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太扯了!

总算可以了,要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但这样发现跟自己一个人遐想的时候还是不一样的,就像有人站在你后面看着你拉屎一样。太紧张 了。真有意思,竟然会因为自己监控自己的思绪而感到紧张。人一紧张果然是什么都想不出来。在放松自然的状态下则会不断涌出各种新奇的想法。当然紧张跟兴奋还是不一样的,兴奋的时候也可以快速地想到很多东西,也会有创新的东西出现。为什么就一直是这种理性的思想呢。其实理性与感性本是一体的。理性就是给你的感性找到无数个有说服力的借口。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能用逻辑推理出一切,但至少作为个人来讲,很难的。估计那些成佛的人就做到了。但也不对,成佛的人是没有了执著的。不必去非要追求这种纯粹理性的状态。还是得慢下来。怪不得呢。着急是要做什么呢?不要为未来着急,也不要为纠正过去而着急。有人一说话就让人觉得由内而外地不舒服,有些人则相反。为什么先说不舒服的,就是因为不舒服给人带来的感受是很深刻的。人也确实挺贱的。舒服了的就舒服了,过后还是会忘了。记住的往往都是不舒服的。并且更有意思的是,往往又是这些被记住的令人不舒服的事物,最终被时间与回忆给加工成令人舒服的东西了。不知道可不可以算做是舒服,虽然回忆起来会有伤感,但这种伤感却是让人觉得美的、舒服的,有点让人上瘾的。唱歌,说实话,这件事越想越觉得很离谱,但真正当你唱的时候,你不会觉得它有什么离谱。有节奏地、有韵律地在那里嚎叫,自己很爽,嚎得好了,别人也很爽。有些人嚎起来,真想拿砖给拍死。但转念一想这情景,又不禁让人觉得太搞笑了,搞笑得让人感动,甚至会忍不住流下泪来。可怜的人们,用这些荒谬的事情填补着内心的空虚,从而逃离面对自己一个人在无垠的宇宙中的孤独。不敢向外看,外面无穷大,那是一个什么概念,人们就在这地球的表面这点空间里都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去探索,并且也不一定能探索到什么。不敢向内看,内心更是无穷大,那又是什么概念,人们只在自己肉体层面所产生的欲望上都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去探索,并且也不一定能探索到什么。希望探索到点什么吗?目标定大点嘛,向外看的时候再往高看一层,不要仅看地球表面,看看天,看看星星,看看那些看都看不到的东西;向内看的时候再往深看一层,不要仅看到自己想要什么,看看自己不会想到要的有什么,或者设想自己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会有什么,看看那些你一辈子都不可能自然而然地产生出来的想法会有什么,或者只是荒谬,但荒谬的,大家都在做的时候就会变得无比正常了。比如人上厕所要男女分开,在大自然中是多么荒谬的一件事啊。我们生长在这样荒谬的世界里,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地球是圆的,宇宙是无穷大的,我们会死,这些都太不可思议了,真不敢相信这些竟有可能是真的。而我们却一直觉得这些就是真的。太扯了。更觉得扯的是,如果我给一个人说这些,很多时候都会得到我太扯了的回应。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扯了。好吧,先扯这些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