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大事件

5月12号我们讨论完之前提到的赠品小笔记本的设计细节,我到楼下饭馆吃完中午饭,有点困,我去得晚,吃完就差不多两点了,没几个吃饭的人,我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这一睡不要紧啊,在我做梦的时候竟然发生了震惊全世界的大事。我两点半的时候醒来,出门一看,写字楼下面好多人,发生什么事了呢?我不爱凑热闹,这个疑问也就闪了一下,我也没多想,继续拿着我的iPhone(那时候很酷的,街上很少见到拿iPhone的人)刷Google Reader。回到办公室,大约快三点左右的时候看到新闻说发生大地震了,刚好就是两点二十八分我在楼下睡觉的那会儿。看了一下是汶川。刚开始不知道具体是在四川的什么位置,打开Google Earth查了一下,我的头嗡的一声,这不就是我家旁边吗?

我赶紧给我爸打电话,我爸还有点意外,说怎么刚震完我就知道了,我说现在网络很发达,不用等到新闻联播的时候才能看到当天的新闻。我赶紧问他们家里什么情况。听得出来我爸还在努力保持镇静。他说我家商店所在的楼裂了好多缝,还好没塌。现在所有人都跑到大广场上待着了,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地震还在断断续续地继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我让他们就待在广场上,千万不要回屋里去。

这个时候还不知道震级到底有多大,电话也能打得通,我也没有意识到这次灾害有多严重。因为我们家本身就是处在地震带上,发生地震我也没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但后来各种新闻铺天盖地地传来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这是百年难遇的大地震。更糟糕的是我给家里人打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心里着急但完全没有办法。我又给我妹妹打电话,那时候她还在重庆上大学,她已经吓得不行了,跟同学们都在楼下躲着。我也叮嘱了她一些注意事项,然后让她试着给家里打一下电话。结果她打通了,但我一直打不通,从她那里知道家里都没事,我也就放心了。估计电话网络已经受影响了。我爸爸自己找来篷布搭好了帐篷,准备晚上就在广场上住了。

我这时候心里非常矛盾,想马上回到家里跟父母待着,但一想这样没什么意义。晚些时候电话又能打通了,我让他们买票来北京先住着,但他们不肯来。我妈妈当时就在大广场边上开着一个包子铺,由于大家都不敢在家里待着了,肚子饿了没有吃的,我妈就跑回去蒸包子,卖着非常火爆。我让她不要去店里了,太危险。她说老天爷要真的不让她活了她也没办法,老天爷让她活那什么事都不会有的。况且在那种情况下蒸包子给大家吃,虽然没有免费送给大家,但这平时看来很正常的一件事其实也是一个善举。所以她就更加有勇气了。

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一直关注着新闻。

第一天、第二天,电视上、网络上到处都是天佑四川,四川挺住的报道,就是看不到任何新闻提及我家。我从刚开始的着急慢慢转而有些愤怒了。我开始在网上陇南人活跃的论坛里与大家讨论,如何让媒体注意到我们,四川与甘肃的行政划分竟然让人们产生了如此大的盲区,只要拿出地图看一眼,就很清楚陇南离汶川的距离非常近。可是这时候才让人感受到深深的无力感。

王雪是山岳救援队的成员,14号她放下一切工作,与救援队一起奔赴最前线。虽然有军队已经去救灾了,但由于不专业,实际上对于前线的救援无能为力,即使是温总理再激将,不会救那也没办法啊。王雪以及队友们去的都是军队完全进不去的地方,他们小小的一支队伍,救了无数的人、村落,在最前线要比军队的作用大得多。

虽然后来媒体上开始报道我们家的灾情了,但人们关注的焦点都在四川,因此知道陇南的灾情的人仍然不多。更可气的是好不容易有一次直播的机会,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连线甘肃救灾的前线,主持人着急地问灾区的情况,而那个救灾的负责人却在那里打官腔,不紧不慢地说着“在省政府XXX与XXX的领导下……”主持人一副无奈的表情,好几次打断,声明想要了解最前线的情况,他那个人就好像没听到一样,继续念着他的稿子,没办法,主持人只好找个借口挂断了。这么好的让全国人民关注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

虽然后来周永康、胡锦涛、温家宝等先后都去了我们家,但人们在这次事件中实际上积累了非常多的负面情绪。最直接的例子就是,我的父母在自己搭的帐篷里住了一个多月,没有任何政府的人来过问。

那年年底的时候其实在我家发生了暴乱,人们对于地震期间的事都忍了,但在灾后当地政府想要把市政府搬走,跟汶川县一起向中央提交了迁走的申请。汶川是因为毁害得彻底,无可厚非。但陇南远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这个消息在民间传开了之后,人们终于愤怒了,地震的时候没人理都罢了,如今还要搬走,把人民扔在那里不管了。可惜的是大山沟里的老百姓太朴实,闹点事完全被武警与军队给镇压了,虽然政府没有迁走,但几百人因此被抓了,到现在不知所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