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色诱

前面提到校方为了留下我,用了各种手段。大家可能很想听听我说的色诱的事,但我犹豫了好久,不知道该不该写出来。毕竟可能涉及到对某些人的影响,虽然大家在这里看不出来我说的具体是谁。

可是既然不小心抛出来了,不说真的对不起大家。那我还是简要说说吧。

那次是校长告诉我要带我去郑州出差,到郑州的分校去学习学习经验,因为据说那边的分校办得很不错。校长专门安排了一个司机开车载着我们俩过去。

一路上校长跟我聊了很多,他跟我讲他的奋斗史。他是如何从小就出来做生意,如何在没有钱的情况下,利用他自己的方法开了摩托车店,并且故作神秘地不告诉我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他说他看我就像看到年轻时候的自己,认为我的潜力非常大,以后有机会他可以告诉我他是怎么做到没有钱还能开店的。

他还讲他如何一步步把生意做大,如何为了事情更好地推进请领导吃饭,完了之后去洗脚,接着找小姐到宾馆开房。他还要在宾馆外面守着,当时那种孤独与无奈没有人能理解。

我还是明白他为什么讲这些的,他很想用他个人的奋斗故事来征服我,以便我愿意和他一起创业。可是我就是这么固执的人,当我决定将来一定要回北京发展之后,其它的什么都输入不进去了。

其实我回北京后的发展会是怎么样,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也从来不给自己做所谓的人生规划、职业规划,因为我很清楚,那些是我的同行们,尤其是新梦想的讲师们常常用来忽悠懵懂的青年们的。我才不信什么狗屁规划呢,不要把人生活在各种盘算当中,自然地、平淡地享受生命的精彩多好啊。

到了郑州分校后基本就没聊什么有营养的东西,我感觉就是去参观了一下,跟郑州校长聊了两句闲天就走了。

离开后找了宾馆住了下来。校长专门把我和司机安排在一个房间,然后塞给我一大把钱。他说他到别的地方去住,你们两个之前反正也不认识,所以随便玩。说完很诡异地一笑就走了。

我当时完全不明白他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认识就随便玩?有什么可玩的呢?

他走了之后,我跟那个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确实也没有什么话可讲。正在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我很奇怪,我们刚住在这里能有谁知道我们房间的电话呢?

正在我纳闷的时候那个司机满脸堆笑一直看着我,我更是莫名其妙了,电话响了有什么好笑的呢?

我还是接起来了,电话里传来无比妖娆的声音:“先生,要不要保健按摩呢?”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话筒里的声音就跟电视里的苏妲姬一样,“做个保健按摩吧?真的很舒服的哟,要不要嘛?”

我这才听明白了,吓得我不知道怎么办了,那个司机看着我笑得更开心了,我连忙说:“呃,不,不,不用了,谢谢!”

“来一个嘛,不骗你,非常舒服的!”

我只在电视里听到过这样说话的,在现实生活中听了,还真让人觉得害怕:“真的不需要了,谢谢你,不用了!”

“那你考虑一下咯,要是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哦!”

我啪一下挂了电话,我发现我放下电话的动作好像触动了什么开关似的,那个司机的笑容随着我手放下电话的过程消失了,变成了很遗憾的表情。

我当时也还是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也没怎么关注他表情的变化。只是被刚才的声音吓着了。

我跟那位司机感叹了一下,接下来也没什么可聊的,就都睡了。

第二天早上,校长来了直接问:“昨晚玩得怎么样啊?”

我说:“挺好的,没玩什么,就吃了晚饭。”

我看校长的表情有点不一样,但不知道是哪里不一样。然后我把钱给了他,我说钱给得太多了,也就吃顿饭,用不着这么多钱。他接过钱的时候我看他愣了一下。

后来也没有什么事,我们就又回去了。我在当时真的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直到后来在其它地方第二次、第三次被别的人用同样的方式“招待”我的时候才明白了,原来这是一种在现实生活中很常见的人际交往手段。当初第一次遇到,真的是反应不过来。

这就是所谓的色诱的一个插曲。看来我这个人还真是迟钝,当然了,我向大家保证,即使我不迟钝,我也一样会拒绝这样的“招待”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