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瓶颈

从2006年底到2007年初的这半年时间里,我们一直比较艰难又快乐地发展着。或许有些人在讲创业故事的时候会用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当时如何如何地苦,我们如何如何地痛定思痛,我们如何如何地克服多少艰难险阻,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成功了!

可是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这样说的人大多都是骗子!

至少也是无意间做了骗子!

因为你从他们讲这些经历时所流露出来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他们是很向往这样的时光的,他们是很享受这样的经历的。因为这样的经历一点都不痛苦,相反,是无比快乐的!

我不想学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为了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多么坚强、有毅力的创业者形象,而大肆渲染曾经吃过的苦。我会老老实实地说,这个时期的经历是我无比幸福、快乐的时期。

我们常常在破产的边缘,没有钱吃饭的情况出现过好多次。但每次都非常神奇地有学生找我们报名,交了学费,然后我们又能维持一段时间。我们有时会一下招到好几个人,手头马上宽裕了,这个时候我们不会把钱存下来,而是留一部分生活费之后给俱乐部添置一些东西,比如电脑、图书之类的。

我在那时候对于人生就是以一张由无数节点互相联结而成的大网的形象在看,我不做太多的规划,永远坚持做好当前的每一件事,真诚对待每一个人,以确保当前的节点是最完美的。只有这样,我才能积累一个个完美的节点,这些节点又共同能产生积极的、正面的势,让我们往更好的方向走去。更重要的是,现实中发生的事情不断地在验证着这个观点。

就像塞改第一定(世界第一等)里唱的那样:人生的风景亲像大海的风涌,有时猛,有时平,亲爱朋友你要小心……

我们在顺势走了一段之后,马上就遇到了新的问题,把我们往波谷拉。现在回头来看,一切很清晰,可是当时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所在,也难免被事物发展过程中的波浪带着起伏了。

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好。所有的事情都在欣欣向荣的前进着。

可是随着学员数量的增加,事情越来越多。我一直以来事必躬亲的做事方式越来越不现实了。由于我比车头要早一年进入社会,大家潜意识中默认了所有事情我来主导。而我自己也从贴海报,到演讲,到收费,到教课等等,每个环节都要亲自上阵。可是慢慢地我的精力就已经顾不过来了。

我跟车头商量,让他来分担一些场次的讲座,我因为综合经验多一些,可以多做一些策划、外联方面的工作,演讲和讲课以他为主。可是车头现在对自己的信心还不充足,演讲对于他来说还是挑战很大。其实我完全觉得他有能力做演讲了,只是强推不是我愿意的。最后的结果就是他多带一些课,其它的事还是以我为主。

这样的安排在一段时间内缓解了一些我的压力。可是越往后越不行了。毕竟靠一个人的精力还是忙不过来的。在这期间有好几个学生主动帮我们分担了很多工作。有的帮我们发传单,有的帮我们贴海报,还有的帮我们联系学校的社团、学生会,我心里对他们非常感激。因为他们不但不要报酬,还交学费给我们。我有好多次跟他们聊天表示我非常不好意思收他们的钱,可是他们却安慰我,说与其把钱交给学校,还不如全交给我们,因为只有在海豚俱乐部才感觉真正学到了东西。

我那时候对这种状况非常纠结,一方面我能清楚地知道,这几个帮忙的学生对我们是完全信任的,对于我说的话没有任何质疑;另一方面我也了解人性的弱点,在认同的时候没有任何问题,一旦心里对某人或某事产生了芥蒂,就会有完全相反的看法。我所说的话就很有可能被认为是极度虚伪的,在一些所谓世故的人看来,我简直就是一个大忽悠。所以我心里常常感到不安,他们越是这么地信任我,我就越感到危机重重。简化一点来说,就是我说的和做的不一致,声称反对商业化,却又在收着钱办培训。如果我真是为了挣钱的目的来做培训反倒更容易一些,可以明目张胆地做商业化的事情,心安理得地收学费。我收着学费,还说不做商业化,对于不认可我们的人来说甚至会说出更难听的话,诸如“既当XX又立牌坊”之类的。

于是,在现实中精力不足与内心不能平静这两重压力下,我觉得无比纠结,想要尽快把一切理顺,否则自己承受不了的。

62. 总算开动了

回到北京后,我就开始思考从何处着手来启动这件事呢?我了解当时有些类似的师资中介,对于师资质量很难保障的。要有保障就得有测试与培训,如果是要做培训的话势必有成本产生,那就需要自己有钱免费培训或者让应聘者来交钱。前者的风险太大,培训完了之后老师可以自己找到工作;而后者其实相当于开培训班,还是需要把摊子铺开去做的。相当多的这类机构采用简洁的方式,招聘老师时做一些简单筛选,然后直接收押金以保证稳定性,再把这些老师输送出去。其实这样是对用人单位不负责,所以也不是一个能长久做下去的模式。

想来想去,看来摊子还是得铺开了。还是要先踏踏实实地做好培训,再从培训出来的人才中选拔合适的人选培养为合格的老师,接下来再考虑输送出去。虽然这个过程肯定会比较长,但这是健康的发展模式。前期培训的时候收取学费能使我们自己生存下去,选拔出来的人才我们利用自己开设的课程进行练手,不用交押金之类的,如果我们经营得不错还可以发工资,这样再派出去之后也不用担心稳定性,因为跟我们已经建立了长久的关系了。

想通了就立刻行动。十一的假期错过了,我们还可以开周末班、平时班的,之前想用贴海报的方式等人来打电话咨询不大行得通了,那就用自己擅长的吧,去大学做讲座,通过讲座提高我们的知名度,然后再吸引志同道合的人加入我们。

于是我和车头开始行动,车头设计制作宣传海报、条幅等东西。我在大学做英协会长的经历让我对于办活动非常了解,我开始跟周边几个大学的英语协会联系,我知道协会的人最讨厌商业味特别浓的活动,所以我再三保证纯粹以公益讲座的形式开展,并且给一些没有多少协会管理运作经验的学生帮忙出主意,这样一来大家都很乐意为我们办活动。

我的讲座主要以英语学习方法和我的经历两大模块为主,一方面告诉学习者怎样才能轻松学好英语,另一方面用我的经历来做为佐证。周围几个学校讲了一圈下来,反响很热烈,协会的人也对我们完全信任,承诺以后尽可能多给我们办活动。只是有一点,招生情况不太乐观。之前在XX英语还是有品牌的影响力存在的,自己做的时候只能凭借一己之力来打拼了。

虽然只招来几个人,刚够开一个班的,但至少我们的事业算是真正运转起来了。

我在这个时期是非常理想主义的一个人。我内心极度反感教育商业化,可是自己却又要收费办培训班。看着首批加入我们的学生,我心里比较纠结。因为这些学生是在我们没有进行任何商业宣传的情况下主动找到我们,主动咨询我们是否有培训课程的,这是对我们极大的认可。我心里觉得要对他们尽心尽力,等我们有力量的时候要加倍地回馈。教育不能商业化!

第一个打电话给我们并且报了名的学生,在接下来的路上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支持,起初是我们的学员,之后又介绍同学参加我们的培训,介绍来的同学里又有好几个都成了我们之后得力的助手。为海豚俱乐部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我们的事业终于开始走起来了。最初的那几个月里,我和车头都有非常直观的一路上升的感受,从我们租下这套房子时空荡荡的样子,一点一点地里面的东西越来越多,人气也越来越旺。我们对我们自己的事业也越来越有信心,虽然没有多少钱,我们就跟生活在共产主义的世界里一样,大家一起劳动,一起收获,再苦再累都是快乐。

我们自己的要求很低,只要有钱吃饭,交得起房租、水、电、燃气、宽带费就可以。我们每天都是充实的、快乐的。因为我们是以俱乐部的形式来做事的,所以除了上课之外,所有的学员都是我们的会员,他们可以随时到我们这里来,大家一起交流、学习,在我们这里免费上网,甚至可以一起做饭吃。

而我们几个创业者自已定位为海豚俱乐部的核心成员,其他所有人都是会员,我们核心成员负责俱乐部的运转,以及开办各种课程与活动。

61. 连连看

这么一折腾,我们立马面临的不是如何创业了,而是如何生存的问题。

怎么算剩下的钱都不够做任何事情的。我忘了当时到底还剩下多少钱,总之少得可怜。一起步立马就面临这么大的危机,弄得我们措手不及。原本打算办一次十一假期的集训,由于跟那个女的折腾了半天结果又不合作,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自己办十一集训的可能性已经完全没有了。

我们跟山东那边联系,想尽快推进一下师资培训的事。对方说还有几个老师没到位,同时现在马上面临十一集训,师资紧缺,正想叫我们几个过去先把集训带完再说。新老师还没有稳定下来,教学能力更不敢保证,他们不希望学校的名声受到影响。师资培训的事还是先搁一搁。

人想要的往往不是在当时的现实下立马能做的。

我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路到底要怎么走。我这时想起了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的那场著名的演讲,翻出来又看了一遍。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尤其是他提到的connecting the dots的观念,我也开始尝试把我人生中看似不起眼或者不相关的点给串起来,我发现我的人生其实是有故事线的。曾经的经历,无论多么辉煌,也无论多么痛苦,全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很多时候我无意间看的书,做的事,学到的东西,在以后的某些点上全都被用到了。

人的经历好像是在一张巨大的网上点亮一个个节点,每个节点都是相互关联的,没有哪个节点不重要,我们就是在一个一个的点之间跳来跳去,直到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我们回头一看,原来这些点全都串起来了,形成了我们的宽阔的人生轨迹。每个节点都好像不愿被抛弃,即使有很长一段时间好像有某些点停在那里了,貌似就要被遗忘了,可是最终它们都会跟后续的点联结起来。使得人生的轨迹更宽阔,也更完整。

这张网是所有生命的舞台,在一个人所点亮的轨迹上常常跟别的生命发生交叉、重叠、平行以及远离,而推进这一条条轨迹前进的有两个力,一个是生命个体自己对每一个节点的选择,一个是点与点之间内在的想要联结在一起的力的总合所形成的势。当这两个力比较相符的时候,人生就会变得非常顺利,人也会变得非常快乐;相反,当个体对节点的选择与之前所有节点所共同形成的势所指的方向不一致时,就会产生沮丧、痛苦。

从那时起,我开始慢慢地学习如何顺应事物发展的势。

当下的势已经比较清晰了,我们只需要顺势而为就可以。所以我答应了十一去山东先带一期集训再说。对于以后的事情,不必有任何的担心,所有未来的点也终会像过去的那些点一样,稳稳地联结起来的。我们只需要保证当下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尽可能做到最好,这样我们才会积累起一个个漂亮的点,等联结起来的时候,才会有漂亮的、精彩的人生。

十一假期到了,我们一行三人再次来到了山东。我们三个人以最佳状态带完了这期集训。感觉这是我们这几年来带得最轻松、最快乐也是最有效果的一期集训。因为没有了XX英语公司里那种氛围的干扰,同时在教学上我们自己可以决定,我们可以不拘泥于XX英语的教学方式,把我们这些年来积累的各种教学方法与理念自由地发挥出来,老师教得爽,学生学得爽,感觉非常地痛快。

集训完了之后我开始跟这边的校长谈师资培训的事。当面谈了之后我才渐渐明白了,原来他们真正想要的并不是师资培训。他们更希望的是我们几个人能留在这里教课。主要原因是当地确实很难招到合适的人选,稍微优秀一点的都不愿留在本地发展。因此即使我们给做了培训,很有可能他们也留不住,反而增加了接受培训的当地老师产生到大城市去发展的想法的可能。所以,这么看来做师资培训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保险的事情。

明白了他们的想法后,我也想明白了,其实不光他们这里是这种情况,其它地方的分校面对的都是相同的问题。以前设想的师资培训的事情,现在看来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我倒是没有轻易就放弃这个计划,我又想了一条方案。既然好的老师不愿意在小城市发展,那我何不在北京搞一个师资培训与输送的机构呢?我在北京招老师很方便,培训完了之后立马就有工作机会,对于接受培训的人来说更有吸引力。当我的老师资源充足的时候,我可以随时调动老师,以解决各地缺老师的情况,跟老师多渲染一下除了可以工作挣钱外,同时可以免费到各地旅游的好处。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比之前的直接做师资培训的事更靠谱。

于是我跟两位校长谈了我的这个新想法。但他们对这个事也不报乐观的态度,他们更希望的还是我们能留下来。我再三的表明我们不可能留下来之后,他们勉强同意了我的这个设想,也不再多做挽留了。

我们再次回到北京,又带回来新的想法,我觉得果然印证了connecting the dots的这种思考方式。只是当时的我,没有想到,这个想法同样还是想得太简单了,并不是那么可行的。

60. 碰壁(下)

我听着这口气好像是在说我们干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似的,“你是说贴海报吗?我们并不知道这是不允许的啊,再说了我们办培训班,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宣传途径就是贴海报,根本就没有多想是不是会有这种情况出现。”

“先不多说了吧,我看你们贴得还挺结实的,你们在胶干了之前先把海报全揭下来吧,不然之后就麻烦了。全揭完了再说怎么处罚的事吧。”

我一听心里特别不爽,但又觉得他说得也对,如果不允许贴,那还真得赶紧去揭,否则以我们的那种贴法,干了确实是很难再撕掉了。

我和车头又一张一张地往下揭,有一个保安一直跟着我们,监督我们是不是揭干净了,同时也防止我们跑了。

我和车头默默地揭着海报,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互相什么话也没说,我不知道他当时心里是什么感受。我是非常地不甘心。心里后悔自己没有想到可能会被保安抓住的事,又觉得这群保安有眼无珠,不知道你们现在面对的是将来的大人物,你们以为这样就让你们享受到了折磨人的快感吗?有一天当你们回想起来,你们曾经对这两个重要的历史人物做了这样的事情,看你们怎么后悔!等着瞧吧!

揭海报确实比贴麻烦多了,尤其是前面贴的,已经快干了,所以非常难揭,我们得动作快,不然所有的变干了就更不好揭了。揭到后面,那个跟着我们的保安也帮我们一起揭,他可能非常不习惯指挥别人吧,通常情况下都是被业主们呼来喝去的,看着我们认真的揭着,有些地方特别不好撕掉的时候,他甚至还说“先这样吧,之后我再来弄”。

最终我们把辛辛苦苦贴的海报全都揭了下来。再次回到了保卫室门口。我想这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那个带头的估计是他们的领导,他跟那个保安核实了所有的海报都已经被揭下来后,又跟我说:“按照规定,我们还要给你罚款,你们需要交一千块钱的罚金。”

我当时有点怒了,“我们不是已经全都揭下来了吗?怎么还要罚款啊?”

“揭下来是必需的,揭掉了不代表你们没有贴过啊?我们这都是有规定的,你交罚款我们是会给你收据,并且盖章的,要是有疑问你可以明天拿我们的收据去找领导。”

看来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了,我本以为他们想讹我们一笔钱自己拿去花,没想他说能开票,还盖章,一下就把我的嘴堵了。

“我们确实没有钱,你也看到了,我们才刚刚开始,学生都没有招到呢,哪里有这么多的钱交罚款啊?”

说实话,估计没有人相信我们办培训班,竟然连这点钱都没有。我们拿着两千来块钱,精打细算,完全可没有预计到罚款的钱啊。现在我们确实只有几百块钱用于招到学生前的生活开销了。

“你们没钱,还能开培训班?这话有人能信吗?”

“你也能看得出来,我们都是从学校刚出来的学生,自己凑了点钱勉强能开而已,如果有钱的话怎么会在小区里开呢?我们租完房确实是没有钱了。你看我们都已经把海报撕掉了,就不要再罚款了吧。”

“那是不可能的,我们这么多人都看到了,要是不罚款,我们领导肯定找我算账的,我可不敢保证每个人都不会告密。不过看你们确实是第一次,罚金可以少交一点。就交五百吧。”

“五百我们也交不起啊,我们就剩几百块生活费了。”

“别说了,不交罚款是不可能的,你们敢紧交钱吧。都已经这么晚了,我们可没有精力跟你再磨下去了。交了钱你就可以马上走了,我们也可以早些休息。”

就这样我们又磨了半天,还是没有妥协的余地。我心里想,无所谓了,交就交吧,就算我们交了学费,以后做事要更小心点。交了罚款之后我们马上就面临着吃饭的问题,我也不管了,明天再想吃饭的问题,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罚款交了就交了,我也不想在自己的创业路上留下污点,该接受处罚的就接受处罚。

交了钱,我和车头才被放走了。走了没多远,我用家乡话大声骂了一句脏话。纯粹是为了发泄一下。我知道,我要把这个经历转变成接下来尽快把我们的事业做好的动力。小不忍则乱大谋。

59. 碰壁(上)

海豚俱乐部是我们高中时的赵车朱李四人创办的组织,确切来说是朱一和车头先创办的,我和李小开是接下来加入的。现在我要正式创业了,自然想把我们曾经的辉煌继续下去。

可是在老家的县城里办培训班跟在外面完全不一样。很快我们就碰壁了。

车头在大学里学的是CG,所以我们的招生海报之类的所有设计工作都交给了他。海报做好后,我们觉得现在最起码比我们在高中时更专业了,那时我们是找人用毛笔写的,根本谈不上什么设计。现在的海报看起来已经是非常像那么回事了。

我们先从自己住的小区开始,在印完海报的当晚就到每个单元门口去贴。我们怕被别人给揭掉,所以把胶水涂满了整个海报的背面,贴得严严实实的。小区里有几十个单元门,我们一个挨一个地贴着。边贴还和车头边唱歌、打闹,心里完全被这种靠自己的双手开始打拼的热情所感染着,完全没有意识到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有几十个单元的小区虽然不算大,但要亲手一张一张地去贴海报还是很累人的一件事。到最后一个单元贴完后,我们两个正要准备庆祝一下,突然周围闪着几个手电光照向我们,有一个声音传过来:“你们干什么的!”

我们两个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小区里的一群保安,他们已经把我们两个围起来了,没有任何路可逃。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

“从你们贴第一张就发现你们了,难道没有看到单元门口的摄像头吗?你们胆子还真大啊?!”带头的保安很有成就感。

我尽量保持镇静,不要流露出紧张的情绪,同时也表现出疑惑的样子:“什么意思?你是说小区里不让贴海报吗?”

“废话,谁告诉你可以贴了?”

“我没有看到哪里有规定,不让我们贴啊,所以就以为这样是没问题的。”

“别装了啊,你要不知道,为什么专门选择大半夜来贴?”

“不是的,你误会了,我们海报印刷完就已经是晚上了,我们想要早点贴出去,所以就现在赶紧出来贴了。并不是故意要在晚上贴的。”我虽然说的是实话,但其实自己心里也知道,谁听了都不信的。

“别废话了,先跟我们走一趟吧!”

“去哪儿?”

“到保卫室一趟,咱们来谈谈怎么处理你们!”

我心里完全没了主意,不知道这些保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万一是那种当地的混混,二话不说,先把我们带到小黑屋里暴打一顿那是完全不是没有可能的。

可是当前的局面我们也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啊。只能乖乖跟着他们走。我也只能尽量保持冷静,不要表现出紧张、害怕。小时候练武术的时候知道,如果真要打架,并不是谁更能打的问题,最重要的是气势的问题。目前这种情况下,我们只有两个人,气势早已无从谈起了,更何况我们理亏。所以我想,等会儿见机行事,如果他们有过分的举动,我也要拿出我们的气势来。

走到了保卫室,我不跟他们进屋,在门口我开口了:“我看这样吧,你就说说到底应当怎样处理吧?我们是真的不知情,也是第一次出来贴海报,并不知道小区里是禁止贴海报的。再说了,我们也是在这里租的房子,以后也要经常见面的。”我当时确实不知道,小区的保安其实常常不被尊重的,即使是当时的那种情况,我完全可以以住户的身份表现得更蛮横一些,他们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可是我始终以自己理亏,又从来不会对任何人以不尊重的口吻去说话,所以让他们产生了总算可以指使一下别人的感觉,所以对我们更加地悠哉悠哉的指挥了。

那个带头的拿着我们手里剩余的海报,看了看上面的地址与联系电话说:“你们还真是在这个小区啊?我看看,英语口语培训,你们能教英语?那怎么还干这种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