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小试身手(上)

我像被打了鸡血一样,每天钻研各种教学相关的东西,把一切我能找到的、能结合到英语口语教学中的资料、方法整合到一起,就希望能尽快整理出一套完善的课程体系来。

在这同时,车、朱、李以及很多同学也渐渐听说了我退学的事情,也听说我退学出来就成为XX英语的讲师,纷纷打电话来以示慰问,同时表达一下敬佩之意,末了不忘再解释一下,其实我跟你不一样,我没有你这样的能力,家里人也不够开明,不然我也早就退学了。或者不说自己想退学,而是解释自己还需要再学点某某知识,将来才能好进入社会。

说实话,我并没有问大家为什么不退学。有意思的是大家都要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不退学,而我心里就在想,我可并不认为每个人都应该退学。我是习惯了自学,也习惯了自由自在,退学之后反倒有利于我学习。但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只能跟着老师、同学一起学才会学得下去的,如果让他们自学,他们会感到无所适从。

当然这段时间的钻研对我个人能力没有起来实质性的作用,让我发生比较大的转变的是刘石头给我创造的一次半非常重要的锻炼机会。她当时是教学总监,所以一般是她来安排我的工作任务。为什么有个半次,后面你就明白了,先说第一次:

有一天快下班前,她跟我说:“明天在石油大学有一场讲座,你去讲吧。”

我当时一愣:“啊,明天?可是我从来没有做过讲座啊?”

“没关系,你一定能行的,我相信你的能力。”

“可是我到时讲什么啊?这么短的时间我来不及准备啊。”

“这个简单,你就用这个资料上的内容带大家练就行了。不用担心,上周是李老师讲的,当时说要连续讲五六场,但李老师突然有事,去不了了,所以你就去替他讲吧。”

这么一说我更担心了,“那学生原本是在等李老师去讲的,我去了不是更不好讲吗?”

“没关系的,你就正常按你的方式去讲好了,相信你自己,一定没问题的。”

我怎么觉得是临时没办法了,只能把我推出去应急呢?可是没办法,我刚来公司总不能不听指挥吧。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第二天我竟然是自己坐公交车去的,那所学校在昌平,非常远,我只有在路上准备演讲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太紧张了,我根本都没有时间停下来想自己到底行不行。直到上台前,我还在用文曲星查着资料上不确定的单词。

第一次以一个校外机构的名义进行公开讲座,面对坐满了报告厅的人我竟然一点也不紧张,目测现场最起码有500人以上。看来我高中时在学校里老师给我们办的讲座、让我代老师上课,以及大学期间的各种活动面对人群的锻炼还是非常有作用的。

这个讲座如果放在今天看来,真的是没什么含金量。总体上就是上了一堂大课,只是我偶尔会穿插一些学习方法,以及我的个人经历。没想到学生的反响还相当不错,讲完后学生竟然围上来要我签名,还有一个美国来的小老外一直等在旁边,说签完名后希望能和我聊一聊。

签完名之后我们一起从报告厅走出来。他对我说:“Your English is really good. I’ve heard about XX English. It looks like your method is really effective!”我不放弃每次学习语言的机会,我清楚地听到他说“really”的时候不像我以前那样读做“瑞饿累”,而是“瑞~累”。后来我查了好多资料之后明白,其实都对,有些人认为ea读做“意饿”,所以读做“瑞饿累”;而另外一些人认为ea读做长元音“意~”,所以读做“瑞~累”。这里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美国人把单词中的L的音读得比较重,因此即使是他们认为自己读的是“瑞~累”,在读ly的音“累”之前听起来有个若隐若现的“饿”的音,如果你在发音方面有洁癖的话,这里会让你抓狂的,因为同一个录音你以不同的心态听听到的都是不一样的,心里有“饿”的时候就会听到“饿”,心里没有“饿”的时候就会听成“瑞~累”。扯远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自己试试,以后有机会可以让我给你讲发音,把你折磨死,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