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再变

很多人认为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可是很少有人明白,我从小就是一个生意人,从上小学开始我就天天跟各种各样的人斗智斗勇,因为我们家开过批发部、开过影视厅、摆过台球桌、开过挂面厂、开过饭店、古玩店……我上初中就自己在学校里批发零食给同学卖,用赚来的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去玩。更不要说我高中办培训班的事了。

我发现我对于纯粹做生意的事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挣钱了当然能让人生活得更好一些,可是我觉得我承受不起对我人生的浪费,我觉得我应当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仅为挣钱来消耗我的生命,枉我来这个世界一趟。

公司的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我马上就可以开始接手帮主的客户资源来推订单,并且都是他多年来的老客户,几乎不需要我怎么推销就可以成单,并且是非常巨额的单。

可是我和王珊珊商量好了,要辞职。

帮主非常不理解,他问我是不是嫌弃地方太小,叫我再坚持一段时间,马上就会有钱我们可以到北京、上海设立办事处,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我告诉了他我的想法,也跟他说,这期间我想清楚了,我还是应当回到教育行业里来,赚钱并不是我的目的,做有意义的事情对我来说才是更有吸引力的。

他极力地挽留我们,甚至提出了直接出钱让我在当地办个学校,这样可以在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同时还能和他一起创业。

可是我们还是觉得并不是办一个学校的问题,我心里还是想做更大的事,而这更大的事并不是在一个小城市里开一个学校就能完成的,最起码也要回到北京做。

帮主最终没有劝住我们。我们说了,春节回家后我们就不来了,直接会回北京去。我也同意帮他电话面试新的员工。走之前帮主很伤心,他坚定地说:“你一定会回来的,你放心,只要你想通了,你随时都可以回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帮主的生意果然越做越大,工厂实力强大,他们自己建了楼,工人也很多,从生产到销售全都搞定。我偶尔翻看他们的网站的时候真为他们高兴,当然也不后悔离开那里。

我在那段时间拍了很多工具的照片,发一些上来给大家看看吧,看着就想拥有,可惜的是当时自己没留几样作纪念,现在也不好意思找帮主要了。

tools2 tools3 tools4

春节回家后跟家里人讲了我这一年的情况。他们对我这么频繁辞职表示非常不理解,尤其是山东的这个工作,我妈说你就先挣个几十万回来也好啊。我爸其实始终不相信我说的话,他总是怀疑我肯定干得不好,干不下去了。更甚至是因为我大学没上完,所以根本就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于是他就说如果我还打算回去继续上学的话,他一定想办法继续供我上。我妈就说他老是拉我后腿。

我妈更感兴趣的是王珊珊,她问我是不是在跟她好。我怎么都不承认。我知道承认了我妈就会继续念叨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

我是不愿意用人类社会的任何无聊的框框来约束我的。我也推崇个人的独立,没有谁是离不开谁的,当不适合的人非要为了某些无聊的约定或者习俗而绑定在一起的时候,人生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有些人可能会认为那就是生活,为了给自己内心求得安宁,自欺欺人地说那样才是成熟。我认为那是胡扯。

我和王珊珊之所以能成为Soulmate,就是因为我们都是个性非常独立的人,追求自由的人,不在乎世俗的人。

这些我已经不指望我的父母能理解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