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普通话被辅导出来了

聊了很久之后才谈了一会儿关于英语的事情,我估计是她觉察到我一直想聊聊学英语的事。

她后来说:“要不这样吧,我们每周一、三、五(当时说的具体时间我想不起来了,差不多就这样吧)晚上都来这里,你给我辅导英语怎么样?”

“我的时间好安排,没有问题的。”

然后我们聊了好久,也没有提多少学英语的事。反正以后时间多着呢。我这个人吧常常是后知后觉的,在当时真的特别单纯。我要说一下我当时真切的感受,估计你们都不相信。

我当时心里真实的想法是“果然是北京人啊,普通话可以说是她的母语,说起话来那么流利,想到哪里就能立刻自然、快速、以标准的发音说出来,我发现我说普通话的时候还没有我在说英语的时候那么舒服呢……”

就这样,她目的不纯地(我现在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这么说)跟我聊啊聊,我目的很单纯地跟着她聊啊聊。一聊聊到很晚我们才回去了。

回去后宿舍里的舍友们可就开了锅了。

“今天看到你跟王小丫在一起啊?”

“你艳福不浅啊,她可是有无数人想追都追不到的啊!”

“你们晚上去哪儿了?”

“你真是太厉害了,一入学就这么大名气,还能追到美女!”

……

我觉得这些人怎么这么八卦啊:“你们别乱想了,我跟她可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王小丫只是想学好英语,让我帮忙辅导辅导而已,哪有你们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啊……”

“谁相信啊?”

“信不信由你们吧,我可没那么无聊,赶紧睡了吧。”

其实我当时真的不想跟他们谈这件事,因为我还在筹划着如果尽快把每个科目的老师给搞定了,以后不用每节课都要去上课,我也不愿学别人那样,老师点名时让别人帮忙答“到”。我要正大光明地不去上课。真的,我当时确实是在想这些……

唉,我是不是注定了以后要出家当和尚啊?

我跟王姑娘(不用前面的化名了,怕让你们掉出剧情)在那段时间里经常在一起,不仅仅是在约定的时间里去图书馆。

我其实心里也有过别的念头,我也想过要是我们是情侣也很不错啊,她这么漂亮。但是不行,不能乱想,人家是想要好好学习的,是想让我帮她辅导英语的,但这么久了我都没有实质性的帮到她什么,哪还敢乱想啊,不能这么不要脸,赶紧想想怎么帮人学好英语吧,跟她聊了那么久的天,我的普通话都明显练得很熟练了,我一有不确定的发音、不确定的词语都会随时找她问的。她没有我这样对语言的敏感,所以没有像我这样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来问我问题,我更应该好好想想怎样才能真正帮到她……

就像我前面说的那样,这段经历并不浪漫,现在回想起来,王姑娘可能也很失望吧,遇到这么一个无趣的人。结局也是不久后的一次事件。

那天白天她跟我说:“今天晚上不去图书馆了吧,宿舍楼西边有一片树林,那边环境更好一些,人也少,我们要不去那里吧。”

“嗯,这样也好,离宿舍楼也近些。”

晚上出门前舍友知道又是去和王姑娘约会了,问我:“又去图书馆约会啊?”

“今天不去图书馆了,我们要去那边树林子里。”

“什么!你们关系这么好了啊!要去树林里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哈哈哈哈……”

“别胡扯了,图书馆太远了,我们说话又常常打扰别人。树林子那边有利于学习的!”

我懒得跟他们解释,整天都是些不正经的思想,在一片喧闹声中从宿舍里逃了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