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飞,可我更要很爽地飞——写在2014年第一个工作日

我是从大概十几年前开始会飞的。

可惜的是,在过去的这十来年里,我并不能总是像电视里的超人那样很爽地飞。是这样的,在起飞之前我心里会产生一个意念——要飞了。一般情况下,我可以通过这个意念反馈来的感觉来判断接下来的飞行状态可能是什么样的。当我判断出当前处在能飞的状态下的时候,下一步我一般会先轻轻跳起来——如果这时候是站在高处会让后面的步骤更轻松一些,跳到最高点的时候我会把身体向前倾,尽可能保持面朝下、身体与地面平行,如果要往高处飞的话当然头部要翘起来一些。接下来,我要在身体开始下落前把手向前伸去(伸一只或两只都可以)。如果状态好的话,我就直接可以向前飞出去了。但大多数时候不会那么爽,由于我游泳的时候习惯蛙泳,而在游泳的时候会有那么一丁点像飞的感觉,因此大多数时候我在飞得不太爽的时候,不由自主地会用蛙泳的动作来辅助飞行,也就是先用双腿往后蹬,如果再差一点儿,还得加上胳膊的动作。总之,这是我大多数情况下飞行的步骤。在飞得不爽的状态下,我通常只能维持在一棵树的高度,有时甚至会更低。所以,虽然这样飞比走路好多了,但总是不太爽。

偶尔在起飞前,意念反馈过来明显感觉状态极佳。这种情况那可就爽呆了,没有那么复杂的动作,只要把手伸出来,随意起飞,指哪儿飞哪儿。这种飞行是非常爽的。不像黑客帝国里的Neo,还要下蹲蓄势一下,把地面都压变形了,然后才能飞起来。我就直接飞走了。真想每次都有这样的飞行状态。

其实在最初的时候,我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那种很爽的飞行状态。刚开始能飞到大厦顶上,后来又能飞到山顶上,再后来能飞到云层的高度,接着飞到了月亮上,最夸张的一次,我飞过了九重天,摸到了最后一重天,在我打算要从一个洞钻上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被一股力量压下来了。我当时能隐约听到那一重天上面的人声,很可惜没能混上去开开眼。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过那样的机会了。

那种爽的状态也就持续了两三年左右。后来大多数时间里,我好像被地面给牵制住了,常常要费很大力气才能飞到树的高度,之后就再也很难上升了。即使是我能飞到常年积雪的山顶上,也是一直与山坡保持着一棵树的高度那样飞上去的,到了山顶,也无法飞更高。

这些年我为这一点常常感到迷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为什么飞不起来了?

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在过去的一、两年中,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我的飞行状态在好转,能飞到云层高度的次数多了起来,也常常在城市的摩天大厦顶部穿梭。更牛的是,我不仅仅能在空间里穿梭,偶尔还会在时间里穿梭,有时候还会在不同的维度间穿梭,常常飞到不知道什么星球上去。

我隐约觉得我快要突破一些什么了。如果突破了会是什么样的状态呢?自由自在地穿越时空,在不同维度的世界里来去自如?真心期待啊。

这个突破是要发生在2014年吗?耶!努力,加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