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了个视频

2020年很多人都抑郁了。昨晚跟朋友聊天,谈到了很多问题,涉及到个人、朋友、事业、社会等等。聊到最后我感慨,其实所有这些问题都是相关联的,要明白这个社会是怎么运转的,各个问题之间是怎么相互影响的,才能看到全景,也更能比较合理地处理所有的问题。

关于如何看到全景,我个人在过去几十年也一直在努力。其中也有一些关键的转折点。

小学五、六年级开始读毛泽东语录,看唯物主义的理论并且在现实中实践,导致在初中阶段成为一个又红又专的人,初三之前几乎没有朋友,因为想要实现共产主义,所以对周围的人都是以集体利益大于一切的标准来要求。

初三的时候有很多关系户转到了我所在的班(因为长期都是优秀班级),第一次体会到“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加平等”(《动物农场》,乔治・奥威尔),原有的“无产阶级”的优越感完全没有了。于是开始自我反思,也是这个时候开始意识到人是需要真情的。那一年几乎完全变了一个人,开始结交朋友,与朋友们一起party,听摇滚乐,还学会了喝酒。

高中通过收音机和互联网接触到大量境外的“反动”信息,开始变得叛逆。发动同学们联合起来反对学校乱收费、向省里举报学校组织集体作弊、在班会上发表演说批判时政等等。这个阶段也幸好是发生在高中时代,要是再晚一些可能后果很严重。通过对抗,让我看到了群体的无知与懦弱,而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每一个个体的启蒙。可是我尚不具备帮助他人启蒙的能力,所以唯有完善自我,向那些给大众启蒙的先贤、大师们学习。

进入社会后也接触过一些为社会正义挺身而出的人,也看到他们受到各种迫害。如果没有高中阶段的经历与反思的话,我很可能也会做出一些极端的事情来。而我只是在压着某条底线的前提下,力所能及地尽点力罢了。更多还是不断鼓励身边具体的一个个的人进行独立思考,能唤醒一个是一个。对于这个社会貌似没有产生任何影响,而我心里已满足于让这个世界更好了一点点。

在这些体验的过程中,阅读也是给我力量的重要来源。对于前文提到的“看到全景”,在第一次读乔治・奥威尔的《1984》时,让我把很多事都串了起来。对这个社会的运转茅塞顿开。

因此,在昨天的聊天中也把这本书强烈推荐给了朋友。

不仅如此,我随后突发奇想,要不录个视频吧,也不费事剪辑了,就是把《1984》读一遍。因为大多数人其实是很难静下来看文字的,我录成视频之后别人直接播放就好了,也不用盯着看,光听就可以。

于是,昨晚录了第一章,发到了我的YouTube频道和BiliBilli频道上。想看的可以关注,我会持续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