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番外——睡觉功(下)

在一次物理课上,我又睡着了。对,是坐得笔直睡着的。

这次没有上次那么戏剧化。物理老师对我很好,因为我常常不做作业,但考试又考得好,他常对别人说我肯定没什么问题,将来一定能考个好大学。我们也常常能开个玩笑什么的。

我在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他打了一棍子,然后他就在那里笑:“我可是开了眼了,没见过你这样的,坐得这么直还能睡觉!”

我正想开口解释呢,全班同学们又笑了,有人大声说:“老师,那你真是不知道,赵金海经常这样的,我们都习惯了!哈哈哈……”

我去!这都什么人啊,才是第二次被抓住而已,他们怎么就能得出我经常这样干的结论呢?虽然我是真的经常坐着睡觉,但没有经常被发现啊。

当有了第二次的事情之后,同学们说什么都不相信我上课是在听课了。所以没办法,我也就只能想办法把座位调到最后一排去了(当然还有别的原因,看我前面的文章就知道)。自从坐到最后一排后,我就直接光明正大地睡觉了,趴在桌子上睡,也不用考虑要坐直。

还是趴着睡舒服啊。我能睡觉的事也就成了大家都知道的一个特长了。

我的睡觉功练到最高境界的时候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实现了爱因斯坦想实现的一件事情——时间旅行!

事情是这样的,到了高三的时候,学校的时光最无聊,我的睡觉功也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那天早上上学后吃完早点就是早自习。我觉得很困,于是我就趴在桌子上睡了。同学们都在哇哇乱叫,有的背英语,有的背诗词,有的真的在哇哇乱叫。没错,这种叫声正是最好的催眠音乐。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可是没过多久就有人推我,我听到是李小开的声音,他说:“起来,走了,放学了!”

我没反应过来,以为他在开玩笑呢。

我眼睛都不想睁开,迷迷糊糊地说:“胡说什么啊,哪就放学了,我刚睡下不久啊?”说完趴下继续睡了。

我估计李小开也无语了,继续把我推醒:“赶紧,大家都走光了!”

我心里有点不爽,又没什么重要事情,非要把我弄醒干什么啊?

我懒洋洋地揉着眼睛,一边睁开眼睛一边准备叫他别打扰我睡觉。结果我还没开口,发现教室里确实都没人了。我这时还不相信放学了,问他:“哎?人都去哪儿了?今天有什么活动吗?”

李小开把表拿到我面前:“你自己看看几点了!”

啊?!怎么回事?真放学了!我才睡了一会儿啊!

这是真的。我自己真的觉得就是刚趴下不久。那时候还没有流行“穿越”这个词,不然我当时的感觉就完全是穿越了。我又看了一下时间,再看周围的同学都走光了,我知道确实是放学了。可是这也太神奇了,中间那么多节课,课间各种混乱、吵闹,甚至还有课间操时间,我竟然就全都没有意识,难道我是晕过去了?这个问题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想明白。

虽然表现形式是我睡觉了,如果李小开以及我的同学们不是在骗我的话,如果他们是真的看到我一直在睡觉的话,那对于我来说也是时间旅行。

传说有这样一个段子,因为在被问到相对论的时候,一般人无法听懂专业的解释,爱因斯坦就这么回复:“假如你刚度过两星期的蜜月,随后你的丈母娘来了,和你们一起住了两个星期,这前后两个星期的时间虽然一样长,但你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这就是相对论。”

如果他真这么说过的话,那么同理可得。虽然李小开及其他同学经历的时间与我睡觉的时间一样长,但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因此按相对论来说,我的时空与大家不一致,我穿越到了大家的未来!我实现了时间旅行!哦,耶!

说点正经的吧,其实我睡觉的事不仅仅发生在平时,我在小升初考数学时睡着了,考到了重点中学;中考时物理、数学睡着了,考到了重点高中;高考时数学、理综睡了,虽然成绩很差,但我还是如愿以偿到北京来混了。所以睡觉其实体现的是我的人生态度,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虽然我尚未悟道,但至少我的心在相当程度上不为物转。释迦老师说“若能转物,则同如来。身心圆明,不动道场”,我的睡觉功其实是值得说道的。哈哈,就此打住,不吹牛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