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番外——关于考试与证书(下)

开考了。我意外地发现,四级题怎么这么好啊,我是发自内心地喜欢答这些题。我觉得跟我希望的考试非常接近,能看出来很多考真正运用能力的地方。

我无比轻松快乐的答完了。一看时间还早着呢,我又要上演交头卷的一幕了,哈哈,真爽。我举起手,监考老师走了过来。

“什么事?”

“交卷,答完了。”

“你再检查检查,别着急。”

我很自豪:“不用检查,老师,没问题了。”

老师觉得很奇怪:“哎我说这位同学,我还没见过你这样的,考四级你还不多检查几遍啊?赶紧多检查检查吧,四级考试不允许提前交卷的,时间到了统一交。”

我一听傻了,不能提前交啊,早知道这样我不答这么快了,还有那么久的时间我就这样干坐着啊。考试检查于我来说是绝对不愿意做的,我大大小小的考试都是一次性答完,从来不检查,考好考不好无所谓。

没事干,又无聊,我就趴桌子上睡了。

突然有人戳我,我抬头一看是监考老师:“这位同学,怎么还睡了?你赶紧检查啊!”

我对老师一笑说:“老师,您别担心,我考试向来这样的,不用管我,真的没事的。”

老师觉得好心没好报:“嘿,我真没见过你这样的,考四级不检查,还睡觉。”然后又走回讲台了。

我心说你没见过的多了,我小学升初中,考两门,数学我睡了,考的是当地重点初中;初中考高中,物理、数学等好几门睡了,考的是当地重点高中;高考数学、理综睡了,不过高考没考好,来了这个破学校,就不提了。总之考试如果不能提前交卷,我不睡觉还能干嘛?对吧。

睡了不知道多久,听到要交卷了,我赶紧起来交了卷离开了考场。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在成绩出来之前我已经退学了。也就是我还在河南的时候,我们班的班长打电话给我,问我工作怎么样。我说都挺好的。

“四级成绩出来,你的证书也下来了,是优秀(好像是八十几分吧,记不清了),你给我一个地址我给你寄过来吧。”

“我说这也能考个优啊,证书我不用了,送给你做个纪念吧。”

可爱的班长听了不知所措:“这哪能行呢?这是很重要的证书,我还是给你寄过来吧。”

我想了想,估计他确实不愿意收我的这个纪念品,我突然想了一个好主意:“这样吧,班长,我觉得你人挺好的,我们也算是有缘,证书寄给我也行,但就这么一个证太没有意义了,你在证书上签个名,然后给我寄过来,这样以后你成名了我这张证书也就有价值了。”

我不知道电话那头的班长是什么表情:“越说越离谱,我在上面写了字你以后怎么用啊?”

我笑了笑说:“我以后用它做什么?找工作吗?那我现在在干什么?放心吧,我是认真的,要么你就签上你的名,这样我还有要这个证书的理由,要么你就帮我给扔了吧。”

班长勉强答应了,然后我给了他我的地址。

过了几星期,他又打电话给我,问我收到了没有,我说没有啊。接下来他去邮局查了,说已经发出去了,叫我在这边再查一查。我也跑了一趟邮局,对方查不到,说按时间来说应当早就能收到的,如果这么久了的话应当是丢了。

我心中大喜,这件事真圆满。我不想要证书,不小心被参加了一次考试,到头来又实现了我不想要证书的愿望。我觉得这件事真是无比快乐的结局。

当然班长知道了之后非常紧张,觉得跟闯祸了似的,我不断地安慰他,我说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就这样,这就是我的一个关于四级考试的小插曲。

我不知道我的英语水平到底是高还是低,我有过一次非正式的测试,由美国国防语言学院的一位终身教授给我测的OPI,结果好像是Intermediate – High吧,当然了,这也是口语应用能力方面的测试。我这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遇,估计咱们中国人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被DLI的终身教授亲自测试的,这个是以后可能会讲到的经历了,这里就先不详说了吧。

我想表明一点,语言能力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界定的一件事,光是语言能力的测试就是专门的一门课程。我的词汇量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我知道,我跟大多数中国学校里学出来的学生的词汇量不一样,有交集,也有学校里教过的但我不知道,也有我知道但学校里从来没教过的;语法我不会用专业的术语讲解,但我会用我自己的语言来阐述,当然不是很深入,那些复杂的语法分析我目前毫无兴趣;语音语调是我非常自信的,因为我是花了大量时间精力去模仿练习的,不是从理论知识得来的;阅读能力呢,跟我的兴趣有很大的关系,我看语言教学及理论方面的书,还有计算机方面的书感觉跟看中文书没有多大区别,但有些名著或者是我不感兴趣的领域的英文书实在是啃不动;至于考试呢,我确实没有参加过那些琳琅满目的各种考试,我对考试认证方面表示真的不了解,就不发表太多看法了,总之是不感兴趣。

再次表明一下,我不认为我自己是英语高手,但我承认我是一个自学高手,一个折腾高手,一个追求自己内心指引的高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