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再次迷茫

几经周折之后,书店如期开业了。开业没有什么特别的仪式,我们也没有什么多余的钱搞仪式,仅仅是我们六个人按一个约定的时间点,来到书店,开了门,收拾好东西后大家照了一张合照。好在当天我们录了像,这段珍贵的经历得以有音像的记录,我每次从光盘里翻出来看的时候都感慨万千。

书店开业了,培训也在正常运转着。可是一切的进展还是太缓慢,因为我们始终还是没有摆脱贫困的生活。由于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景,对于艰苦的生活条件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触,在事业上我们全心全意地做着,这样就问心无愧了,我们心里始终坚信,只要我们把我们做的事情做到最好,挣钱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

可是接下来的一系列事实改变了我的看法,不,不是改变,是改进了。在坚信把事情做到最好的前提下,还要讲究方法、策略。

主要是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我预期的通过开书店来让整个队伍凝聚起来,让大家都有主人翁的意识,这个目标最终还是没有实现。虽然在筹备的过程中大家一度找回了曾经的向心力,可是当一切进入正常运行状态的时候,原有的问题全都再次出现了,并且出现了愈演愈烈的趋势。这样的变化让我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总结来看,我当时系统性思维的能力还是太弱,其实整个过程都是在用新的事件来试图转移矛盾,它会起一点点作用,但仅仅是解决表面问题。深层次的本质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问题肯定会反复出现,并且会像滚雪球一样,每循环一次就更加严重一次。我无法看到当时的根本问题在哪里,或者说看到了却并没有意识到那些问题的重要性,比如每个人的个人愿景并没有得到重视,机械地为一个共同愿景而压制个人愿景的发挥是系统中的基本矛盾。这个矛盾就会投射到各个方面,引发各种问题,而我们却疲于解决那些引出来的问题,根本没有静下心来思考如何解决基本矛盾。

在当时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解决办法,我也开始对我当初那么积极地推进开书店的决定产生了怀疑。

第二件事对我产生了很大的积极作用,虽然没能让我明白上述问题的根本原因,但给当时的我们带来了历史性的转变。事情是这样的: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接到了我上上任英协会长范永翔的电话,他已经是新梦想的名师了,也知道我在创业,虽然我们做得不大,但对我非常肯定,很支持我走的路线。他打电话给我是因为和他以前一起开过学校的刘洋天如今在呼和浩特开培训学校,缺讲师,马上就要到十一长假了,想从北京找讲师过去做一个巡回演讲,招点十一假期的学生。他已经在新梦想很稳定了,不会冒风险轻易出来演讲的,所以就想到了我,想把我推荐过去。

我当时想了想,这件事还是挺靠谱的。一方面我可以先从自己的这个小圈圈里跳出来一下,走出去一趟或许能让我容易看清楚问题;另一方面可以去取取经,看看别人的培训是怎么做的,万一有值得借鉴的地方,或许能给我们的事业带来大的转机。于是我就同意了。

呼市那边的负责人刘洋天是一个很爽快的人,有什么利益方面的问题直接提前就谈好了。我跟他其实早在04年就认识了,只是不太熟,没有深接触过。这次有预感合作会非常顺利。所以我就安排好了海豚俱乐部的事情,动身去呼市了。

唐僧去西天取经,我去北方取经。这一趟还真取到了一些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