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负能量的危害

“飙”这个活动并没有预期中那么好的效果。也没有坚持下去。

第一次大家坐在一起的时候因为都是兴致勃勃的,我也反复强调了活动的规则。再三声明不需要对别人提出的关于自己的问题进行解释,如果自己认为属实那就虚心接受;如果并不符合现实,那就反思自己为什么会给别人造成这种印象。所以这一次,大家面对自己面前的这张纸的时候都没有说什么,从表情上看得出来内心的纠结。完了之后我又重复了上述规则,并且提议在接下来的一星期里,自己制定计划,集中解决自己存在的那些问题。

问题出在第二次的活动上。因为大家拿到的跟第一次拿到的几乎是一样的。写问题的时候大家也不知道写些什么了,因为感觉没什么改变。并且也因此产生了互相认为对方冥顽不化的感觉。虽然都忍着不说出来,但从表情上,以及欲言又止的那些细节上已经非常明显的表现出来了。我直觉不让大家说出来的话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了,因为接下来大家非但不会去努力改变自己,更有可能演变为互相之间暗地里指责,而当面不说。于是我让大家放开去说了。

结果可想而知。主要集中在对自己的辩解以及对别人的指责这两条主线上。虽然我在努力引导,可是几乎起不了任何作用。这个活动自然也就无法搞下去了。

现在再分析一下,这个活动的目的是好的,可是它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引发负能量。这些年来随着管理经验的积累,我越来越清楚的认识到人类是非常感性的物种,即使是貌似极度理性的人(如技术团队的人)也一样,管理时都得要以感性动物对待。从大的方面讲,管理者就是要不断传递正能量,有时可以利用一下负面情绪,但方向仍然是为了激发正能量。

“飙”这个活动完全把参与者引向负面情绪上了。我以前学英语的时候总结出来一个规律,当自己心情好的时候,学习效果非常明显;相反,当自己心情差的时候,或者急于求成的时候,学习效果非常不好。后来在二语习得理论中知道了这个叫”情感过滤”。没想到这个规律不仅仅适用于学语言,在管理上也是一样的。当大家的状态完全处在负面情绪主导的时候,再用道理去说服都不会起作用的。即使是理性上明白,仍然抵不住发自内心的排斥。

从这段时间起,我对于人类的语言慢慢有了新的思考,觉得语言确实是非常不寻常的一个事物。我在若干年后写过一篇关于语言的感悟,节选一部分在这里:

在观赏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注意到了:语言文字是这个世界的一大祸害。表面上,它在推动着人类社会的进步。而在背地里,它给人与人之间建立起了一道屏障。

如今这个屏障已经无处不在了。小到夫妻之间、朋友之间,大到国家之间、宗教信仰之间。无数的误解都在悄无声息地而又轰轰烈烈地从各个屏障间产生,让人们在这颗孤零零的星球上热闹非凡,不至于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多么的渺小、孤独、无助。

圣经创世纪第十一章说耶和华看到人们要建造一座城,并且在那里建造通天塔,就去那城里变乱了人们的语言。那座城被称作巴别城,巴别是变乱的意思。

我觉得有这样一种可能性。圣经里的这一章也是在变乱人们的思想。我猜测耶和华并没有变乱人们的语言。而是去创造了语言。

很可能本来是没有语言的,人与人之间才得以有最直接的交流。语言作为一个工具,也会和其它工具一样,有它的方便之处,也有它的局限性。而耶和华只需要教给人们一种语言,让人们对它产生依赖就可以了。

语言的局限性,使得人们在表达自己的感受时,不能达到最精准。而别人在理解的时候还会产生误差。这样人们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语言文字也在人们理解的差异中产生变化,进而演变出不同的语言体系。使人们的分歧再次加剧。这样人们要团结起来的可能性就太小了。

在圣经里,把这个细节故意写为人们本来就在使用相同的语言,耶和华只是变乱了人们的语言。这其实很可能也是变乱的一部分。

故事的真假无所谓,是否有信仰也无所谓。单看这个事情,只是语言文字这一个小小的伎俩就可以带给人类这么大的影响。那么很可能还有很多我们没有觉察到的事物,在影响着整个人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