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创业筹备期第一阶段——挣点钱

就这样,我们两个一同去了龙口,张士杰去跟车头会师。我们为创业打算走出第一步,借天时先积累点资金与经验。

到了龙口之后碰到了之前在北京时认识的一个小男孩,也来做老师。他是个高中生,英语特别棒。之前被李太收为干儿子。是个特别热情的小伙子,积极向上,勤奋好学,后来还因为北京高考状元登报了,再之后就出国留学去了。这些年来也没有消息,不知道现在回没回国。那时在龙口一起教学的时候,大家相处得挺开心。

在那短短的十来天里,也发生过很多值得回忆的事情。捡两件跟大家说一说。

一件是因为这个男孩信佛,我从小到大也经历过很多灵异事件,因此我们非常聊得来。我讲了一些经历的时候,他从他所了解的佛教的一些知识的角度给我做了分析与验证。跟我之前的经历确实也非常吻合。对我当时的影响还是挺大的。在之前我从一个学生那里抄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自己也查字典了解过内容的大意,但因为理解不深刻,也就没有对佛教的东西再深入研究。可是在跟这个小伙子交流了很多之后,让我对佛教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也导致我后来自己看了若干佛经,自己不断从中吸收营养,感悟人生,感悟这个尘世。

另一件是跟第一件有点相关的,在集训最后一天的时候,我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做为最后一堂课来给学生们做出忠告。我告诉学生,我会算命,我打算现场给30几个学生一个一个地算一算。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有自信,我让学生一个一个地走到我面前,我通过观察他们的长相,表情,再结合这十天来他们的表现,我非常自信地讲出他们过去发生过什么事情,将来在多少岁的时候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发生了应当如何去解决。我现在想不起来具体的个例了,但我能想得起来当时的状态,我感觉我能清楚地看到这些学生的过去与未来。 而我给他们讲的至少有百分之八十是准确的。所以学生们都很震撼。我也过了一把当神棍的瘾,哈哈。现在我发现我没有这样的能力了,或者是对自己没有那么自信了,反正是我无法像当时那样,非常确定地通过观察一个人就能推算出他的过去与未来。

我是一个很神叨叨的人,对自己从来都不设限制,但我知道,大多数人不一定是不设限制的人,对于我觉得很普通很正常的一些事可能会觉得无法接受。所以还是少讲点这些东西为妙。

总之,在龙口的那段时光还是非常快乐的,直到从张士杰和车头那边传来坏消息,使得我和王珊珊在结束了这边的一期班之后立马赶赴吴校长那边。

电话中校长情绪非常激动,跟我说张士杰有很大的问题,跟校方唱对台戏,暑假班可能都办不下去了!

我觉得非常诧异,怎么会这样呢?张士杰是我那么好的朋友,我对他的为人是非常了解的,他不会无缘无故做出过激的行为的。没办法,只能连忙赶过去。

到了之后发现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车头和张士杰都在照常上课。白天就先跟两个校长了解了一下情况,大体上就是他们对张士杰的英语能力与教学经验很不认可,可是张士杰对他们提出的建议完全不配合,跟助教一起反对他们。他们还认为张士杰跟那个助教有可能在谈恋爱,影响非常不好。

我听了之后觉得可能有言过其实的地方,一方面张士杰虽然不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师,但他至少以前在北京教过几期集训的,再怎么说都比车有经验一些(当然英语能力方面比不上车头,毕竟我们高中经过那么久高强度训练的);另一方面张士杰当时正在跟他的女朋友处于热恋期,怎么可能会发生跟助教的那种事情啊,这一点肯定是无端推测的。

我打算等到晚上所有课结束后,找张士杰谈一下。听听他这边的故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