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教育的震撼

暑假集训如期开始了。北京又派了几个老师过来,一切正常进行。

关于集训的过程跟大家坦白一下吧,一方面由于我的记忆力的原因,记不太清楚了;另一方面也因为带过的课太多了,对于记住的片断我已经分不清哪些记忆是哪些地方、什么时候的了。对于我教过的学生也经常记错时间、地点。所以真对不住大家,如果有我以前的学生看到了的话,不是我不重视你们,不想写你们,而是实在太多了,记不清了。

我把在河南这期间的一些片断与感受说一说吧。

我教过一大批学生,我从来没有想到,这边学生的学习压力竟然是如此之大。我曾经有一次在一个初一的班上讲课,看着他们每个人课桌上堆满了书,才是初一啊,每个人课桌上的左右两边与前边都堆着书,如果学生趴在桌子上,你从前面看过去看不到学生。我心里非常不忍。我就随口问道,“大家谈谈自己的爱好是什么吧?”

学生们说没有什么爱好,因为没有时间去找什么爱好。我就换了种问法:“那你们觉得对于你们自己来说做什么事是让自己活得更开心的?”

有一个学生举起了手:“老师,我根本就不想活着!”

我惊呆了,一个初一的学生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我上初一的时候那是多么快乐的时光啊,我自学英语,自学计算机,练武,我喜欢五尺棍、九节鞭、单刀,我爱听相声,爱看童话书……我无法想象,初一的孩子怎么会产生这么极端的想法呢?

接着又有两三个同学也举起了手:“老师我也不想活!”

我越来越惊讶了:“你们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一个女生一副非常颓废的表情说:“我们的生活就是听课、做作业、考试、挨骂,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根本就没有意思,一点也不想活着!”

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开始跟他们讲我的初中是如何度过的,我想让他们知道,生活中还有很多方面是可以去自己体验,去享受的。

可是学生们的追问让我感觉巨大的无力感,他们不断地向我诉说他们的无奈,每个人都希望能像我一样度过自己的学校生活,可是学校从初一就已经规划好中考前的每一步了,根本就不给他们自由成长的时间与空间。

我能做的就只能安慰、鼓励,让他们知道世界很大很美好,让他们坚持,将来自己一定要把控自己的生活。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我面对着学生们的期待,他们期待我能把他们带出学校里地狱般的生活,但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只有在我教他们的时间里,让他们充分享受到被重视、被认可、自由成长的感觉,跟他们一起想办法,如何应对回到他们的学校之后将要面对的各种折磨。

也就是这些事例,让我产生了开办师资培训班的念头。也尝试开过一次,但我发现来参加培训的几个老师都是我认为不需要参加培训的,因为她们都是已经有这样的意识的老师,她们本来就可以给学生尊重与自由。真正需要培训的那些老师们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更不可能来参加我的这种培训了。

不仅如此,情况其实更糟。就这少数愿意参加培训的老师,常常跟我诉说自己在学校里受到的排挤。我不仅仅是学生倾诉的对象,同样也是老师倾诉的对象。这几个老师在自己的班上做各种尝试,但学校里完全不认可,让她们常常感到非常委屈。

唉,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教育啊,完全丢掉了教育本来的目的,学校变成了老师与学生的炼狱,互相折磨着,就是无法改变。

有学生开玩笑说要是我去当教育部长,他们一定支持。可是他们哪里明白,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领导能解决的问题,教育的本质丢掉了之后,没有灵魂那就只能变态了,扭曲了。

不是以培养人才为目的,而是以洗脑、灌输政治理念、急功近利为目的与手段的教育,对于维持某种统治确实很有效,但对于提高人民综合素质完全是扯蛋!

在那里的经历让我对中国教育完全丧失了信心。我对于我退学的决定更加地坚定了,我越来越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我当时真的下了决心,我要提高我的影响力,有朝一日能为这个问题做出真正有意义的贡献。直到今天,我虽然做了相当多的事情,但是对于整个教育的问题,几乎没有任何影响,还是能力太弱了!

这样的经历,让我越发想尽快回到北京,因为我坚信,在北京我才可以有更大的舞台,才可以有更好的机遇,来实现我的决心。

所以,暑假集训结束后,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回北京了。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校方为了留住我竟然还真用上了美人计,确切地说是色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