半年的大学生活哪个有我的精彩啊。但我看到高中的时候整天嘻嘻哈哈,声音大到能振破鼓膜的安雯竟然变得非常沉默,她几乎一句话都不说,我心里特别不好受。

高中的时候我们可是不分男女,整天打打闹闹的铁哥们儿啊。尤其是高三的时候,几乎每天晚上放学,我都是骑着自行车载着她一起回家。以致于我妈都怀疑她是我女朋友了,经常在我面前明示、暗示地想套我话。不过说实话,我那时候真的把她是当好朋友的,虽然有过一些crush,但都没有往那个方向发展过。

我见她如此的沉默,就单独和她聊了起来,问她这半年来的情况,在恰当的时机用恰当的方法给她安慰、鼓励。我其实很希望她能像高中时候一样,在我面前面以高分贝的声音跟我开各种无厘头的玩笑,甚至突然把我书桌上的东西一把全推到地上,然后我一句话也不说就蹲下去认真的一点一点捡起来,然后她就在旁边和几个人一起笑(我们都是故意闹着玩的,我是故意装作傻乎乎地捡东西,我们以前就爱这样玩)。或者她天天逼着我一定要我骑车载着她。

可是面前的安雯完全跟另外一个人一样,虽然在聊着天,但我心里始终很难受。

回家后我们一直发着短信,发到很晚后躺在床上发。再到更晚的时候我们互相都感觉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安雯让我给她打电话,我因为跟我舅舅在一个屋住,所以我悄悄地拿着电话跑到大街上去打电话。就这样,我们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

假期时间不长,再加上各自还要走亲戚、会朋友、参加各种聚会的,我们就利用各种空闲时间发短信。总共也没有几次约会。我是第一次谈恋爱了,所以一切对于我都是那么的奇妙,也充满了紧张。短信里、电话上都特别大胆,什么亲密的话都敢说,但见面后却紧张地什么都不敢说不敢做了。并且连牵手都是经过了好多次斗争,始终都不敢做出来的举动。

很快就开学了。我回到了北京,在大一第二学期里,我们每天电话、短信不间断,互相还写很多信,送各种礼物。晚上在宿舍里打电话打到凌晨一两点,舍友听我在电话里说的内容一开始觉得不堪入耳,后来也都无所谓了,习惯了。

那时候我每个月的电话费都接近上千元。家里给的生活费肯定是不够用的。但这些都不能成为阻碍我与安雯联系的理由。因此我开始在外面找兼职工作挣钱。

我去学校周围的几个培训学校挨家挨户地上门去应聘。我连简历都没准备,直接上门找前台问他们招不招兼职老师。有好多家都直接把我拒绝了。直到有一家我去了之后是校长见的我。他问我能教什么,我说计算机与英语都可以。他问我有没有简历,我说没有。他问我哪个学校毕业的,我说我刚上大一。他问我有没有四、六级证书,我说我什么证书都没有。

这个校长并没有像前面几家培训机构的人那样,直接找理由让我走人。他肯定是觉得像我这样什么都没有的人竟然这么理直气壮地跟他说话,肯定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的。他说他英语学得不太好,尤其是口语不知道怎么练,问我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其实我听出来了,他是在考验我。我也毫不含糊,认真地讲我的方法,同时在适当的时候说一些英语,让他也能知道我英语口语水平其实是足够当老师的。

聊到最后他很高兴,说他是不放过任何一个人才的,让我回去等消息。不论是计算机班还是英语班,只要有新的开班的就第一个通知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