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搞乐队?

去公司报完道刚好是周末,我正好有时间找住的地方。打电话给李浩南,他现在已经不在霍营住了,搬到了香山,这里也有一群搞摇滚的。我就跑到香山去找他。

李浩南和陈小春(陈小春——别笑,当然是化名——也是老家那边一起过来的,先在迷笛音乐学校学习,毕业后和李浩南一起搞乐队)住在厢红旗那里的半山腰,是房主自己建的一院子的楼房。去了之后我觉得周围自然环境非常不错,建的房子也特别适合光棍汉住,所以我就让他带我找房东,问问还有没有空房子,我也打算住这里,这样我们几个人互相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于是我在房东的带领下,挑了一间带卫生间,能洗澡的房间,有一张大床,两边都有窗户,一边对着院内,一边对着外面山坡,望出去风景还不错,虽然不远处是一片坟地。

收拾妥当后跟李浩南和陈小春一起聊天,他们在打算组一个乐队,现在一边在排练一边在找人。聊着聊着院外一阵骚动,出去一看,来了几个看似很有范儿的人,李浩南跟我说那是某某乐队的鼓手,我哦了一下,其实我也不太了解。后来他跟我说是非常著名的乐队,不过我还是没听过,所以现在也忘了是哪个。

我跟他们继续聊,我把去河南的经历跟他们讲了讲。他们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我也可能不在XX英语干了,觉得这个机构非常不正规,没有多大前途。只是下一步干什么还没有想好。不过我先安顿好,还是应当去见见李静,去公司报道没见到,即使不干了,也至少应当当面跟她说一下。

李浩南听了我的想法说:“如果还没有具体的打算的话可以一起先跟我们玩乐队。”

“我哪能和你们玩乐队啊,我吉他就只会照着谱子弹几首流行歌曲而已。”

“那有什么问题啊,你英语好,我们排练几首国外的歌,你来唱不就可以嘛。”

我自已挺爱唱歌的,不过当主唱的话:“我唱歌不行啊,高音根本唱不上去。”

“没事,这个好办,多练练就好了。来,咱们先试试,加州旅馆会吧,我来伴奏,你先唱唱看。”

啊,加州旅馆这么高的音,我哪能唱上去啊,但是他已经开始弹了。

弹完那段经典的前奏之后,随着两声咚咚,我开口唱了起来:“On a dark desert high way. Cool wind in my hair …”

可是在他们这些高手面前,我怎么都放不开,一直用假声在唱,他们不断说放开唱吧,可是越让我放开我越拘谨。唱到“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的时候实在唱不上去了。

我说:“先算了吧,等我再练练,我还不熟,也不敢放开唱。改天我们再排一次试试。”

李浩南见我确实也唱不出来,只得作罢。其实我心里还是挺想跟他们一起玩乐队的,所以打算自己先把这首歌练熟,或者再找找有没有不这么高的歌先练也行,像Dire Strait这样的风格的,唱着跟说话似的,也不累。

可是我这个未来的歌星还是没有如愿。因为到了周一我去公司打算跟李静谈辞职,又跟她深聊了一次,我又一次被她的真诚打动了。但是我住得太远了,每天在路上花的时间太久,这样上班也确实不方便。李静告诉我新买的办公室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让我再坚持几天,到时候让我们教学部的人先搬过去。这样我上班也就近了很多。

我觉得真的受宠若惊,如果还执意要走的话,就有点不识抬举了。所以就只能先这样了。

回到香山后,我跟李浩南说了这个情况,告诉他可能跟他们一起玩乐队的事应该不行了,还是继续找人吧,我可以在空闲的时候一起玩玩。就跟我上中学的时候那样,他们排练,我就去当听众,偶尔帮着扫个和弦啥的。

就这样,我又开始上班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