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烦恼源自雷锋

记得小时候我就被洗脑,要“爱憎分明”,成天唱着要学习雷锋的歌曲。当然了,他们的目的是把红色的思想灌输给我们这些娃娃们,我这会儿想探讨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个灌输产生的一个副作用——把人与人的情感划分成不同种类之后而产生的危害。

人们是怎样做到“爱憎分明”的呢?我们其实把这个情感分得非常细,表达爱的词汇就有诸如喜爱、热爱、爱慕、爱恋、迷恋、关爱、敬爱、爱护等等,表达憎的词汇也有诸如讨厌、厌恶、鄙视、憎恶、憎恨、仇恨、恨之入骨、势不两立、你死我活……。我原本想由爱到恨按程度深浅把这些词汇给排个序的,结果发现工程浩大,最初的这个冲动立马被击倒了。想象一道彩虹,它表现出来的其实是由红到蓝的光谱,把那些词语按照由爱到憎排列形成的光谱可能要比彩虹宽出不知道多少倍。

由爱到憎的感情如此之多并且如此细腻,以致于人们无法轻易掌握和管理,于是人们就把这些感情与所相关的对象建立关联,就可以方便地处理了。比如人们把周围的人划分为父母、子女、情人、朋友、配偶、兄弟姐妹、亲戚、同事、陌生人、公敌(媒体宣传造就的坏人)、死敌等角色,对待这些不同的对象的时候,就可以像换档一样,直接把情感切换到相应的档位上,用相应的情感处置即可。

人们早就活得跟机器人一样了,只是自己不知道。

比如走在大街上,人们都对陌生人尽可能地回避彼此的目光,一般都是漠视,偶尔目光相接了会飞速的转到别处,甚至还会瞪对方一下,好像在说“看什么看,流氓!”。同样一个人,由朋友带来,立刻换档,即使还没认识,也会变得亲切了许多,目光相接后也会微笑一下。

又比如同事与朋友这两个档,当我们把一个人定位为普通同事的时候,即使对方对你再好, 永远都会隔着一些东西;而面对朋友就立刻换档,即使对方骂你,发自内心地嫌你烦,你也会敞开心扉地倾诉。

死敌与朋友也非常有意思,大脑换成“死敌”档的时候,对方所有优点完全消失,任何善意的努力都是别有用心。而如果发生了什么事让大脑换档了,切换到“朋友”档,对方的所有一切令人产生的情感都是正面的,看到问题也会主动包容,于是就发生了“化敌为友”的戏剧化的一幕。

佛经中提到类似的划分的时候分得很粗,就是我、人、众生,并且分析了有这些分别心之后人们是如何变得愚痴,进而产生各种烦恼的。可是现在看来我们人类的愚痴何止于此啊!

我一直以来要求我自己,把这个世界简化,在我与人之间只有一个情感,不去用某一个具体的词汇给它标注,用最大化的真诚面对每一个人。我对待上述人为划分的不同角色的时候采用一样平等的对待,因此我的父母觉得我叛逆,但同时觉得我独立,有问题会以朋友的姿态来探讨;我的朋友们可以不用经常联系,不用刻意维护,虽然见面常常埋怨几句,可是仍然亲切无比;有过误会把我当过敌人的,用真诚化解之后仍然如朋友一般毫无障碍……

当然我还会遇到很多的烦恼,甚至偶尔还会有着急发火的时候,我知道那是因为我没有简化彻底,还有我相与人相的分别,但即使仅仅做到这样,我对于仍然时不时产生的烦恼也能很轻松、坦然地面对,能够沉着地思考最优的解决方案,尽可能保证我的着急发火不至于产生无法挽回的坏影响。

我真心希望人们都能享受同样的快乐,而这个方法就是不要划分界线,忘掉描绘情感的那些词语,忘掉隔在你对面那个人与你之间的那个标签,不论对方是谁,都以诚相待,平等相待,在人与人相处方面“爱憎不分”,你就会拥有一个更加幸福的人生。

另:标题仅仅是开个玩笑罢了,你的烦恼与雷锋同志无关,别把责任推到他老人家身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