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连连看

这么一折腾,我们立马面临的不是如何创业了,而是如何生存的问题。

怎么算剩下的钱都不够做任何事情的。我忘了当时到底还剩下多少钱,总之少得可怜。一起步立马就面临这么大的危机,弄得我们措手不及。原本打算办一次十一假期的集训,由于跟那个女的折腾了半天结果又不合作,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自己办十一集训的可能性已经完全没有了。

我们跟山东那边联系,想尽快推进一下师资培训的事。对方说还有几个老师没到位,同时现在马上面临十一集训,师资紧缺,正想叫我们几个过去先把集训带完再说。新老师还没有稳定下来,教学能力更不敢保证,他们不希望学校的名声受到影响。师资培训的事还是先搁一搁。

人想要的往往不是在当时的现实下立马能做的。

我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路到底要怎么走。我这时想起了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的那场著名的演讲,翻出来又看了一遍。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尤其是他提到的connecting the dots的观念,我也开始尝试把我人生中看似不起眼或者不相关的点给串起来,我发现我的人生其实是有故事线的。曾经的经历,无论多么辉煌,也无论多么痛苦,全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很多时候我无意间看的书,做的事,学到的东西,在以后的某些点上全都被用到了。

人的经历好像是在一张巨大的网上点亮一个个节点,每个节点都是相互关联的,没有哪个节点不重要,我们就是在一个一个的点之间跳来跳去,直到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我们回头一看,原来这些点全都串起来了,形成了我们的宽阔的人生轨迹。每个节点都好像不愿被抛弃,即使有很长一段时间好像有某些点停在那里了,貌似就要被遗忘了,可是最终它们都会跟后续的点联结起来。使得人生的轨迹更宽阔,也更完整。

这张网是所有生命的舞台,在一个人所点亮的轨迹上常常跟别的生命发生交叉、重叠、平行以及远离,而推进这一条条轨迹前进的有两个力,一个是生命个体自己对每一个节点的选择,一个是点与点之间内在的想要联结在一起的力的总合所形成的势。当这两个力比较相符的时候,人生就会变得非常顺利,人也会变得非常快乐;相反,当个体对节点的选择与之前所有节点所共同形成的势所指的方向不一致时,就会产生沮丧、痛苦。

从那时起,我开始慢慢地学习如何顺应事物发展的势。

当下的势已经比较清晰了,我们只需要顺势而为就可以。所以我答应了十一去山东先带一期集训再说。对于以后的事情,不必有任何的担心,所有未来的点也终会像过去的那些点一样,稳稳地联结起来的。我们只需要保证当下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尽可能做到最好,这样我们才会积累起一个个漂亮的点,等联结起来的时候,才会有漂亮的、精彩的人生。

十一假期到了,我们一行三人再次来到了山东。我们三个人以最佳状态带完了这期集训。感觉这是我们这几年来带得最轻松、最快乐也是最有效果的一期集训。因为没有了XX英语公司里那种氛围的干扰,同时在教学上我们自己可以决定,我们可以不拘泥于XX英语的教学方式,把我们这些年来积累的各种教学方法与理念自由地发挥出来,老师教得爽,学生学得爽,感觉非常地痛快。

集训完了之后我开始跟这边的校长谈师资培训的事。当面谈了之后我才渐渐明白了,原来他们真正想要的并不是师资培训。他们更希望的是我们几个人能留在这里教课。主要原因是当地确实很难招到合适的人选,稍微优秀一点的都不愿留在本地发展。因此即使我们给做了培训,很有可能他们也留不住,反而增加了接受培训的当地老师产生到大城市去发展的想法的可能。所以,这么看来做师资培训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保险的事情。

明白了他们的想法后,我也想明白了,其实不光他们这里是这种情况,其它地方的分校面对的都是相同的问题。以前设想的师资培训的事情,现在看来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我倒是没有轻易就放弃这个计划,我又想了一条方案。既然好的老师不愿意在小城市发展,那我何不在北京搞一个师资培训与输送的机构呢?我在北京招老师很方便,培训完了之后立马就有工作机会,对于接受培训的人来说更有吸引力。当我的老师资源充足的时候,我可以随时调动老师,以解决各地缺老师的情况,跟老师多渲染一下除了可以工作挣钱外,同时可以免费到各地旅游的好处。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比之前的直接做师资培训的事更靠谱。

于是我跟两位校长谈了我的这个新想法。但他们对这个事也不报乐观的态度,他们更希望的还是我们能留下来。我再三的表明我们不可能留下来之后,他们勉强同意了我的这个设想,也不再多做挽留了。

我们再次回到北京,又带回来新的想法,我觉得果然印证了connecting the dots的这种思考方式。只是当时的我,没有想到,这个想法同样还是想得太简单了,并不是那么可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