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靠近

我不会追女孩子。从技术层面来讲。

高中时的同桌曾在信里问我一个问题:“你单纯吗?我希望你是单纯的。”

这个问题把我问住了,我没从这个角度分析过我自己,于是我查字典,单纯的解释有单一、简单不复杂、简单纯真等解释。于是我在回信中开始分析。我从我查出来的释义来展开论述。大体上的结论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单纯的,因为从对待事物、他人的态度上来说我是单纯的,但是人对于事物、他人会有很多感受、想法、判断等,从这个角度来讲,没有人能够是单纯的,我也一定不是单纯的。直到现在,我也还是想不清楚我到底是不是单纯。这个问题太难了。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单纯的,但我知道,我所谓追女孩子的方法肯定是单纯的。因为我的方法就是接近,然后在我勇气充足的时候表白。

可是这个过程也不快,因为我需要不断接近,直到有勇气的时候傻子都看出来我的想法了。

那段时间我每天下班都和王珊珊一起吃饭,因为我住香山,她住石景山,可以有一段路程同道,到了四环的时候才会分别转别的车我继续往西,她往南。因为我们都住得偏远,如果下班直接回家,一是高峰期路上堵得难受,再是饿着肚子回家后也没什么好吃的。所以我们就约定吃完饭再往回走。

我后来问过她,刚开始的时候她觉得我一个小屁孩一个人住山上挺可怜的,回去后还没饭吃,一个男孩子加一只小母猫住山上,怎么想都觉得挺凄惨的,所以就多照顾照顾我。哦,对了,她比我大两岁,估计你们也已经算出来了,因为我刚退学,她刚毕业。

我们把周围几乎所有的饭馆都吃遍了,每次吃饭都会聊各种话题。一聊就聊一两个小时,直到觉得太晚了才开始坐公交车往回走。

我有个毛病(其实我自己认为是好习惯),在人群中不爱说话,我总是觉得在周围一堆陌生人的情况下肆无忌惮地聊天很不自在,在公交车上、地铁上、电梯里都是这样。所以我就尽可能在吃饭的时候多聊,到了换乘站等车的时候又抓紧聊,并且不论我的车来没来,我都得先在她坐上她的车走了之后,再等下一趟我坐的那一路车走。

好多年了,没有这么跟人敞开心扉聊过了。我们开始聊工作,到后来聊各自的经历,聊各自对人生的看法,聊各种能想到的话题。当然了,你们看到的我写的之前的那些经历跟她都聊了,还有一些没在这里写的,很丢人的事情也都跟她聊了。我觉得我把自己已经完全透明地交给了她。

越到后来我们聊得越火热,从我自己的感觉来说就是接近程度越来越高,我也渐渐压制不住要表白的冲动。

有时候吧,外界的刺激还是很重要的。

那天是11月11日,我很悲催地从别人那里知道了这一天有什么特别。所以我也很二的表现出一个光棍所特有的悲伤情怀,那一天看什么都觉得从画面中一会儿飘过一个“孤”字,一会儿飘过一个“独”字。我想我真是一个可怜的人,虽然跟心中爱慕的女神天天在一起。可我每晚还要独自回到山上,和一只小母猫相依为命,这小娘们还那么粘人,每天回去在我身上蹭来蹭去的让我更感到孤单。

不过也幸好那一天是光棍节。

这天晚上我们聊得更多。王珊珊也感觉到我情绪好像有些异常,很关心的问我有什么问题。可是我一直都避而不谈。

直到坐公交车到了该分开的那一站,我们两个并排坐在站台的座位上。继续聊着。因为已经很晚了,天也非常黑了,人的贼胆也大了一些,我觉得我好像有勇气说出藏在心里很久的话了。

我说:“我其实一直想跟你说一件事,但我总是不敢说。”

“什么事情?”她好像没有觉察到,或者就是她早就觉察到了,只是这时候不可能说自己早就看出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