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蓄势待发

提出离开的想法之后,这边的校长第一反应仍然是极力挽留,我把自己的想法详细告诉了校长之后,他勉强答应了,不过提出把我当时正在教的几个班先带完或者有新的老师来接替之后我再走。

于是我和车继续教课的同时,开始计划我们的创业之路了。

在这同时,王珊珊在她那个公司也越来越不愉快。毕竟是跨了行业,本身就会有不适应,另外她做的是行政,时常会夹在老板与员工之间,两边都不讨好,整天要为人们之间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勾心斗角,这样的工作非常耗费人的精力的。

我在跟她的聊天中除了帮她分析那些人与人之间的无聊的事情之外,不断给她讲我对于人生、世界的态度。如何能获取心灵的自由,如何能让自己生活得更逍遥一些。我当时对创业的热情高涨,对自由地在江湖上漂的生活充满向往。我当时也像一个搞成功学的人那样,给她推销着人生独立、自由的境界,不断地劝她尽快辞职。可是她还是有无数的顾虑,无法放下,无法抛开稳定的依靠,冲出来自由地翱翔。

在这里可以分享一下我那个时期的想法。

对于工作我这样说:

你从这个工作出来后就会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别的事物了,这样就有更多的机会遇到自己喜欢的。但是要是在这样一个工作上把自己拴着,没有自由的空间,接触面不广,怎么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呢?我们走出去后,就会见到更多的人,遇到更多的事,或许那些人或是事没有你现在这个公司里的人们那么高端,但我们看的面广啊,我们这样的人生才是自己的啊!我们要有自己的生活,不要被别人限制了。你想想,你的老板,他是做自己的事业,所以他是很快乐的,但是如果你不是和他志同道合的人,你就没有那么快乐啊!

对于人生我这样说:

停止自杀!我们的生命不是很长的,多浪费在不是自己想做的事上一天,就是早一天自杀!多一月就是早一月!我们应该做自己的主人,没有谁能做我们的老板!没有谁有这个权力管我们!从他们那里拿来的钱是换不回来自己的生命的!其实你是想求稳定,不想有太多与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因为那些都不确定,不知道会成为什么样。从人的天性来讲,人是会害怕的。但是我们怕那些有什么用呢?没什么大不了的啊?稳定了,没有任何波折,没有任何不情愿了,那也就没意思了!谁都可以那样的,那样就掉进茫茫人海中,成为大海的一滴水了。随着时光变迁,没了!但我们不情愿这样!不甘心这样!我们要看到其他人没看到过的!做其他人没做过的!

对于父母的担心我这样说:

我完全相信,当你能真正自由了,能在这个世界中快乐地御风而行时,他们也会非常开心的。如果父母真的会因为担心你而去限制你的话,也就不会让你离开家出来闯荡了。他们完全可以让你生活得很悠闲,不用担心什么。

对于没有资金与经验我这样说:

我们家开商店那么多年。我们家做生意在我们那里还算是比较成功的。我们做过各种生意,我爸爸也做过好多有创意的事。而我父母都是没上过学的,并且是完全是白手起家。要等在别人那里学经验完了再做自己的那就晚了。别人的经验可以去看看,借签一下。但是自己是站在一个独立的老板的角度来看,这样才会有更大的帮助。如果只是员工,很难体会老板的思考方式的。成功的事业最终看起来都很简单,而简单的东西其实背后是很复杂的,要经过自己的千锤百炼才能得来。

那时对于接下来可以做的事越想越多,一旦自己迈出去了,各种机会才会找上来,实际上并不是机会找上来,而是自己能留意到机会的存在了,机会永远都存在的。

比如我当时立马就出现了一堆机会:暑假快到了,之前在北京的同事回老家龙口去办暑假班了,邀请我和王珊珊一起去教课,这样我们两个人可以先挣点钱,为创业积累资金;吴校长那边达成了合作意向,让我给他们做师资培训,并且了解了一下,XX英语由于忽悠了好多加盟学校,都没有师资能输送过去,我可以把师资培训做成一个标准的项目,先把各地分校的师资培训办起来,这样可以利用XX英语自己的问题来挣点钱;之前十一集训的学生中,有一个是好莱坞中国的副总裁,之前找过我和王珊珊,说要在中国开办影视大学,等学校建成后我们两个可以专门负责英语培训,学员都是将来向国际输送的明星、导演等,当时他和曾志伟两个并列是副总裁,带着张静初等明星们到西方各个国家办中国电影节……

无数的想法,就等时机成熟开始行动了!而要实施这些,就需要尽快离开河南!

52. 山东分校

人的状态调整好了之后,好事也会伴随而来。

有一天,校长跟我说山东一个XX英语分校的校长来拜访我了。我心想,难道我在江湖上已经有点名气了吗?

见到了这个校长,他自我介绍了一下,他姓吴,之前已经听说过我了,现在得知我在河南,所以很想见面聊一聊,给他们指导指导。他非常的客气,并且还带了礼物过来。我真的觉得受宠若惊。

我说:“你们是新成立的分校吗?”

“是的,刚成立没几个月。赵老师给我们好好指导一下吧。”他始终非常客气。

我永远认为诚实是很重要的,所以我马上跟他说:“我现在其实不是XX英语的人了,现在在这边主要是跟这里的校长之前有过交情,所以这次来帮帮忙而已。你们新成立的分校应当北京会派人来给你们协助工作吧?”

吴校长露出无奈的表情:“北京那边是派了人过来,可是好像都没有什么经验,很多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做。我们也找过北京那边了,但现在也没有有经验的人能派过来,实在没有办法,我们这才四处打听,就打听到赵老师了。真的得帮帮我们啊。”

在明确了我不是XX英语的人的前提下,我还是乐于助人的:“不用这么客气,我是希望有更多的好的培训学校帮助到更多的学生的,我会尽我所能来帮忙的。”

于是我们就开始聊山东那边的情况,由于他们目前还在经营,所以我就不说地名了,万一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们聊了如何招生,如何设置课程,如何培训老师等问题。到最后的时候,他非常诚恳地邀请我去那边做几场讲座,以便能实地指导一下他们那边的工作。

我无法拒绝这样的请求,虽然我越来越想跟XX英语划清界线,可是既然我又跑到河南来了,注定我还是难以断绝跟这个圈子里的人来往的。我只是心里决定,仅此一次,以后不再多见XX英语的人了。在这边帮完忙我也要尽快想清楚自己今后到底要做什么。

来到山东后做了几场讲座,反响非常好。这边的学校是两个人合资的,来之后见了另一个校长。他是一个经历丰富的人,自己的工作在公安局,一脸正气,说话也非常得体。跟我聊了很多他们的想法,总体上来讲,我觉得这两位校长确实不一样,商业味淡了很多。吴校长之前就是自己开计算机培训班的,所以学校的经营由吴校长来主导,另一个校长会经常利用自己的人脉资源为学校做些辅助工作。

这次山东之行确实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也算是跟这两位校长结下了缘,以致于后来又有过多次的合作,以及一些难忘的经历。那些之后再讲。

回到河南之后我和车头开始商量我们以后的打算。

之前有过培训老师的想法,在这里尝试了之后效果不理想。但至少我们两个确定了方向,不能给别人干了,因为毕竟都是不懂英语与教学的人开的机构,我们有很多想法都无法自由去尝试。我们既然能在高中的时候就开培训班,现在有了更多的经验了,自己创业肯定是没有问题了。

于是我们在把河南这边的日常事务理清之后,提出我们要离开的想法了。可是,这次离开仍然不是一帆风顺,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狼狈。

51. 重出江湖

我在极度消极的状态下,做了再次去河南的决定。做出这个决定还有一个外因,我在网上跟车头(高中时的“赵车朱李”之一,还记得吧)聊了一次,他因为上的是专科,马上就要毕业了,面临着找工作的问题。

我问他有没有着落,他说还没有。我说:“那你要不放假后先到河南来吧,我带着你先在XX英语的分校磨炼磨炼。”

他觉得这样也挺好,所以我们就这样约定了。

原本消极的我,因为车头即将和我一起开始闯荡,让我又回想起我们高中时的那些辉煌,我隐隐觉得,只要我们四个将来集体下山,一定会在更大范围内创造出辉煌的影响力的。

而我离开北京去河南,势必意味着和王珊珊分开,虽然我们口头上没有说,其实也都明白,这个分开很可能就会变为分手。

我内心非常不舍,但过了几个月这么消极的生活,我非常不适应。我是一个永远积极向上的人,我的心灵就像有洁癖一样,是无法容忍“消极思想”在我的人生中存在的。所以,我得从这种生活中走出来。

最终我还是离开了北京,离开了王珊珊。来到河南,重新开始。

后来车头如约来到了河南,正如我之前想的那样,我们两个重新找回了当年那种豪迈的气势。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教学,我的状态已经完全调整过来了。

人有什么样的状态,就会有什么样的生活。

我的状态调整过来之后,立马意识到了过去几个月那种消极生活是多么毫无意义。也回想起来自己在消极状态下的思考方式是多么的幼稚与偏激。

当我恢复到I’m on the top of the worldlooking down on creation的状态时,我连做梦都是在天空中飞翔的。不过好像是从那段时间开始的吧,或者是之前就是了,我一直到现在,这么多年里,每天晚上做梦都在天上飞,只是随着状态的不同,飞的高度与维度也相应不同。现实生活中不顺的时候,梦里总是飞不高;现实生活中顺利的时候,我不仅飞得很高,我甚至还有梦到飞出九重天,摸到最高层天的梦,还常梦到穿越过去、未来的梦。

状态调整好了之后,自己的学习、工作也非常顺利,我的英语继续在不断提高。我把自己收集到的各种学习材料在电脑上中英文对照,注上音标,把生词附在后面,打印出来后用有塑料纸袋的文件夹一页一页地插好,随身携带,跟在高中时候一样,有空就练。这样的状态影响着公司里的同事,我们每天主动提前来到公司,在教室里一起练英语。这种状态同样带给我们所教的学生。一时之间,什么都变得美好。

当然了,我和王珊珊的关系也因此变得更好了,我们每天晚上打电话,一打就要打到凌晨一两点。我们变得比刚认识的时候更加地亲密,虽然没有一起走夜路,但在电话里聊的东西比在当初一起走夜路的时候还要多,还要深入。

我在这段时间学会了调整自己的状态的更多技巧。Youth那篇文章可能很多英语学习者都学过,而我从那段时间开始,才真正体开始会到了文章中的每一句话。

时至今日,我仍觉得我的青春犹存,我对于心灵的天线调试得非常纯熟,我的境界至少能做到:

身是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日日勤抚拭,莫使惹尘埃。

对于更高一境界的目前只有道理上的明白,而尚未达到。

50. 低谷

春节过后回到了北京。我们在郊区租了一个两居室的房子。王珊珊之前教的一个学生在建外SOHO开了一家公司,听说了辞职的事就叫她去他那里上班。我们回到北京,两个人都没有工作,有这样的机会,自然就同意了。

而我则天天在家,自己想着下一步的打算。

我知道我想要在教育行业做点什么,可是做什么呢?我现在什么资源都没有啊,经验其实也并不丰富。

到处晃荡到王珊珊快下班的时候我又去建外SOHO接她。我常常在楼下等。看着周围各种时尚的白领阶层,我就跟农民工似的。向来自信的我,竟然隐隐产生了自卑的感觉。

我觉得世界这么大,这么多人比我生活美好很多倍,我竟然妄想着去教育他们,我真有点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我仅仅是学了点英语而已,在国贸这周围上班的人们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他们会的东西我可能连听都没听说过。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我的状态渐渐变得消沉。虽然最初天天接王珊珊上、下班让我们感觉很幸福。可是随着我的状态的变化,也影响到了她的感受。她对于我的整天无所事事也开始有了意见,或者不是意见,很可能当时她是在担心我,关心我。可是当一个人消极的时候,所有的信息都会被处理成负面的。我觉得她对我有意见,或者有些嫌弃我了。

我甚至变得常常很悲伤,觉得自己很孤单。

几年后有一次跟她聊天的时候回忆起这段时间的经历,她留下的都是幸福美好的记忆,我才确定了,当时确实是我的心态出了问题。

可是在当时我真的没有转过来这个弯。

我打算先投简历找找工作吧。

我精心制作的电子简历没有办法用邮件发送是个大问题。只能做了一个Word文档以附件形式发送。可是发了无数的简历都是石沉大海。

于是我又换了策略。我的经历比较特殊,为了让收简历的人对我有直观的了解,不看我有没有学历与证书,而是看我的能力。我专门用Flash制作了动画版的简历,并且用中、英文对照两种语言录了音,刻录成光盘与彩色打印的简历装在一起成为一套。光盘在放进电脑后会自动播放,我想如果有这么一个多媒体的简历,用人单位就能很快直观地了解到我的综合能力了。

我就拿着这样的多媒体简历直接去各培训机构当面递交。可是我都被拒之门外。

总算有一天,我接到了洋话连篇的通知,让我去参加面试。当时真的非常高兴,满怀希望地去了。

我带着我的电子简历,给了接待我的人。果然产生了不一样的效果,一会儿就有个老外过来跟我聊。他是外教主管,跟我聊了聊我的经历,他对我非常感兴趣,希望我能和他一起做管理工作。我当时确实一根筋,我说我不喜欢做管理,我还是希望能做教学。

结果我又被转到另外一个部门,去参加中教老师的面试。在面试的过程中我才知道,我以前发的简历为什么没有什么回音了,原来XX英语在同行业中名声非常之差。面试我的几个中教对我非常不客气,我并不觉得自己的试讲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但他们对我之前在XX英语教学的经历好像很瞧不起,用各种办法来质疑XX英语的教学方法,而实际上我并没有按照XX英语的方法去做试讲。

最终我被告知回去等通知,但我心里很清楚,已经没有希望了。

两个月左右的时间,我一直处于无业状态。在这期间我做了很多打算,但都没有可行的。找工作也找不到,更重要的是意识到在XX英语的工作经历原来是人生中的一个污点之后让我更没有心思去找工作了。

我已经走投无路了。但这不是对我打击最大的,更大的是我和王珊珊的关系越来越冷淡了。其实最主要是我的状态导致的。

就在这时候,河南那边的副校长打电话给我,跟我深聊了一次。他说之前的校长已经不干了,他们觉得被自己被坑了,当初加盟的时候承诺得非常好,让他们觉得就跟加盟开一间麦当劳、肯德基一样,但交完加盟费后才慢慢发觉上了当。如今学校已经开了起来,师资没有,课程体系也没有,市场完全得靠自己做。他说自己可以认宰,但无法面对学生。希望我能过去帮他,他真的想把学校做起来,认认真真的做教育。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我,一定会立马拒绝的。可是现在我正是绝望的时候,我竟然有点动心了。

49. 再变

很多人认为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可是很少有人明白,我从小就是一个生意人,从上小学开始我就天天跟各种各样的人斗智斗勇,因为我们家开过批发部、开过影视厅、摆过台球桌、开过挂面厂、开过饭店、古玩店……我上初中就自己在学校里批发零食给同学卖,用赚来的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去玩。更不要说我高中办培训班的事了。

我发现我对于纯粹做生意的事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挣钱了当然能让人生活得更好一些,可是我觉得我承受不起对我人生的浪费,我觉得我应当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仅为挣钱来消耗我的生命,枉我来这个世界一趟。

公司的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我马上就可以开始接手帮主的客户资源来推订单,并且都是他多年来的老客户,几乎不需要我怎么推销就可以成单,并且是非常巨额的单。

可是我和王珊珊商量好了,要辞职。

帮主非常不理解,他问我是不是嫌弃地方太小,叫我再坚持一段时间,马上就会有钱我们可以到北京、上海设立办事处,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我告诉了他我的想法,也跟他说,这期间我想清楚了,我还是应当回到教育行业里来,赚钱并不是我的目的,做有意义的事情对我来说才是更有吸引力的。

他极力地挽留我们,甚至提出了直接出钱让我在当地办个学校,这样可以在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同时还能和他一起创业。

可是我们还是觉得并不是办一个学校的问题,我心里还是想做更大的事,而这更大的事并不是在一个小城市里开一个学校就能完成的,最起码也要回到北京做。

帮主最终没有劝住我们。我们说了,春节回家后我们就不来了,直接会回北京去。我也同意帮他电话面试新的员工。走之前帮主很伤心,他坚定地说:“你一定会回来的,你放心,只要你想通了,你随时都可以回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帮主的生意果然越做越大,工厂实力强大,他们自己建了楼,工人也很多,从生产到销售全都搞定。我偶尔翻看他们的网站的时候真为他们高兴,当然也不后悔离开那里。

我在那段时间拍了很多工具的照片,发一些上来给大家看看吧,看着就想拥有,可惜的是当时自己没留几样作纪念,现在也不好意思找帮主要了。

tools2 tools3 tools4

春节回家后跟家里人讲了我这一年的情况。他们对我这么频繁辞职表示非常不理解,尤其是山东的这个工作,我妈说你就先挣个几十万回来也好啊。我爸其实始终不相信我说的话,他总是怀疑我肯定干得不好,干不下去了。更甚至是因为我大学没上完,所以根本就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于是他就说如果我还打算回去继续上学的话,他一定想办法继续供我上。我妈就说他老是拉我后腿。

我妈更感兴趣的是王珊珊,她问我是不是在跟她好。我怎么都不承认。我知道承认了我妈就会继续念叨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

我是不愿意用人类社会的任何无聊的框框来约束我的。我也推崇个人的独立,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当不适合的人非要为了某些无聊的约定或者习俗而绑定在一起的时候,人生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有些人可能会认为那就是生活,为了给自己内心求得安宁,自欺欺人地说那样才是成熟。我认为那是胡扯。

我和王珊珊之所以能成为Soulmate,就是因为我们都是个性非常独立的人,追求自由的人,不在乎世俗的人。

这些我已经不指望我的父母能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