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2010年端午劫(上)

缘起

从小到大,由于家境一般,加上父母都没有接受过所谓正规教育,我们家几乎没有过节的概念。只有到了春节的时候,才会有点像是在过节。因此我也几乎没有任何节日的概念,节日于我就是让人感觉到很孤独。

但今年这个端午假期,是我从未有过的,我觉得也会给我留下长远、深刻的映像。但记得看到过有美国人研究过,在案件的调查当中,相关人员的记忆是不可靠的。所以我想应该记下来,虽然昨晚在艾未未那里说了一遍并录了像,但当时面对镜头还是很紧张,有可能会有什么细节没有说到。这会儿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冷静地整理与回忆一下,希望能把我所知道的尽量全面地写出来。供各位关注此期间发生的事件的人们作参考。

游览798,草场地体验中国功夫

2010年6月15日,端午假期的第二天。我约了我们公司请的培训老师的外教一大早一起去798玩。我之前都不知道,她除了是语言学专家之外,还是一个艺术家。曾经在加洲办个人作品展。她很早就想去798看看,但由于忙于各种事情一直没有机会。关于798的游玩过程我不想说太多,我们俩的共同感觉就是找不到想像中的艺术。这里是一个非常商业化的、几乎走到哪里都一样的所谓艺术品的市场。当然也有可能我们没有找到真正的艺术家与艺术品。

中午吃饭的时候联系了一下刘德军@l5d,因为之前收到他的短信说下午他会草场地张瑞@zhangrui1999和石婧@shijing110的工作室教大家中国功夫,锻炼身体。大家也都知道,老外对中国功夫肯定是非常感兴趣的。我跟她一说之后当然非常高兴了。于是下午我们就去了那里。下午过得其实挺开心的,大家都跟着刘德军练功夫。跟我想像中的武术不一样,没有花哨的招式。当然也应该是一开始我们还练不了太多的,主要是在打桩。没想到保持一种姿势不动也是能让人那样地精疲力竭。

拜访艾未未未遂

练了一段时间后大家都比较累,大家聊天。听到有人说有艾未未@aiww的电话,虽然不懂艺术,但艾未未的大名肯定听过。立刻问能否带我们去拜访一下。外教听了我对艾未未的简单描述后也非常希望能与中国这个最著名的艺术家见一见。大家也都非常兴奋,都很希望去拜访。于是众人就一起走到不远的艾未未家去了。

按了门铃好多次没有应答,我记得好像是张瑞打了电话,得知不在家,但可能让我们进去参观一下。虽然有些遗憾,但能进去参观大家也都是很激动的。进去后看到好多懒猫,院子很舒服,所以它们也就随地、随桌、随椅就睡觉,谁也不理。在办公室里看到了满墙的512遇难学生名单,虽然之前有电子版本让我已震撼过很多次,但这次见到之后还是让人眼睛有点湿润。我跟外教讲了讲这些名单,她听了沉默了半天,我感觉她肯定也感受到了那种震撼。

工作室的人送了大家一些光盘,大家都觉得如获至宝。后来在院子里坐着聊了一会儿就又回到张瑞和石婧的工作室了。

六点多左右,外教跟朋友有约,得走了。刘德军说晚上在798杨立才@yanglicai工作室有个晚会,我想那就去吧。由于我对草场地不熟,和外教走了好远都没有打到车,也找不到出口。后来给刘德军打电话,才带我们打到车,跟司机说了目的地之后让外教走了。

798老杨白糖罐门前的聚会

送走外教后,我和刘德军坐车又回到了798,找到那个大鸟笼子附近的白糖罐。那里已经有很多人了,看到东西乱七八糟的,老杨在那里站着让大家拍照什么的。后来大家把桌子搬出来,上面放上了好多吃的喝的。由于我认识的人不多,又对近期发生的事情没有全面的了解,只是大概知道老杨被迫害,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一个人没有什么意思。

不过零零星星地跟大家聊了聊之后,感觉好很多了。当时还碰到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真名的那个印T-shirt的网友天恕曰文@bleutee,我曾经在他的博客上与人讨论过一些问题。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还有好久没有见过面的@vincnd。并且认识了好多推特上的网友,这样让我的融入度提高了好多。后来苏雨桐@suyutong来了,跟她之前也只是有一面之缘,但印象深刻。她也一眼就认出我了,问我明天的什么晚会去吗。说是有很多人都去,有吃有喝,也有唱歌跳舞的。我说那好啊。这样大家聊得就更轻松了。

到了八九点钟的时候天空开始电闪雷鸣,不一会儿就下起雨来了。搬完东西之后大家打算就撤了。这时出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苏雨桐在大鸟笼那里大喊,我们大家都冲了过去。原来好像有三个人在那里偷拍我们。大家就大声的询问他们,他们也被吓得够惨的,被大家拿手电照着拍了些照片后都迅速离开了。

完了之后大家就在兴奋地讨论着刚才的一幕中各自回家了。刘德军当时跟一名不怎么说话的女网友一起走了。这名女网友好像是跟谁都不认识,住得比较远,是跟刘德军联系后来参加聚会的,所以刘德军就陪她走了。我去找@vincnd一起回家。这时文涛@wentommy来了,说是刚从机场回来,还没回家就赶来看看老杨。我跟他也是半年多没见过面了,所以聊了一会儿。但由于太晚了,还是告辞了,说改天再聊。我和@vincnd、苏雨桐都是一个方向,就一起坐公交车回家了。车上苏雨桐说她可能会出事,不过她不怕。就这样聊着聊着回家了。

回家后我打电话问了问外教有没有找到她朋友那儿,怕被出租车司机送错地方。结果一切都好,就打算上会儿网睡觉了。

以上事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虽然也就过了两天的时间,但是于我就像是发生在很久以前。因为我一上网,在twitter上发现出事了。

(后面的事情下午接着写)

One Reply to “忆2010年端午劫(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