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微访谈:赵金海

今年前半年接受了一次凤凰网教育频道的访谈,信口开河,讲了讲对于英语学习、教学等的一些看法,不是学术讲座,难免有不严谨的地方,不过最起码是我最真实的感性认识。转到自己博客上,收藏一下。

原文链接:http://edu.ifeng.com/yurenzhe/special/zhaojinhai/

ifeng

视频:

中国的外语教学落后西方100多年

凤凰网教育: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凤凰网教育频道为您打造的视频访谈《育人者》节目。本期访谈我们专程为大家邀请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志愿者外语培训教学总监、教材主编,巴别鱼国际教育的校长赵金海老师,我们请赵老师和我们广大凤凰网的网友打个招呼。

赵金海:大家好。

凤凰网教育:赵老师好。我们今天主要聊的是关于外语学习的热门话题。我们知道随着时间的发展,中国越来越OPEN了,对外语的需求也特别大,但是我们发现国内的应试教育出来的很多学生们在说外语方面有很多的这个误区和弊病。

我本人从小学就已经接触到外语了,但是到了真正开始说的时候,还是说不出来。

赵金海:对,就跟上学一样,在学校学了那么多年,一到社会发现什么都不一样了。 Continue reading “凤凰网微访谈:赵金海”

收到了一封邮件,大家请节哀!

以前在一家成都的公司买过域名与空间,所以会不定期收到一些他们的邮件。今天又收到了一封,让人倍感心寒mail
以下文字为邮件内容:

政府正在全国范围严打未备案及非法信息接入,在此严打中已经并且还会有更大量的机房和服务器受影响,请广告大客户多做备份,此次为政府行为不可抗拒因素,请大家理解,国内任何一家IDC公司和合作的电信,联通,移动的IDC相关负责人都不愿意大量关停服务器和网站,但在政府强力严打的情况下,情况有时并非某一家公司或者是某一级电信单位所能左右的,耀网对因此次严打受影响的用户深表歉意,我们已经尽力完善监控和扫描系统并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但是现在的情况并不是未备案及非法信息的工作做的好就能确保所有正常用户不受影响的,祝大家好运.(IDC数据中心及域名虚拟主机VPS等业务属于互联网基础,互联网基础行业的重创将传递到实体经济.其中的中小企业,对互联网经济依赖很大的正是解决了大量就业岗位的中小企业.,相信我们的党和政府会把握好整治互联网的力度,请大家耐心等待,不要冲动) 近期机房关闭消息: 上海怒江移动 (1号楼的基本没多少恢复的) 上海漕河泾网通 上海漕宝路电信(开始封杀小段,现在封杀大段) 上海外高桥机房(部分被封) 上海老联通IDC机房 (部分被封,因为beian) 浙江金华电信 浙江金华网通 浙江嘉兴电信(封80) 浙江绍兴电信(这个知道两家大的代理被封,保守估计超过4000台) 浙江温州电信(封的80) 浙江湖州新联通双线机房 安徽合肥电信机房 江西景德镇电信(景德镇开始驱逐IDC,单方面撕毁合同) 江西萍乡电信机房 江苏省无锡电信机房(好像还有别的电信机房,具体不清楚.包括Discuz官方服务器等众多机器在内…) 江苏常州电信机房 江苏扬州电信机房 , 江苏镇江电信机房 北京亦庄网通机房 河南洛阳网通双线 河南开封机房(部分机器) 河南郑州网通机房(部分机器) 河南景安机房(部分机器) 河南许昌网通机房(部分机器) 河北网通(什么机房不知道) 河北廊坊电信机房 陕西西安电信 陕西汉中电信 陕西渭南电信 湖南长沙电信 广东湛江电信机房 (部分被封) 四川绵阳电信机房 (部分被封) 四川眉山电信机房 (部分被封) 济南联通担山屯机房 福建莆田电信 (被封了30台左右)

政府正在全国范围严打未备案及非法信息接入,

在此严打中已经并且还会有更大量的机房和服务器受影响,请广告大客户多做备份,此次为政府行为不可抗拒因素,请大家理解,国内任何一家IDC公司和合作的电信,联通,移动的IDC相关负责人都不愿意大量关停服务器和网站,但在政府强力严打的情况下,情况有时并非某一家公司或者是某一级电信单位所能左右的,耀网对因此次严打受影响的用户深表歉意,我们已经尽力完善监控和扫描系统并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但是现在的情况并不是未备案及非法信息的工作做的好就能确保所有正常用户不受影响的,祝大家好运.(IDC数据中心及域名虚拟主机VPS等业务属于互联网基础,互联网基础行业的重创将传递到实体经济.其中的中小企业,对互联网经济依赖很大的正是解决了大量就业岗位的中小企业.,相信我们的党和政府会把握好整治互联网的力度,请大家耐心等待,不要冲动) 近期机房关闭消息: 上海怒江移动 (1号楼的基本没多少恢复的) 上海漕河泾网通 上海漕宝路电信(开始封杀小段,现在封杀大段) 上海外高桥机房(部分被封) 上海老联通IDC机房 (部分被封,因为beian) 浙江金华电信 浙江金华网通 浙江嘉兴电信(封80) 浙江绍兴电信(这个知道两家大的代理被封,保守估计超过4000台) 浙江温州电信(封的80) 浙江湖州新联通双线机房 安徽合肥电信机房 江西景德镇电信(景德镇开始驱逐IDC,单方面撕毁合同) 江西萍乡电信机房 江苏省无锡电信机房(好像还有别的电信机房,具体不清楚.包括Discuz官方服务器等众多机器在内…) 江苏常州电信机房 江苏扬州电信机房 , 江苏镇江电信机房 北京亦庄网通机房 河南洛阳网通双线 河南开封机房(部分机器) 河南郑州网通机房(部分机器) 河南景安机房(部分机器) 河南许昌网通机房(部分机器) 河北网通(什么机房不知道) 河北廊坊电信机房 陕西西安电信 陕西汉中电信 陕西渭南电信 湖南长沙电信 广东湛江电信机房 (部分被封) 四川绵阳电信机房 (部分被封) 四川眉山电信机房 (部分被封) 济南联通担山屯机房 福建莆田电信 (被封了30台左右)

有意思的东西

这段时间太忙了,都有人催我更新了,我还以为没人看呢。那赶快分享点东西吧。

2009年4月65日,下班后和阿尔弗莱德·李、史蒂文·谢一起去天安门广场玩。但是到了之后广场不让进,地下通道往广场的方向都拉了一根绳子,站着两个武警,每人前面有一个灭火器,一根棍子。挺有意思的。我们就顺着大会堂走,看到好多警察叔叔。也看到好多人用不怀好意的表情拍照、摄像什么的。还看到一个老外被盘问了好久,后来又让其换衣服,我远远看到他的背上写着大大的6字和4字。我们觉得广场上没意思就去前门、大栅栏逛了逛,没找到喝扎啤的地方,后来打车去了个什么地方也不清楚,在李先生牛肉面里找到了,聊天到很晚,又走路到了东单,一直走啊走,看到有店开着就去吃点儿,喝点儿,最后天亮了,有了公交车,我们就回家睡觉去了。

不过那天还有更多有意思的事情,申明:我分享出来可千万不要乱评论哦,我的博客现流亡在外,万一因为一两篇博客被墙了就麻烦了。

先看个关于伞的视频,伞用英语怎么说呢?对了,umbrella,新概念第一册就有了,很简单的,我们先看一个跟伞有关的视频,这个可以做为大家泛学的资料,能听懂多少就听多少,我也不加文本了:

接着再分享一篇文章,也是在那天发生的事情,比我们的有意思多了。标题是

《小市民奇遇记》

 2009-06-05 14:32:33

昨天是几号啊,昨天是几号啊?已经忘记了,最近记忆力真差,但无论昨天是几号,昨天从下午5点到晚上8点发生在我身上这三个小时的奇遇我大概是忘不掉的了。

北京六月的天气就像一个唐氏综合症儿童的脸,说变就变,4点过半,黯然间,不详的黑云化作狂风和尘土笼罩了北京的街道。这雨却一点也不清爽,反而闷热,压抑,好像一个悲愤的醉鬼,而且有点血腥的臭味。
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走在非机动车道上,脑子里正在琢磨要不要去宣武门外吃碗卤煮还是去新街口吃延吉冷面啊,吃面的对过儿有卖打折的袜子,不过吃卤煮还可以顺便参观参观被拆迁的南城啊……等等,反正都是一些俗人想的俗事。

但,一辆靠站的46路公交车改变了我庸俗的思想,因为上面传出了世界上最优美华丽的旋律————————

“什么什么红旗,(忘了)我为你自豪,为你欢呼为你祝福,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

这歌声赶走了卤煮和打折的袜子,也击溃了我庸俗的心。啊,原来这世界上有一个名字比吃喝玩乐更重要,甚至比一个人的生命更重要!这一块普普通通的天 意批发十块一米的红布,画了几个几何符号,居然有此等神奇的魔力!竟然能让一个人开开心心去送死,不,错了,是牺牲。这种魔力不得不另人扼腕,哦不,是幸 福!是感动!

那我也去吧!我也去吧!我也要拜倒在这血一般的图腾下,为它欢呼,为它祝福!告诉它说,您的名字比我的生命 更重要!可是去哪儿找它呢?哦,对了,似乎在大一路公共汽车中间儿有那么一站,叫什么站来着?反正里面住着这么一帮子人,整天干的就是这码子事,每天日出 而作日落而息,跑到马路对面升旗降旗。旗杆下面还有个专门供人们膜拜这种仪式的地方。叫什么什么广场来着?忘了,最近记性太差了。好,那我就去那儿看吧! 让卤煮和延吉冷面见鬼去吧!我要做一个和彭丽媛姐姐一样自豪的人!

于是我趁46路关门的一瞬间跳了上去,可是发现这车不 到什么什么广场,就到西单,算了先坐着吧,再换。反正是空调车。到了西单那堵墙的旁边,我换了地铁,一个卖花的姑娘清秀但脏的脸蛋引起了我的注意,出于同 情和无耻,我买了一只白色的菊花,没想到,这支菊花十分钟后给我带来了一连串滑稽的麻烦。

“这位先生,请等一下,您衣服上写的是什么字?”一位和蔼的police拦住了我。
“啊?我不知道啊,你看看”我答道。
“哦,没事,走吧”police转身。
那只不过是一件学校发的衬衫,上面的字写的扭曲了一点罢了。不知道他在执行公务的时间怎么会有闲工夫对T恤的设计感兴趣?开小差真不应该啊!

算了,不管他,啊!那就是什么什么广场了吗?真是壮观美丽啊,那块越来越大的黑云可真煞风景,我所爱的旗帜就不远了罢,我带着崇敬走进了广场。

在搜查恐怖分子的小棚子里,我把手上拿的东西—,一本书和一朵白菊花放进了x光机里,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在出口的履带上只有一本书。而菊花竟然消失了!我的乖乖,这竟然是一台魔术机!要么就是里面藏着一个爱吃白菊花的怪兽!

哦,原来只不过是卡在了里面而已,我冒着被辐射的危险伸手进去把白菊花掏了出来,转身就走,却惊然发现,我对面站着四个完全被吓傻了的police和两个什么什么军,一朵花也能杀人吗?还是我长得像本拉登?

“你们有几个人?”一个police走上来问
“啊?您什么意思?”这回换我纳闷儿了,他如何判断出我不是自己来的,他如何做出这个判断的?这不会就是周星驰电影里经常当作笑料的大陆特异功能者吧。
“你们有几个人?你们有几个人?”特异功能者好像死机了。
“我们?没有我们,我就一个人啊”

“拿花做什么?”
“为什么不能拿花?”(我更加困惑了)

“身份证”
“没带”

“请等一下,我们要核实你的身份”
“我的身份证号是11……”

我话还没说完,特异功能者竟转身走了,他根本不需要我的身份证号就去核实我的身份了!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大陆特异功能人士!在他离去的当儿,一个穿着和我一样普通但在和什么军聊天的人凑了过来。

“你拿的什么书”
“陀思妥耶夫斯基”

“哪国的,能给我看看吗”普通人很有礼貌的问。
“当然,请”

“哦,(粗粗翻了几页)没事,来广场做什么?”
“看降旗”

“您带白菊花做什么”
“法律禁止人带白菊花进入广场吗”

普通人陷入了沉默,旁边的什么军在努力咬着嘴唇,似乎想笑。

“您做什么工作的”
“无业,您呢,您来旅游的?”

“不是,我在北京工作”
“哦,您在哪儿工作”

普通人指了指x