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取经

来到呼市的时候感觉这个城市真好,很凉快,空气也很清新,让人顿时感觉轻松了很多。或许心理因素占了很大部分吧,因为从每天面对的各种问题当中一时抽出身来,可以先不去想那些不知道如何解决的事了,所以有了轻松的虚假感受。不管那么多了,总之就当来这里取经兼度假了。

跟刘洋天沟通了一下接下来的具体安排,我发现一来就让我惊讶了。我想现在离十一假期这么近了,讲座不好安排了吧,即使安排了也不够时间宣传啊。因为我一般办一场讲座最起码要提前一周开始准备,宣传最起码要五天以上才差不多能保证来够人数。结果刘洋天告诉我这些不用担心,他自有他的方法。宣传只需要一两个小时就可以了。我当时真有点怀疑他是个大忽悠了。

接下来的进展让我对他不得不服了。我们的配合非常顺畅。我每天只需要演讲完了之后不断再改进演讲内容就可以了,其它的事我完全不用管。他就像是我的经纪人一样。讲座的宣传我跟他去过,果然只需要一两个小时就足够,不仅如此,来听讲座的人比我之前宣传那么久的人数都要多,几乎是场场爆满。具体方法我就不便说了,但原则上其实不复杂,说到底就是充分研究听众的心理,在最合适的时间、最合适的地点让潜在感兴趣的人群得知讲座的信息即可,这样就能非常省力,同时效果还很好。

除了讲座前期的组织与宣传外,刘洋天在讲座的流程设置上也非常到位。他给包括李太在内的无数大大小小的讲师筹办过无数次的讲座了,各种讲师的内容都几乎能背下来了。在他的经验里,讲师讲的东西只是影响招生率的少部分因素,只要讲师讲的能过的去,他就有一整套的办法促成听众报名。这也是我从来没有思考过的问题。我向来坚信,只要讲的好,学生自然会来咨询,不来只能怪讲师讲的不好。他跟我分享了很多东西,让我明白了人的从众心理、害羞等因素跟咨询报名之间的关系,即使是因为讲的好,有想来咨询的人,也会因为看着没多少人咨询,或者讲座中没有这个环节而流失掉相当一部分。

这种流畅的配合让我感觉非常爽。这不就是我希望我们的团队能达到的状态吗?我在呼市的这段时间里一定要多向刘洋天学习。除了学这些做培训机构的实际经验外,还向他学习那种与人合作时的直爽与信任。我感觉这次经历会对我回去后带领海豚俱乐部的发展起到非常大的促进作用。

当然这种合作的爽快不仅仅是我一方面的感受。刘洋天也对和我的合作非常满意。他之前合作过那么多讲师,他说我是他遇到的第一个真正在研究教育的,不管什么社会上培训机构的讲师,还是什么知名大学的讲师,大多都没有东西,讲来讲去就那点货。尤其那些讲背单词的,就是找那几个有意思的段子凑的,真正要按他们吹嘘的什么词根词缀、谐音的方法去记单词,找规律、找谐音的时间就够长的了,况且很多都还非常牵强。

还有我的真诚也让他感觉很好,他之前接触过很多人,合作的也很愉快,不过总是能感觉到那层利益关系,要小心的维护。我这个人好像没有金钱的欲望,怎么着都行。所以也可以毫无顾忌地合作。

在呼市做完了一圈巡回演讲,讲座效果不错,招生效果也还可以,但毕竟开始的太晚了,最后几场的时候甚至有学生想参加培训但都已经订好票要出去玩了。所以这一圈下来我们俩除去所有成本之后就分了几千块钱,对于他来说这就算没挣钱,但对我来说,这可是相当了不起的事了。我在海豚俱乐部发展的这么久以来可从来没有盈利过,财务表格上一直是负数。

十一期间的课带完后准备启程回来了。结果就在结课的当天突然降温了。我还穿的是夏天的衣服,没想到呼市冷得这么快。我感觉就在我刚出门一下子冷下来的,幸好我在一个商场附近,赶紧买了一套保暖内衣躲到卫生间穿上了,太狼狈了。

虽然有点糗,可是在穿上保暖衣之后浑身温暖的感觉也一下传到内心深处了。我觉得我真的取到经了,我们的团队有希望了。我怀着满心的憧憬踏上了归途。我当时不知道,这次的经历对我之后的影响远比我当时意识到的大得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