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作为变乱人类世界的伎俩

我写博客的频率比较低,即使是写,也一般不太愿意写个人的情绪之类的文字。

我总是把自己置身于这个世界之外,观赏着这里面发生的一切。

每当有人将目光转向我,问我的看法的时候,我都会被轻轻地吓到。慌忙用“挺好”、“还行”这类回答来应对,心里祈祷着“不要注意到我,你们接着演吧。”

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是通过被这个世界里的人们唤作赵金海的肉体而跟这一切连通起来的。人们是能够发现我的。

但我还是不想说太多的话。因为我发现大家在交换自己的观点的时候,很容易就会被困于这个世界里了。思维也有了很大的局限性。我怕我一说得多了,也会被陷于此。

我知道我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已经陷于此了,只是不想陷得太多。

昨天看到郑渊洁的博客里引用他给小孩们讲写作时说的话:

我们的眼睛每天看外界,你看了很多很多,但你就是不写文章,这其实是另一种憋尿。你就把你对外界的感受都憋在脑子里,不通过写文章释放出来,等于你把大脑当成放“尿”的地方了。时间长了,就脑结石了。

看到这段文字,我再一次意识到,我也拥有这个世界里的一具肉体,而他——赵金海——也有一个大脑。我和他关系很好,也就很关心他的健康。我在通过他来欣赏这个世界,那我也有理由照顾他。在平时生活中就不怎么说话、表达自己的想法,连写博客也经常躲躲藏藏地,尽量避免流露自己的情感。这样下去对他的健康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影响。所以我决定以后还是多写点文字。在生活中很难做到,至少在这个私人的空间里尽量打开自己的那扇心门。

可是,还是有一些顾虑。

在观赏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注意到了:语言文字是这个世界的一大祸害。表面上,它在推动着人类社会的进步。而在背地里,它给人与人之间建立起了一道屏障。

如今这个屏障已经无处不在了。小到夫妻之间、朋友之间,大到国家之间、宗教信仰之间。无数的误解都在悄无声息地而又轰轰烈烈地从各个屏障间产生,让人们在这颗孤零零的星球上热闹非凡,不至于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多么的渺小、孤独、无助。

圣经创世纪第十一章说耶和华看到人们要建造一座城,并且在那里建造通天塔,就去那城里变乱了人们的语言。那座城被称作巴别城,巴别是变乱的意思。

我觉得有这样一种可能性。圣经里的这一章也是在变乱人们的思想。我猜测耶和华并没有变乱人们的语言。而是去创造了语言。

很可能本来是没有语言的,人与人之间才得以有最直接的交流。语言作为一个工具,也会和其它工具一样,有它的方便之处,也有它的局限性。而耶和华只需要教给人们一种语言,让人们对它产生依赖就可以了。

语言的局限性,使得人们在表达自己的感受时,不能达到最精准。而别人在理解的时候还会产生误差。这样人们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语言文字也在人们理解的差异中产生变化,进而演变出不同的语言体系。使人们的分歧再次加剧。这样人们要团结起来的可能性就太小了。

在圣经里,把这个细节故意写为人们本来就在使用相同的语言,耶和华去只是变乱了人们的语言。这其实很可能也是变乱的一部分。

故事的真假无所谓,是否有信仰也无所谓。单看这个事情,只是语言文字这一个小小的伎俩就可以带给人类这么大的影响。那么很可能还有很多我们没有觉察到的事物,在影响着整个人类。

这些就是我的担心。我还要使用语言来交流吗?我犹豫不决。但人们貌似都在用它了,并且貌似非常依赖于它了。那我就用它来写下我的想法吧。唉!

看,我已经写下我的想法了。

只是你有没有发现,逻辑又是一个陷阱!

towerofbabel

2 Replies to “语言,作为变乱人类世界的伎俩”

  1. 用心交流吧。至少与那位有能力变乱口音的耶和华上帝如此交流。
    甚愿上帝赐福给您!

  2. 谢谢你的祝福!我一直在努力用心交流,只是人们很少这样做,让我常常感觉很孤单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