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相续

手机上下载了个名为Karma Jar的软件,介绍里说灵感来自一位修禅的和尚。他的修行过程用到了一个瓶子和一些黑色或白色的石子。在修习时每当他觉察到一个不好的念头闪过就往瓶子里放一颗黑石子,每当有善念闪过时则放白石子进去。起初他发现瓶子里会被黑色的石子填满。以后渐渐的白色石子的比例不断增加,直到最后他修习时不再添加任何石子进去了,因为他已经觉悟了。

这个软件名字也起的很好,按这个故事来讲,通常可能会被命名为坐禅助手之类的,但软件作者用了Karma这个词,确实很巧妙。Karma翻译成中文是因果报应、因缘、业的意思。在印度教、佛教中都采用了这个概念。如果把我们这个世界看做一个电脑游戏,Karma就像游戏角色的一个属性值,你的所有善恶念头都会积累相应的Karma值,善业得善报,恶业得恶报。因与果之间往往没有非常清晰的关联,但业的值是不断积累的,在业力的作用下人们迷茫地浮沉着,跳不出苦海,跳不出轮回。业值的增加不是说一个人做出了什么行为才会产生的,佛说众生是"念念相续",起了念头就已经产生业值了,即使没有行动也会被这个念头的业力所影响,在今后的生活中产生微妙的影响。所以修行时就要从检视自己的每个念头开始,减少恶业的积累,直到能脱离苦海。

业的概念很巧妙,这个软件借用得不错。

karekarma-jar-iphone-app_picnik

我的博客解禁了?

今天忽然发现不用翻墙也能打开我的博客了。是解禁了吗?还是因为末日我进入了另一个平行宇宙,其实我的博客没被封过?有一点是确定的,这个宇宙里的北京的这两天实在是太冷了。冷得我都发明出了一种比较冷的表达方法:冻得我都便秘了。

博客被封了的期间我的生活方式也受到了影响。虽然还有新浪博客在,但在那个被阉割的地方实在没有心情写博客,因为往往还没写什么呢就想骂新浪,骂来骂去也没有什么用。只有上上新浪微博,不仅阉割的本质没有变,反而让我也很潮地受到了“碎片化”的影响,写两句话就想赶紧收一下尾,生怕写多了。现在博客可以用,被限制地时间长了,一时半会儿还有些不习惯了。写多少都不用担心右下角有个倒计时一样的字数检查会变成红色的负数,感觉文字可以一直前进下去,好像不断在掉进深渊,生怕撞到什么,但想想也不会有什么会撞到的,又有点生疏地往前进,没写多少深渊的感觉就又来了,如此循环……

博客能不翻墙就打开了,第一步做的就是各种升级,什么博客程序升级啦、主题升级啦、插件升级啦、主题自定义啦……第二步先发一篇文章。第三步想想是不是又可以把手机、桌面的各种博客客户端给设置起来了,期待着继续用更丰富的形式记录生活(相对微博来说)。第四步一定要搞个什么长微博的插件,写完就要同步到微博上去,不再受那破字数限制了……

希望这一点点的惊喜不要是昙花一现,希望在自己的祖国至少能享受一点点自由,可以在我这片小天地里让我轻松地玩点我想玩的东西……

 gfw

这个世界太扯了!

总算可以了,要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但这样发现跟自己一个人遐想的时候还是不一样的,就像有人站在你后面看着你拉屎一样。太紧张 了。真有意思,竟然会因为自己监控自己的思绪而感到紧张。人一紧张果然是什么都想不出来。在放松自然的状态下则会不断涌出各种新奇的想法。当然紧张跟兴奋还是不一样的,兴奋的时候也可以快速地想到很多东西,也会有创新的东西出现。为什么就一直是这种理性的思想呢。其实理性与感性本是一体的。理性就是给你的感性找到无数个有说服力的借口。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能用逻辑推理出一切,但至少作为个人来讲,很难的。估计那些成佛的人就做到了。但也不对,成佛的人是没有了执著的。不必去非要追求这种纯粹理性的状态。还是得慢下来。怪不得呢。着急是要做什么呢?不要为未来着急,也不要为纠正过去而着急。有人一说话就让人觉得由内而外地不舒服,有些人则相反。为什么先说不舒服的,就是因为不舒服给人带来的感受是很深刻的。人也确实挺贱的。舒服了的就舒服了,过后还是会忘了。记住的往往都是不舒服的。并且更有意思的是,往往又是这些被记住的令人不舒服的事物,最终被时间与回忆给加工成令人舒服的东西了。不知道可不可以算做是舒服,虽然回忆起来会有伤感,但这种伤感却是让人觉得美的、舒服的,有点让人上瘾的。唱歌,说实话,这件事越想越觉得很离谱,但真正当你唱的时候,你不会觉得它有什么离谱。有节奏地、有韵律地在那里嚎叫,自己很爽,嚎得好了,别人也很爽。有些人嚎起来,真想拿砖给拍死。但转念一想这情景,又不禁让人觉得太搞笑了,搞笑得让人感动,甚至会忍不住流下泪来。可怜的人们,用这些荒谬的事情填补着内心的空虚,从而逃离面对自己一个人在无垠的宇宙中的孤独。不敢向外看,外面无穷大,那是一个什么概念,人们就在这地球的表面这点空间里都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去探索,并且也不一定能探索到什么。不敢向内看,内心更是无穷大,那又是什么概念,人们只在自己肉体层面所产生的欲望上都要花上一辈子的时间去探索,并且也不一定能探索到什么。希望探索到点什么吗?目标定大点嘛,向外看的时候再往高看一层,不要仅看地球表面,看看天,看看星星,看看那些看都看不到的东西;向内看的时候再往深看一层,不要仅看到自己想要什么,看看自己不会想到要的有什么,或者设想自己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会有什么,看看那些你一辈子都不可能自然而然地产生出来的想法会有什么,或者只是荒谬,但荒谬的,大家都在做的时候就会变得无比正常了。比如人上厕所要男女分开,在大自然中是多么荒谬的一件事啊。我们生长在这样荒谬的世界里,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地球是圆的,宇宙是无穷大的,我们会死,这些都太不可思议了,真不敢相信这些竟有可能是真的。而我们却一直觉得这些就是真的。太扯了。更觉得扯的是,如果我给一个人说这些,很多时候都会得到我太扯了的回应。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扯了。好吧,先扯这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