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想撤

时光如梭,我跟校长提出三个月的时间快到了,我说提前准备一下吧,我把工作应当在走之前交接好的。但是分校的校长很不希望我走。开始用各种方式来试图留我。

有时候用画饼的方式,给我讲他们在河南的关系网有多么庞大,完全有能力把我包装成比李太还要知名的人物。有时候用利益来劝我,说给我股份,给我涨工资什么的。但我都不为所动,始终对他们表示感谢,我还是要回北京发展。

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他们说暑假快到了,要不就多待两个月,把暑假集训的事忙完再走,否则这个节骨眼上走了,后面的事情万一被耽误了怎么办。

我还是比较有责任心的,这么一说我觉得确实也对。于是就让他们跟北京商量一下,如果北京同意的话,我也没问题。

于是我原本三个月就该回北京的计划被延长了。我跟李浩南打电话说了一下情况,他说没问题,回去后给他打电话就行。

但是暑假集训的事情其实也是一个借口,分校校长还是想让我长久留下来。于是开始问我有没有女朋友,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他们帮我介绍,如果在这边结婚的话他们能帮我搞定各种事情之类的。我也都是应付一下,不为所动。

既然说好办完暑假集训就可以回北京,我就一心一意地开始忙起来了。北京又派来了几个做市场的,人手充足了一些,做事也方便。

其实准备集训也是相对容易的一件事,无非就是定好集训的日期与培训内容及班型,然后就是去各学校做讲座、招生。哦,这里我一直忽略了一点,可能很多人明白,但我在刚进入大学的时候天真的以为来学校做讲座的都是真的进行学术交流的,实际上除了从正规科研机构请来的人做的学术演讲外,绝大多数校外人员来学校举办的演讲都是有目的性的。要么就是招生,要么就是卖资料之类的。我们当然也是一样的,毕竟是商业机构,不是办公益的。

至于我呢,虽然是学校里的异类,到了社会上呢又充满了书生气。我在演讲内容中非常排斥商业性宣传。更不要说招生了。用我周围人的话说,我是比较理想主义的。我希望用我讲的内容真正帮到我的听众,只有这样,来报名参加培训的学生才是真正认可我的学生。

正是因为这种观念,我跟学校的一些要求常常有冲突。比如我不希望在现场增加报名环节,我拒绝在我的演讲内容中掺杂宣传开班信息。最让校方不乐意的是我在演讲中常常教给听众很多自学的方法。学校的人说我教会他们自学了,他们怎么会来报名呢?可我自己还是固执地认为,只有这样我才会帮到更多的人,同样,这样做对于那些真正有需要参加培训的人来说,不仅不会阻止他们报名,反而让他们感受到我的真诚。

当然了,数据上来看我的招生情况只能说还能过得去。我的讲座报名率在10%左右,而那些厚着脸皮胡扯的常常在30%以上。我也常常因为这一点而为人性而感到悲哀。

不过还好,暑假班还是能正常开办起来的。因为没有别的讲师跟我对比,所以校方也没有觉得我的讲座招生率有什么问题。

我心无旁鹜地不断改变我的讲座内容与形式,在讲座中加入各种元素,做各种实验。有一次是一个一千五百人左右的大场子,在体育馆里,场馆提供的音响设备是当年刘德华来该市办演唱会时使用的。我一听激动了,文艺青年的灵感马上被激发,我自己用混音软件编了一段曲子,配上了英文歌词,我想开场的时候我先唱一段自己原创的英文歌秀一下,这样岂不是挺酷的。可惜的是找不到当时做的文件,内容是什么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我感觉自己挺二的,以为用了Andy用过的设备自己也能找到大明星的感觉,可是那个场地太大了,而我也没有Andy的那种范儿,一个人在那里激情地边唱边跳,又看不清观众的脸,感觉非常怪。我习惯了随时观察观众的反应,进而即时对讲座进行微调,以确保引导氛围,可是看不到观众我就有点慌乱了。那次之后我就对大场子不太感兴趣了,因为我毕竟还不是一个演员,不太容易适应那种看不到观众又要假装很亲近的样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