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瓶颈

从2006年底到2007年初的这半年时间里,我们一直比较艰难又快乐地发展着。或许有些人在讲创业故事的时候会用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当时如何如何地苦,我们如何如何地痛定思痛,我们如何如何地克服多少艰难险阻,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成功了!

可是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样说的人大多都是骗子!

至少也是无意间做了骗子!

因为你从他们讲这些经历时所流露出来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他们是很向往这样的时光的,他们是很享受这样的经历的。因为这样的经历一点都不痛苦,相反,是无比快乐的!

我不想学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为了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多么坚强、有毅力的创业者形象,而大肆渲染曾经吃过的苦。我会老老实实地说,这个时期的经历是我无比幸福、快乐的时期。

我们常常在破产的边缘,没有钱吃饭的情况出现过好多次。但每次都非常神奇地有学生找我们报名,交了学费,然后我们又能维持一段时间。我们有时会一下招到好几个人,手头马上宽裕了,这个时候我们不会把钱存下来,而是留一部分生活费之后给俱乐部添置一些东西,比如电脑、图书之类的。

我在那时候对于人生就是以一张由无数节点互相联结而成的大网的形象在看,我不做太多的规划,永远坚持做好当前的每一件事,真诚对待每一个人,以确保当前的节点是最完美的。只有这样,我才能积累一个个完美的节点,这些节点又共同能产生积极的、正面的势,让我们往更好的方向走去。更重要的是,现实中发生的事情不断地在验证着这个观点。

就像塞改第一定(世界第一等)里唱的那样:人生的风景亲像大海的风涌,有时猛,有时平,亲爱朋友你要小心……

我们在顺势走了一段之后,马上就遇到了新的问题,把我们往波谷拉。现在回头来看,一切很清晰,可是当时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所在,也难免被事物发展过程中的波浪带着起伏了。

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好。所有的事情都在欣欣向荣的前进着。

可是随着学员数量的增加,事情越来越多。我一直以来事必躬亲的做事方式越来越不现实了。由于我比车头要早一年进入社会,大家潜意识中默认了所有事情我来主导。而我自己也从贴海报,到演讲,到收费,到教课等等,每个环节都要亲自上阵。可是慢慢地我的精力就已经顾不过来了。

我跟车头商量,让他来分担一些场次的讲座,我因为综合经验多一些,可以多做一些策划、外联方面的工作,演讲和讲课以他为主。可是车头现在对自己的信心还不充足,演讲对于他来说还是挑战很大。其实我完全觉得他有能力做演讲了,只是强推不是我愿意的。最后的结果就是他多带一些课,其它的事还是以我为主。

这样的安排在一段时间内缓解了一些我的压力。可是越往后越不行了。毕竟靠一个人的精力还是忙不过来的。在这期间有好几个学生主动帮我们分担了很多工作。有的帮我们发传单,有的帮我们贴海报,还有的帮我们联系学校的社团、学生会,我心里对他们非常感激。因为他们不但不要报酬,还交学费给我们。我有好多次跟他们聊天表示我非常不好意思收他们的钱,可是他们却安慰我,说与其把钱交给学校,还不如全交给我们,因为只有在海豚俱乐部才感觉真正学到了东西。

我那时候对这种状况非常纠结,一方面我能清楚地知道,这几个帮忙的学生对我们是完全信任的,对于我说的话没有任何质疑;另一方面我也了解人性的弱点,在认同的时候没有任何问题,一旦心里对某人或某事产生了芥蒂,就会有完全相反的看法。我所说的话就很有可能被认为是极度虚伪的,在一些所谓世故的人看来,我简直就是一个大忽悠。所以我心里常常感到不安,他们越是这么地信任我,我就越感到危机重重。简化一点来说,就是我说的和做的不一致,声称反对商业化,却又在收着钱办培训。如果我真是为了挣钱的目的来做培训反倒更容易一些,可以明目张胆地做商业化的事情,心安理得地收学费。我收着学费,还说不做商业化,对于不认可我们的人来说甚至会说出更难听的话,诸如“既当XX又立牌坊”之类的。

于是,在现实中精力不足与内心不能平静这两重压力下,我觉得无比纠结,想要尽快把一切理顺,否则自己承受不了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