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重启

最初的约定是带完当前的课就可以离开,或者有老师来接替现在进行中的班就可以提前离开。可是校长好像没有要这样做的打算,因为在带着当前课的同时还在想方设法地给我和车头加课。

我是很讨厌没有契约精神的人。所以直接把我的意见表达了出来。可是没有任何作用,一直在跟我打太极。而我可是一个软硬都不吃的人。当我确定校长是在跟我打太极之后,我的招数就是不跟你玩了。

我和车头私下里买好了车票,我写了一封信,放在了我自己的网站上(我很早就自己架设了自己的博客网站),然后把地址存在手机里。信是写给校长看的。大体上写了我对学校今后经营的建议,以及我以这种方式离开的无奈,祝福他们能把学校做好做大,但同时也能重视员工的感受等等。

我和车收拾好行李,打车到了车站。在候车的时候心里扑腾扑腾地乱跳,在没有坐上车,驶离市区之前一切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万一校长提前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万一校长提前看到了我写的信,万一在车站遇到认识的人……在没有真正离开之前,心里总是平静不下来。

发车时间越来越近了,心也快到嗓子眼了。当然,事情并没有那么戏剧化,我们还是顺利地坐上了离开河南的车。

当车驶离市区之后,我把网址发给了校长,并且简短地说了我们已经离开,具体的我在信里详细写了,我是不可能再反悔的了,希望校长能理解。

原本想干得再潇洒一些,发完短信直接把手机往窗外一扔,就像大侠一样,抛开一切潇洒离去。但是手机是我自己的,我仅仅是关机了。

我说了,我们离开得很狼狈的。原本应当是我们理直气壮地离开的,但是现在就跟做贼一样,还得偷偷摸摸地逃离现场。唉,想我一世英名,如今怎落得如此难堪。我决定,这段经历将来给谁都不说。

你们看了一定帮我保密啊,不要告诉别人我们这种狼狈的经历,不然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你们可能以为我们逃离河南直接回北京了吧?不对,我们先跑到了山东,到那边商议了一下关于师资培训的细节问题。北京同事那边的暑假班是已经答应下来了的,所以暑假班我得去龙口帮忙。这边两个校长的意思是先帮他们把暑假班带好,完了之后再做师资培训的事。没办法,我只得让车头先留在这里,并且承诺回北京后再找一个老师派到他们这里来一起带暑假班。

回到北京后我找到了张士杰(大学时英语爱好者协会秘书部秘书长,还记得吧?),他马上毕业了,也还没有找好工作,我打算让他去和车头一起带暑假班,一方面可以先挣点钱,另一方面还能锻炼锻炼,万一我们之后可以一起创业呢。

王珊珊在我的劝说下,最终还是辞职了。在这几个月的分离之后,我们再度回到一起,我们的感情上升了一个级别。我曾经读到过一个心理学家曾说过的关于爱情的看法:

一个成熟称得上真爱的恋情必须经过四个阶段,那就是:共存(codependent)、反依赖(counter dependent)、独立(independent)、共生(interdependent)。阶段之间转换所需的时间不一定,因人而易。

第一个阶段:共存。

这是热恋时期,情人不论何时何地总希望能腻在一起。

第二个阶段:反依赖。

等到情感稳定后,至少会有一方想要有多一点自己的时间作自己想做的事,这时另一方就会感到被冷落。

第三个阶段:独立。

这是第二个阶段的延续,要求更多独立自主的时间。

第四个阶段:共生。

这时新的相处之道已经成形,你的他(她)已经成为你最亲的人。你们在一起相互扶持、一起开创属于你们自己的人生。你们在一起不会互相牵绊,而会互相成长。

但是,大部分的人都通不过第二或第三阶段,而选择分手一途,这是非常可惜的。很多事只要好好沟通都会没事的,不要耍个性,不要想太多,要互相信任,这样第二、三阶段的时间就会缩短。

当时我认为我和王珊珊是渡过了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进入了第三阶段,所以分开了几个月。而打算共同干一番事业,似乎是我们步入第四阶段的迹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