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重出江湖

我在极度消极的状态下,做了再次去河南的决定。做出这个决定还有一个外因,我在网上跟车头(高中时的“赵车朱李”之一,还记得吧)聊了一次,他因为上的是专科,马上就要毕业了,面临着找工作的问题。

我问他有没有着落,他说还没有。我说:“那你要不放假后先到河南来吧,我带着你先在XX英语的分校磨炼磨炼。”

他觉得这样也挺好,所以我们就这样约定了。

原本消极的我,因为车头即将和我一起开始闯荡,让我又回想起我们高中时的那些辉煌,我隐隐觉得,只要我们四个将来集体下山,一定会在更大范围内创造出辉煌的影响力的。

而我离开北京去河南,势必意味着和王珊珊分开,虽然我们口头上没有说,其实也都明白,这个分开很可能就会变为分手。

我内心非常不舍,但过了几个月这么消极的生活,我非常不适应。我是一个永远积极向上的人,我的心灵就像有洁癖一样,是无法容忍“消极思想”在我的人生中存在的。所以,我得从这种生活中走出来。

最终我还是离开了北京,离开了王珊珊。来到河南,重新开始。

后来车头如约来到了河南,正如我之前想的那样,我们两个重新找回了当年那种豪迈的气势。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教学,我的状态已经完全调整过来了。

人有什么样的状态,就会有什么样的生活。

我的状态调整过来之后,立马意识到了过去几个月那种消极生活是多么毫无意义。也回想起来自己在消极状态下的思考方式是多么的幼稚与偏激。

当我恢复到I’m on the top of the worldlooking down on creation的状态时,我连做梦都是在天空中飞翔的。不过好像是从那段时间开始的吧,或者是之前就是了,我一直到现在,这么多年里,每天晚上做梦都在天上飞,只是随着状态的不同,飞的高度与维度也相应不同。现实生活中不顺的时候,梦里总是飞不高;现实生活中顺利的时候,我不仅飞得很高,我甚至还有梦到飞出九重天,摸到最高层天的梦,还常梦到穿越过去、未来的梦。

状态调整好了之后,自己的学习、工作也非常顺利,我的英语继续在不断提高。我把自己收集到的各种学习材料在电脑上中英文对照,注上音标,把生词附在后面,打印出来后用有塑料纸袋的文件夹一页一页地插好,随身携带,跟在高中时候一样,有空就练。这样的状态影响着公司里的同事,我们每天主动提前来到公司,在教室里一起练英语。这种状态同样带给我们所教的学生。一时之间,什么都变得美好。

当然了,我和王珊珊的关系也因此变得更好了,我们每天晚上打电话,一打就要打到凌晨一两点。我们变得比刚认识的时候更加地亲密,虽然没有一起走夜路,但在电话里聊的东西比在当初一起走夜路的时候还要多,还要深入。

我在这段时间学会了调整自己的状态的更多技巧。Youth那篇文章可能很多英语学习者都学过,而我从那段时间开始,才真正体开始会到了文章中的每一句话。

时至今日,我仍觉得我的青春犹存,我对于心灵的天线调试得非常纯熟,我的境界至少能做到:

身是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日日勤抚拭,莫使惹尘埃。

对于更高一境界的目前只有道理上的明白,而尚未达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