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缘来

上班后,当然就跟王珊珊认识了。她是公认的大美女,并且她还有个能力,无论走到哪里,她都能很快成为众人的焦点。性格活泼开朗,我就几乎想不起来她那时候有什么时间是不在笑的。这种热情、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影响着周围的每一个人,让大家都不由自主地充满了正面能量。

我也被这种火热的气场给征服了。差点忘了当初的打算,要看看这个老师到底有什么水平,能让大家认为她是除了我之外,XX英语的另外一位厉害的老师。

我的记忆有时让我恼火,这么重要的人,我现在竟然想不起来我跟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了。我想可能是因为在后来的这些年里跟她一起发生了那么多故事,太多了,以致于把最初的记忆都给覆盖了?(哎呀,又扔鸡蛋给我)好吧,我认错,真不应该忘的。

不过最初聊的话题还是记得的。主要就是我跟她说我听说很多关于她的事情了,大家都觉得她很厉害,现在见面了,感觉果然名不虚传。

她也说在来XX英语的这段时间里,常听公司的小姑娘们提到我,也知道我在河南的一些事情,也是很想会一会。(不过后来她告诉我,其实她当时的感觉是见面不如闻名,没有感觉到我有什么特别之处)

正是互相都已听了对方很多的传闻,也就比较感兴趣了解更多的东西。不过我感觉好像是我想要了解她的念头更强烈一些。

在刚开始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经常聊天。我发现,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我还真没遇到过谁让我立马能联想到“聪明”两个字。我以前跟人聊天,总是觉得别人很难跟得上我的逻辑,或者常常是逻辑混乱,很容易被我给带着走。但她不是,她的头脑转得明显比我快,我跟她聊天时我能感觉到很明显的对比。就好比我是一个老头,慢悠悠的走,她就是一个手脚麻利的小姑娘,我要往某个地方走,我刚迈出去一步,她已经到了,然后在那里开心的等着,看我下一步还想往哪里走,我刚迈出另一步,她就又到了。

不知道这样的描述能不能把我的那种感觉说清楚。

除了性格、思维方面给我震撼外,英语水平确实也让我觉得很认可。虽然我经常给她指出语音语调里的一些问题,我觉得能在传统的学校教育下能达到这样的水平,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之前对学校里的英语教育的看法确实有些极端了,还是有教得不错的。王珊珊就是一个成功案例。

不过后来我也很少见过在学校里按部就班学出来后英语综合应用能力像她这样好的人。

公司的领导对她也非常认可。王珊珊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分配的工作任务。那段时间我跟她分享了很多我对英语学习与教学的想法,因为我是野路子来的,她听了之后也对我的理念非常感兴趣。这样我们就经常在一起交流学习与教学经验。

虽然每天都要穿越大半个北京城上班,但我觉得好像又有了动力,不觉得路途遥远有什么大不了的。没过多久,教学部就先搬到了新办公室。这下就更好了,我觉得上班还是挺幸福的嘛。

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和王珊珊更是极好地印证了这句话。

在那段时间里,我们一起交流,一起学习。为了能教好学生,我们一起研究英语,一起研究学生的心理,一起找有效的教学活动,一起研究演讲、催眠……当然也看了很多成功学的资料。

我们设计了很多教学上的活动与演讲里的活动。当然现在看来,大多都是靠自己的感觉得来的东西,跟市场上其它神棍提出的各种大法的产生途径类似。并没有非常科学、严谨的研究方法,也并不知道其实国外对于语言习得、二语习得、外语教学等已有了非常细致、全面、科学的研究成果。

当时我为了能让演讲变得更有说服力一些,借鉴了一个讲成功学常用的方法来讲空杯心态。好像还录了像,我后来还看过几次,每次看都觉得自己特别二,要是我在现场的话,我会冲上揪着我的衣领来两耳光,然后一脚踹到墙角里去。

那段时间我们对成功学的东西还并没有产生反感,再加上我们接触的都是国外的视频音频资料,对陈安之这一类的只是当笑话看,所以成功学在那一段时间给我们还是起了很多正面的影响的。时至今日由于看到我们这个行业里太多神棍、忽悠之后,已经在生理上产生了反感。或许现在这样是偏激的,但真没办法,已经完全无法忍受了,请原谅我有这不理性的一面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